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章 赴宴(2)_葬鬼经

第一百二十七章 赴宴(2)

2018-05-25更新

  不,准确的说,是整条左手臂。

  那张嘴里长着的牙齿,跟人类的牙齿一样平整,看不出半点锋利的感觉,但它丝毫没有费力就切断了我的手臂…….这他娘的就让我有点难理解了。

  我的肉身强度已经不同以往,哪怕跟方时良那种有山河气护体的怪物相比,我也不弱分毫。

  在肉身之中,更有远古气护着我,这玩意儿怎么可能一口就咬断了我的整条手臂?!

  “小沈施主!!”闻人菩萨看见这一幕,着急忙慌的就冲了过来,看样子是想从这怪物手里救下我。

  但还没等他跑几步,我一声大喊就叫住了他。

  “别过来!!”

  说着,我强忍着伤口上传来的剧痛,松开刀柄,顺势就掉了下去。

  由于失去了一条手臂,所以在短时间内,我很难保持以往的那种平衡感,落地的时候都有些勉强,差点没把脚给崴了。

  真仙翁没有再继续攻击我,那条触手上的大嘴也带着笑容,两侧嘴角高高的咧着,不断咀嚼着被它咬断的手臂。

  血肉被咀嚼的声音不明显,只有在咀嚼我手臂里的骨头时,才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。

  “好吃吗?”我笑着问道。

  话音刚落,那张嘴就不笑了,也停下了咀嚼的动作。

  下一秒,那张嘴就发出了一阵干呕的声音,几乎跟人类的干呕声没什么区别。

  “沈世安!!你做了什么?!!”真仙翁毫无预兆的大吼了起来,但他吼叫的声音有些发颤,隐隐约约透出了一种慌乱的感觉。

  我笑了笑,低头看着自己的伤口,又问了一次:“好吃吗?”

  有远古气作为靠山的肉身蛊,其修复力已经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了,哪怕是这种整条手臂断开,被人硬生生的咬下,也能在短时间内修复回来。

  伤口的截面先是发红,之后又出现了许多绿色的浆液,但看着不恶心,就像是刚榨出来的果汁一样,晶莹剔透。

  浆液能凝固成实体,不断蠕动着,翻腾着,一点点恢复出了之前手臂的形状。

  “小沈施主……你的肉身是……..”闻人菩萨欲言又止的看着我,眼神诧异之余,还能看出些许的警惕。

  我知道那不是冲着我来的,那种警惕,应该是冲着我肉身上出现的变化。

  “你超脱了肉体凡胎,我也是,但你的力量是借来的,我不是。”

  我抬起头,笑容满面的看着真仙翁。

  “肉身很难破开,想要一刀插死你有点困难。”

  真仙翁颤抖着,似乎感觉到了极致的痛苦,连苗刀都咬不住了,直接松开苗刀,痛苦的低吼了起来。

  苗刀就掉在我面前,弯下腰一捡,重新将其握在了手中。

  “欢宴之人应该可以跟你分离开,是这样没错吧?”我笑着说道,没有丝毫畏惧,大步走上前,用手指戳了戳真仙翁的肉身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…….”真仙翁颤抖着问我。

  我笑了两声,说,当然是喂你吃个饱啊。

  说着,我猛地抬起苗刀,在他肉身上划开了一条口子,还不等他来得及反应,我又是一刀划开了自己的脉门。

  在我的刻意控制下,伤口恢复的速度极慢,血像是止不住的往外流着。

  “我好像听说过,欢宴之人最讨厌的,好像就是远古者的血肉。”

  我笑道,眼神越来越兴奋。

  “我之蜜糖,彼之毒药…….来,别客气,慢慢吃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