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胶着的战况(1)_葬鬼经

第七十一章 胶着的战况(1)

2018-04-27更新

  不得不说,比起那些普通的旧教先生,赵三鼎的嘴是真的硬,任我再怎么逼迫他,这个被吓坏了的邪教徒还是不开口。

  我不知道是他对旧教太过于忠心,还是说因为旧教里有他的师父在,所以他宁愿死都不会吐露旧教的信息。

  跟我足足耗了三分多钟,赵三鼎哪怕是遍体鳞伤,也没有吐出半个字来,只是一个劲的在喊疼。

  为了六爷的安全,我也没敢多跟赵三鼎墨迹,有些无奈的看着他,问他,是不是真的不打算说出来?

  “你要是说出来,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。”我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  赵三鼎躺在地上动弹不得,唯一能动的就只有脑袋,除开这个部位,其余的身体部件都让我挨个卸了下来,包括两侧嘴角,都让我硬生生的扯开了一条大口子,但这点并不影响他说话。

  在此之前,赵三鼎准备怎么对付我,我现在就是怎么对付他的,只不过还是心太软,一直想着跟他做个交易,所以我才没有直接干掉他。

  但现在看来,交易应该是做不成了。

  这人的心眼太死,虽然他也挺怂的,看起来还挺怕疼,可是在这种节骨眼上,他还是咬死了牙关,宁死都不肯说一个字。

 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,我才觉得赵三鼎比我想象的要强一些,就这种宁死不屈的心性,我还是挺欣赏他的。

  不过欣赏归欣赏,该下手的时候…….还是得下啊!

  “你是真不打算说了?”我有些无奈的看着赵三鼎,问他。

  赵三鼎颤抖着,嘴里不断翻涌着血沫子,身子也在细微的抽搐着,似乎是因为疼,现在已经说不上话了。

  我叹了口气,慢慢站起身来,将苗刀抵在赵三鼎的脖子上,竖着苗刀,紧紧握住了刀柄。

  “在行里混这么久,我吃过的亏也不少,但这一次…….我是真的尝到阴沟里翻船的味道了…….”我双手紧握着刀柄,苦笑着说:“这次的事我能记一辈子,算是你们给我上了一课,以后啊…..”

  说着,我握着刀柄,轻轻横着一划,直接将赵三鼎的脑袋从他脖子上割了下来。

  霎时间,赵三鼎颈部的伤口血如泉涌,几乎都是迸发出来的。

  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此之前我已经让赵三鼎流了太多的血,所以很快颈部伤口的血就止住了,或是说,接近于流干了。

  站在赵三鼎的尸体旁边,我默不作声的看了一会,又看了看掉落在旁边,到死也没有闭上双眼的脑袋,心情有些说不上来的复杂。

  赵三鼎不是什么好玩意儿,但说实话,我挺佩服这先生的,到最后也还是紧咬牙关,守住了他自己的秘密。

  要是放在其他旧教先生身上,恐怕我的逼供还没进行到一半,他们就要被我逼出心里的话了……..

  我揉了揉手臂,只听哗啦啦的一阵响,先前还镶嵌在我皮肤里的那些金属粒,此刻就像是下雨一样,不断从手臂上滑落下来。

  在肉身蛊修复肉身之前,这些玩意儿镶嵌得还是非常结实,但肉身蛊修复之后,这些粒状物底部的血肉就开始不断的生长,直至把它们都从皮肤里顶出来。

  现在我两只手臂看着倒是不吓人了,但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红印子,看着还是有点恶心人。

  我确定自己的身体状态恢复得差不多,这才点上一支烟,提着苗刀开始往回跑。

  赵三鼎是条汉子,我挺欣赏他的,所以在某种程度上,我想完成他的心愿。

  他不是想一直跟随真仙翁吗?

  我回去之后,跟六爷联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