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奇怪的要求(2)_葬鬼经

第三十三章 奇怪的要求(2)

2018-04-08更新

己的计划跟盘算,我要是去了就会变成一颗棋子,是死是活可说不定。”

  “行啊,那你站着别动,我砍你两刀算了。”

  我笑了笑,右手握住刀柄,缓缓将苗刀抽了出来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何息公的目光一直在苗刀上打着转,眉头也不动声色的皱了两下,眼神渐渐凝重了起来。

  “开玩笑呢?”

  何息公问我的时候,表情都有些难看:“你要拿这玩意儿砍我?”

  “废话。”我没好气的说道:“是你让我把你弄成重伤的,现在又要后悔是吧?”

  “你当我眼瞎呢?”何息公骂骂咧咧的说着,狠狠的一跺脚:“这他妈是煞器,你砍我一刀还能伤着我魂魄,肉身好恢复,过段时间就能修养回来,但魂魄很难啊…….要不你换个兵器??”

  话音一落,何息公也忍不住好奇,仔细看了看我手里的苗刀,问我:“上次我跟你见面的时候,你用的还是棺材钉吧?自在师他们在东北遇见你的时候,你是不是还在用那玩意儿?现在怎么变成刀了?”

  “老何,你到底让不让我砍?不让我砍我可就走了!”我有些不耐烦了,回头一看,白半闲跟六爷就跟看戏似的,一人叼着一支烟,嬉皮笑脸的看着我这边。

  何息公犹豫不决的看着我,表情也有些纠结。

  “要不是看在咱们俩关系还行,我都懒得帮你!”我没好气的白了何息公一眼,但心里却在暗爽。

  心情烦闷的时候,有个你平常看得不太顺眼的人,免费送上门来让你砍,而且还是随随便便的砍,用不着负任何责任,这还不得爽飞了?

  说着这话,我还往何息公他们的车里瞟了一眼。

  “做戏得做全套,你本事这么大都让我砍了,你车里那俩总不能毫发无损吧?”

  听见我这番话,何息公倒是没说什么,坐在车里的张三却忍不住开了口。

  “你就是想弄死我们呗?”张三怪笑着,扶着车窗,慢慢走了下来。

  它跟我说话的时候,眼神是跃跃欲试的:“临死之前我们怎么也得挣扎一下,要不然这出戏太假了,收拾我们这么多人,你也不可能全身而退,你说呢?”

  我笑了笑,没吭声。

  这时候,开车的司机拉开门走了下来,一脸无奈的看着我们。

  “那就打一场吧。”司机叹道:“只用肉身打,别玩那些行里的手段,到最后你再给我们身上弄点降气,回去也好蒙混过关。”

  这个司机看着确实脸生,以前从没见过他,但不得不说的是,他给我的感觉比何息公他们要好。

  怎么说呢…….我感觉他没那么多花花肠子…….看着就属于那种比较老实的…….

  “你上来干什么?”张三没好气的问道。

  司机摇了摇头没说话,几步走到我面前,指了指自己的脸。

  “下手狠点,能把我打晕最好,我…….”

  没等他把话说完,我按照他的要求,抬手一拳砸在了他的鼻梁上。

  由于他给我的印象不错,所以我是悠着力气的,没有下死手,但这时候我使出的力度也足以打晕普通人了…….他怎么没倒下??

  “差一点。”司机笑了笑,擦了擦鼻子里流出来的血液,表情还是那么老实:“你再使点劲吧,要不然我晕不了。”

 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诚恳,不像是在挑衅。

  如果换个人,比如张三,它跟我这么说话,我早就一刀劈过去了。

  “行。”我点点头:“那你可得受苦了兄弟。”

  我说着,牟足了劲,几乎使出了八成力气砸在了这个司机脸上。

  这一次他没能稳住身子,直接倒着飞了出去,砸在车门上,之后才落地。

  “还差点啊…….”

  他的声音依旧响了起来,躺在地上,他摸了摸自己凹陷的鼻梁骨,忽然笑了起来。

  “看来你有点瞧不起我。”

  司机说着,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,直勾勾的看着我。

  那种眼神很是平静,没有受伤之后的痛苦,也没有半点愤怒。

  他说完那句话就不再吭声,一言不发的走到车后面,打开后备箱,拿出来了一根似是黄铜铸造的棍子。

  这根铜棍应该是他的兵器吧?

  我琢磨着,还没等我看清楚那根铜棍的细节,只听忽的一声,那司机已经跑到了我左边,距离我不过两米。

  不给我反应的机会,他已经抬起手,横着用铜棍抽了过来。

  “妈的!!你敢小瞧我?!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