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 六爷的担忧(1)_葬鬼经

第一百三十七章 六爷的担忧(1)

2018-05-30更新

  她离开的时候没有不舍,也没有表现出多么悲痛。

  就是一种很平静的感觉…….好像这千年岁月的流逝让她看透了许多…….生死别离对她而言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。

  当身躯被山风吹散时,我能看出来,她有一个想要转身,却又忽然止住的动作。

  或许她是想再看看我们,或许是有别的话要说,但终究她没有转过身来。

  不管怎么说,亲自送走她之后,我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。

  相反,我还觉得有些释然。

  因为对她来说,除开安然无恙的回到后世之外,另外的一个好选择,就是死亡。

  可能她自己也想过,无休无止的以魂魄状态留存在世上,还只能在陷天山内活动……这种日子已经过了无数年,她不想再这么继续下去了。

  说实话,对于不死王而言,她有多虔诚,这个我说不准,但就我看出来的,她的确很重视不死王,也很尊敬它。

  不过追根究底,她也只是个后世人,有些煎熬不是她能受得住的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…….死亡对她来说只是一种解脱,并不是什么坏事。

  “世安,我就是她,她就是我…….她应该不是真的死了对吧?”陈秋雁红着眼睛,凑到我身边低声问道:“只是消失了对吗?”

  “不是死,也不是消失。”我笑道,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:“是回家了。”

  听见我这么说,陈秋雁也没再吭声,紧紧抱着我的胳膊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表情看着有点迷茫。

  等我带着陈秋雁下山时,这才发现山上的那些毒雾也消散了,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,消失得无影无踪,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。

  六爷他们所有人都早早的下了山,在我们走出树林时,这帮伤员已经在地上刨好坑准备弄饭吃了。

  一连三个,都是刚刨出来的火坑,里面堆满了枯柴。

  我们走过去的时候,方时良还跟个二傻子一样,撅着屁股趴在地上,拿打火机一个劲的往里点。

  估计方时良点火点得太用心了,我们走到他身后,他都没能发现我们,一直重复着点火,失败,骂街,这个简短的过程。

  看见他这样,我忍不住抬起脚在他屁股上踹了一下,哭笑不得的说:“你找点引火物不行吗?直接点木桩子多费劲啊?”

  “关你屁事。”方时良白了我一眼,揉着屁股,骂骂咧咧的说:“要不是你在背后影响老子,就刚才那一点,准燃!”

  “燃个鸡毛。”宋补天蹲在边上,恶狠狠的瞪着方时良:“你再浪费时间我们可要揍你了,那几个老前辈都还饿着呢!”

  方时良咂了咂嘴,没说话,随手把打火机丢给宋补天,拍了拍屁股就站起来了。

  “搞定了?”方时良问我。

  “嗯,她走了。”我点点头,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锅碗瓢盆,只觉得有些惊讶:“这些装备都是谁带来的?野炊呢?”

  方时良没吭声,抬起手指了指陈秋雁。

  “我……我就是想着那些压缩饼干太难吃了…….而且在路上弄点饭菜也不是什么难事…….”陈秋雁俏脸一红,有些尴尬的解释道:“随便煮点东西吃也比饼干强,难道不是吗!”

  “哎别说,我还有个问题忘了问……”我好奇的看着陈秋雁,低声问道:“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要来神农架的?”

  听见这个问题,陈秋雁跟方时良面面相觑了一阵,表情都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“蒙的呗。”方时良嘿嘿笑道:“一开始我们压根没想到你会来,只是听说神农架这边有情况,好多先生都在往这边赶,我们也就过来凑凑热闹。”

  “这次的事听说跟旧教有关,我就想着…….说不准你也会赶过来。”陈秋雁抱着我的胳膊,笑眯眯的说道:“没想到还真让我猜中了!”

  “肯定能猜中啊!”方时良笑道,递了支烟给我,一脸的不出我所料:“老沈这脾气咱们还能不了解?旧教玩出这么大的动作,他百分之百得来,上次在东三省丢的场子,这一次不就找回来了吗?”

  这时候,六爷给我使了个眼神,示意让我过去,像是有话要跟我说。

  我也没声张,随便找了个理由走开,几步凑到六爷身边问:“咋了六爷?”

  “你打算回湘江?”六爷皱着眉问我。

  “要不然呢?我还能去哪儿?”我苦笑道:“您不会是不欢迎我吧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