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争(2)_葬鬼经

第二十九章 争(2)

2018-04-06更新

一笔血债能算我头上吧?

  她可是被我硬生生用降术克死的,要不是有自在师把她魂魄收走,这娘们早八辈子就得下地府排队投胎去了。

  “旧教的先生有多厉害,我是亲眼见识过的。”白半闲叹了口气,转过头往树林那边看了看,表情很是失落:“刚才他们施展的阵局是个杀招,我吃过亏,可知道那玩意儿多棘手……”

  白半闲说着,偏了偏头,把脖子露了出来,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有几圈伤疤,都是很细小的那种,类似于烧伤烫伤留下的痕迹。

  “前段时间堵我的是五个人,其中只有四个拿着法器,就是刚才那个阵局,轻轻松松的就把我制住了。”白半闲冷笑道:“要不是遇见熟人侥幸被救下来,我早就让那帮龟孙子送去投胎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白半闲稍微停顿了一下,看了看我,眼神有些疑惑。

  “沈兄弟,容我冒犯一句,你刚才是怎么脱困的?”白半闲皱着眉头,很认真的问道:“那些玩意儿可以阻绝活人体内的阴阳二气,不仅是阻绝,还能让活人的生气衰败,我只是被制住了十秒不到,体力就被消耗了大半,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  “这个啊…….”我挠了挠头。

  白半闲苦笑着说:“如果你不方便回答,那你就不说,我也不问,真的只是好奇而已。”

  “我体内的气跟你们不一样,维持我生命运转的不是阴阳二气,是别的东西。”我摸了摸鼻子,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:“那个阵局确实厉害,但还不足以让我被制住,阴阳二气被阻碍对我没啥子影响。”

  “那就怪不得了!”白半闲笑了起来,估计他也能看出来,我说的这些话不是敷衍,每个字都是实实在在的答案,压根就没有骗他的意思。

  这时候,六爷已经提着鬼头刀回来了,脸上满是不乐意的表情。

  看见我的时候,他还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。

  “你个后生真是不知道客气,有这些过瘾的机会,也不说留给我这个老人家!”

  “六爷,不是我不留给你,当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…….”我笑着解释道:“一个没忍住就上去了,也不能全怪我。”

  “不怪你还能怪谁?你这小子就是不知道客气!”六爷说着,深深的叹了口气,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好看了许多:“但这次带你出来应该有不少机会能过瘾,你在外界的仇家不少吧?”

  听见这个问题,我仔细想了想。

  旧教的人,跟老爷子有仇的人,想借机踩我一脚的人…….

  这么一数好像是有不少。

  “没有几十也有几百吧…….”我笑道:“如果旧教拿我当首要敌人看,估计整个旧教的邪教徒都得盯着我,全算是我的仇人。”

  “那感情好!”六爷听见这番话也不禁兴奋了起来,一脸的跃跃欲试:“咱们这次就用不着低调了,招摇过市,越嚣张越好,找你的仇家咱们二八分,我八你二。”

  我笑着没吭声,转身向面包车走去,白半闲也紧随其后的跟上。

  “二八不行?!那三七呢?!要不然四六?!五五也行啊!”

  六爷着急忙慌的在后面喊着,带着金丝猴几步跑了回来,我刚坐上车,他从车窗外伸手进来,一把就拽住了我。

  “五五行么,就当给我这个老前辈一点面子。”

  “六爷,您就是要九一,我也不能说啥啊。”我无奈道:“更何况我这人又不好斗,有杀人的机会我都让给你,行吧?”

  不得不说,六爷这人有时候真跟小孩子一样,听见我这么说,顿时就兴奋了起来,连连点头称好。

  我看着他上了车,心里也不禁在嘀咕,像是这种老刽子手……杀人的瘾就这么大吗?他当初是杀了多少人才上的瘾?

  白半闲的心情似乎比刚见面的时候要好,特别是看见那一群先生被我跟六爷干掉之后,说话的语气都轻快了许多。

  “估计山道被旧教的人封了,所以来来往往的车辆都看不见,咱们还是继续走吧,此地不宜久留……..”白半闲说着,把头伸出车窗外,前后看了看,然后问我:“那些尸体咱们不处理一下?就这么扔着?”

  “不用处理。”

  我笑了笑,拿着一块随身携带的毛巾,很细心的擦拭着手里的苗刀。

  “这就是一个信号,六爷说的没错,咱们这一次去神农架……就是该招摇过市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