第四章 怪人(1)_葬鬼经

第四章 怪人(1)

2018-06-01更新

  说实话,我原本是不想带着陈秋雁的,因为这事只是说着轻巧,谁知道之后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呢?

  要是我见到老祖宗,三言两语说不到位,他忽然跟我翻了脸要干我,这风险不就来了吗?

  虽说我有打不过也能跑的十足把握,但对于那个老而不死的巨人…….我心里还是有点惧怕的。

  说白了就是心里没底。

  那老家伙给我的感觉跟不死王很相似,或许他的体内,真有不死王的血脉也说不定。

  在我带着陈秋雁往树林深处走的时候,我发现她比我想象的要冷静许多,甚至于都还能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,跟看大熊猫似的,不停左右打量着那些畸形人。

  当然,这不是抱着有色眼光看他们,在神农架的时候,我就跟陈秋雁聊过这里的事,所以她对于这些畸形人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,并没有恶意。

  不过这时候我也意外发现了一点。

  藏在树林里的畸形人比我想象的要多,前段时间我在山里也见过不少了,但现在看来,熟面孔只占这些畸形人的两成,或许还不到两成。

  更多的,是那些陌生的面孔。

  其实我也挺惊讶的,越往树林深处走,我心里就越是惊讶,因为我发现这地方藏着的畸形人,貌似实力不弱。

  光是从气息就能判断出来,至少有十几个畸形人,是文丑武丑那个档次的。

  还有那么几个未露面,貌似比文武丑更强。

  可能有的人会好奇,单纯从气息就能判断一个人的实力,这是不是有点不靠谱?

  但说句良心话,这比任何一种方式都要靠谱得多。

  气息是一个概念,里面包含了很多东西。

  活物跟死物的气息不同,但只要是活着的东西,无论是什么物种,气息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相似之处。

  就拿这些畸形人来说,他们体内也有阴阳二气,实力越强的人,阴阳二气呈现给人的感觉就越是浓厚。

  如果说普通人只是一团火苗,那么像是文武丑这样的角色,他们的气息就如同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了。

  很直观,也很容易分辨。

  “世安,你不是说北贡跟着你来这儿了吗?”陈秋雁靠着我的胳膊,很小声的问了一句:“怎么没看见它呀?”

  陈秋雁不提还好,这冷不丁的一提我才想起来。

  是啊!北贡呢?!

  它在这座山里可以说是唯一的异类,几乎所有畸形人都会仇视它,因为这就是血脉之中代代相传的仇恨,想随便解开可就难了。

  前段时间有我在这儿,文武丑都还会或多或少的针对北贡,没事都会找它挑事…….那后来我不是去神农架了吗?

  在这个时间段,我跟六爷这个爱管闲事的都不在山上,湘江鬼十有八九也在闭关养伤,那就是说,北贡几乎变成了一个“孤儿”。

  虽然他们的老祖宗明令禁止过对付北贡,但再怎么严厉的命令,也顶不住有刺头啊!

  文武丑来找我挑事,这不就是一个还热乎着的例子么!

  “我操……北贡不会被他们偷偷弄死埋了吧……”我忍不住嘀咕着,头上都出了一层冷汗,心慌得不行。

  虽然北贡跟我没什么血缘关系,打交道的时间也不算长,但无论怎么说,它既然离开了东北来了湘江,还有一部分是我的原因,我就必须对它负责。

  更何况它身为一个旧日生物,却没有普通旧日生物那么残暴,能完完全全的跟我还有某些友好的畸形人打成一片。

  就这点而言,我要是不把它保住,我还算是人吗?

  “我觉得他们不该那么卑鄙啊……..”陈秋雁也有些犯嘀咕,小心翼翼的说:“要不然咱们去找找北贡?”

  “不用找。”

  说这话的人,距离我们不远,但却在高处。

  这声音有些陌生,应该是第一次听见。

  抬头一看,树枝上站着一个很陌生的小孩子,年纪约莫在十四五岁,身上穿着一件亚麻色的长袍,有种说不上来的气质…….

  这么说吧,他看着很自然,但那种气质却无法忽视……

  阴冷残酷得就像是一条正在寻找猎物的毒蛇,让我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。

  当然了,我之所以会觉得心里发毛,也有可能是他的长相引起的。

  这个小孩的四肢躯干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,但脸上却没有鼻子,从上到下,一共长着三对人眼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