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章 铁像(2)_葬鬼经

第一百一十六章 铁像(2)

2018-05-19更新

想破开它们……好像是有点难。

  可是当我用苗刀插入它的肉身时,我意外发现,这玩意儿比我想象的要好切,或许是我找好位置了。

  一刀切过去,几乎没有任何阻碍感,比切豆腐都顺畅。

  伴随着伤口逐渐变大,这个肉瘤子跟我说话的语气也没那么冷漠了,相反,还无法抑制的表现出了一种惊慌失措的感觉。

  此时此刻,我也大概弄清楚它的身份了,当然,我没有直接证据,只是凭感觉来说……它跟当初出现在东北的神子一样,气息跟黑袍王本体非常相似。

  可是它能施展出来的力量,却跟神子相差甚远,或许是隔行如隔山吧,我感觉这玩意儿的战斗力不强,最强的应该是吞噬地底那些远古气的本事。

  “你离我远点!!别碰我!!”

  听见这话,我给它开刀做手术的动作就越麻利了,脸上的表情跟过年一样,兴高采烈的划着刀子。

  伤口大多都翻卷了过来,能看见“皮肤”底下,那层像是白色橡胶的组织。

  这生物似乎是没有血液的,哪怕伤口已经这么长这么宽,也没有流出任何类似于血液的玩意儿……但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顺着伤口往外流。

  应该不是血,是气。

  等我将苗刀拔出来,翻身向上方游去,只见那些之前还绷紧的触手,此刻都有些干瘪的迹象……

  就跟风干了似的,每一根触手上都满是褶皱,而且也绷不紧了,许多地方看着都有些弯曲,软瘫瘫的透着一股子病态的味道。

  这个奇怪的生物不断哀嚎着,最开始还能跟我用语言交流,到后来就直接是惨嚎了,那是一种比野兽的嘶嚎更具有野性的嚎叫声。

  虽然这个鬼东西没办法给我造成实质性的攻击,但我还是有点受不住,这龟孙子惨嚎的声音太烦人,就差没把我脑子搅成浆糊了。

  再加上我的肉身不断被周遭的液体腐蚀,疼得也不是一般难受,这里外夹击凑在一起……

  “你他娘的!!没完了是吧!!”我紧紧咬着牙,眼泪几乎是本能的往外流着,身子也隐隐约约有种痉挛的意思,细微的抽搐着。

  我强忍着疼,迅速游动着,在这个怪物身边绕了一圈。

  果不其然,跟她说的一样,在这个怪物的侧面,确实有一个凹陷下去的坑洞。

  在坑洞的底部,则隐隐约约散发着红光,而且这阵红光看着并不刺眼,甚至于可以说是微弱,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见,似乎是在故意隐藏着一样。

  找到这怪物的死穴,我咧开嘴一笑,抬起苗刀,对准坑底就戳了进去。

  这不戳则以,拿苗刀往里一戳,我瞬间就僵住了。

  一种难以言喻的麻痹感,从我小腿处迅速蔓延开来,那种感觉就跟被电打了一样,甚至比那个还严重,麻到了疼的地步。

  等我低头看去,我的小腿已经被十几条筷子粗细的触手扎穿了,一头进另外一头出,并且还有更多的触手从这个怪物体内伸出来,像是要跟我玩临死一搏。

  “来……你他娘的能扎死我就算你狠…….要是扎不死我…….你就死定了…….”我咬牙切齿的在脑子里骂着。

  但这只怪物却不为所动,依旧在惨烈的嘶嚎,并且还不断的操控那些触手扎我。

  说实话,这些玩意儿对我造成的实质性伤害有限,最多就是让我难受一阵子,并且对我的动作造成一些阻碍……

  不过这一切都晚了,它根本没办法阻止我。

  在我全力操使下,苗刀迅速没入了它的死穴,而这个大凹坑,也渐渐出现了崩溃的现象,仿佛是丢进沸水里融化的糖块,从凹坑边缘开始,直至蔓延全身。

  看见这一幕,我心里也不禁松了口气,但让我怎么都想不到的是…….在它肉身崩溃的同时,它死穴气门的深处是什么情况,也渐渐暴露了出来。

  在它肉身之中,凹坑之底,那里放着一尊黑铁铸造的小型人像。

  而在人像前面,又放着一张崭新的……彩色的照片。

  那是真仙翁的照片,而且是刚拍不久的,照片卷起的一角能看见日期。

  没等我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,一阵刺眼的红光,瞬间就在那个小铁人像上亮了起来。

  摆放在人像前的照片,也在瞬息之间开始燃烧,哪怕四周都是液体,真仙翁的照片也一样被烧成了粉末……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