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出山(1)_葬鬼经

第二十四章 出山(1)

2018-04-03更新

  

  六爷所说的这一切,都是我从未听说过的。

  对我来说,这些就跟天方夜谭的神话故事一样,不光是震撼人心那么简单,更是透着一种难以描述的虚假…..不真切的感觉!

  “别的地方我也不敢说,就咱们内地,像是神农架里藏着的那种古遗迹,至少还有两个,一个在长白山天池附近,一个在黄河壶口瀑布的附近。”六爷笑了笑,说起这事来似乎也挺兴奋的,眼睛都亮了不少:“那两个古遗迹已经被监控起来了,就是外界的那些官府人员,把那俩遗迹都盯得死死的。”

  “神农架这个呢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“也被那些官家人员发现了,但具体的位置他们找不到。”六爷摇摇头:“那地方有别的东西守护着,而且瘴气毒雾特别厉害,你们行里人所说的阴阳二气,在那里根本就分不出来,全都混在一起了,什么术法都不顶用。”

  话音一落,六爷笑了两声,表情很是幸灾乐祸。

  “想找寻神农架古遗迹的人不少,但真正能够见到古遗迹的,只有我跟老爷,这次我带你过去,你也能开开眼。”

  关于那个古遗迹的事,六爷并没有跟我说太多,倒不是想故意隐瞒我,而像是在故意卖关子吊我胃口。

  说实话,他所说的这一切,都是我没有从外界其他人嘴里听说过的,我压根就不知道会有这些玩意儿……

  司徒是我接触过的官方人员里身份最高背景最硬的,陈秋雁他爷爷在这里不作数,因为没有打太多交道,算他进来也没有意义。

  关于这种古遗迹的事,我从来没在司徒嘴里听说过。

  陈秋雁也能算是一个内部人员,知道的国家机密也不算少,但关于这些遗迹的事……她也没提过啊!

  他们知不知道这些事,这个我说不准,但就算是知道,也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被上头要求保密处理。

  陈秋雁跟我的关系自然不用多说,她如果知道这些事,肯定早就拿来当八卦小故事讲给我听了,估计她是真不知道,不过司徒那边就比较难说。

  “对了六爷,这次就咱们俩去湖北对吧?”我问:“需要其他人跟着吗?”

  “不用。”六爷摆摆手:“咱们是偷偷摸摸的去,免得被人跟上,能低调就尽量低调。”

  “低调的话……刀是不是不能带了?”我试探着问:“那玩意儿有点麻烦,特别是我的苗刀规格超标太多,上飞机上火车都是麻烦啊!”

  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会去找车,咱们从国道走。”六爷笑道。

  不得不说,六爷跟湘江鬼不同,哪怕他身处这种避世而独立的地方,对于外界的常识也照样了解得很透彻。

  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,六爷还特意跟我显摆了几句,说是他已经找好车了,就是最普通的那种小面包,绝对够低调。

  其实我都有点纳闷,这老前辈一直都在山里冒着,就算有电话也不可能有信号,他是怎么跟外界联系上的?

  我也问过他这个问题,但他给我的答案却很模糊,说是山里有信使,让他们把话带出去就成了。

  仔细想想,山里除了我们之外,剩下的活物……不是动物的话,应该就是那帮畸形儿,难道六爷说的信使就是他们?

  在出发的当天清晨,湘江鬼难得的从自己卧室里走了出来。

  这两天他一直都在卧室里猫着,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,我估计跟养伤有关,因为我发现这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