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邪刀(2)_葬鬼经

第十七章 邪刀(2)

2018-03-31更新

性。

  如同活人活畜一般,有脾气,有心气,知道什么是愤怒,什么是憎恨…….

  在发现武丑人往后退去的时候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跟疯了似的,不顾一切的就扑了上去,那种举动就跟飞蛾扑火差不多。

  虽然是我一直压着武丑人在打,可是那种不顾一切的莽撞…….还是让我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在自杀。

  不过现实却恰恰相反。

  等我“手忙脚乱”的跑到武丑人身边,双手就像是被人操控住了一样,紧握着苗刀的刀柄,横着一挥,拦腰向武丑人砍了过去。

  武丑人的反应不可谓不快,刀刃都快贴到他身上了,但他的反应却比我手里的刀更快,几乎是瞬间就将两把雁翎刀竖了起来,硬生生的扛住了我这一刀。

  伴随着一声金铁交击的声响,武丑人所使用的那两把雁翎刀,似乎也要到达极限了,被砍中的部位都顺着裂开了一条大缝,像是下一秒就会断掉似的,从里面都掉了许多碎屑出来。

  如果说这把名叫“庆春风”的苗刀真有灵性,那么它比起我想象的还要冲动,因为在这之前它都只会防守,而不会这样莽撞的进攻……

  一刀砍上去,绝对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
  要知道武丑人用的可不是普通兵器,论硬度,就算雁翎刀的刀刃被砍出缺口来了,也不可能轻轻松松的就被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?

  我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着苗刀堪称镜面的刀刃,仔细再三确认上面没有损伤,我顿时就更诧异了。

  这一刀砍下去的力道可不是轻飘飘的那种啊…….怎么连个印也没留下??

  此时此刻,不光只有我惊讶,包括武丑人在内,他也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现实。

  能被他操使的雁翎刀,绝对不是凡品,轻轻松松的就让苗刀砍废了…….

  “邪刀?”武丑人看了看手里的刀,又看了我一眼,眼神无比的惊讶:“你对这把刀做什么了??”

  “我他妈什么也没干啊!”我忙不迭的答道,双手死死握住刀柄,强忍着那种从心底冒出来的攻击欲望。

  虽然我不想继续跟武丑人开战,想缓一缓,但我的双手却不听使唤,在我极其强烈的压制之下,苗刀还是不紧不慢的举了起来。

  “这把刀应该是法器,我曾经见过它,庆春风…….”武丑人喃喃道:“为什么它现在一身的邪气?是被你传染了?但你身上也没有邪气啊…….”

  我咬紧了牙,见北贡跟文丑人都扭打到一起了,而且还是北贡单方面的压着文丑人在打,我想了一下,还是喊了一声:“别打了!过来帮忙!”

  北贡的脑子不复杂,很单纯也很听我的话,这点跟常龙象是一样的。

  一听我这么喊,估计它还以为我要招架不住了,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我身边,抬手一巴掌就向武丑人抽了过去。

  “不是叫你打他!”我忙不迭的喊道。

  巴掌在距离武丑人的脸不到一公分的位置停下了,北贡转过头看了看我,问我:“要怎么帮忙?”

  在这个过程中,武丑人也没有闪躲的意思,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着。

  “拽住我。”我咬着牙说道:“这把刀有点邪性,好像是在控制我……..”

  听见这话,北贡也显得有些担心,一左一右的拽住我胳膊,死死控制住我,嘴里还问:“要不要我帮你把刀弄断?”

 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北贡的话,武丑人抢先一步喊了起来:“别!!这把刀可是宝贝!!毁了太可惜了!!”

  此时,文丑人也没有继续跟我们作对,几步走了过来,看了看我手里的苗刀,眼神也变得疑惑了起来。

  “这把刀怎么变成邪器了?”

  “我他娘的怎么知道…….”

  我咬紧了牙,双臂的肌肉不断抽搐着,我能感觉到这把刀在蛊惑我引导我……它就是想一刀向武丑人劈头盖脸的砍过去。

  “你们俩先走,我冷静一下应该就没事了…….”

  一听我这么说,武丑人跟文丑人都面面相觑了起来,俩人的眼神都略微有了些变化,似乎是觉得被我侮辱了,语气都变得不善了起来。

  “你骂我们呢?”武丑人问我。

  “想打就来!”文丑人怪笑着说道,眼里尽是危险的光芒:“你个怪物别拽他!让他过来跟我们试试手!”

  北贡应该是忍着火呢,我能感觉到它在强压着脾气,憋了半天也没跟他们动手,还算有点理智。

  就在我想不到解决办法打算破罐子破摔的时候,一个深远悠长的叹息声,忽然从前方的树林里传了过来。

  我不知道发出这声叹息的人是谁,但我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那声叹息里携带的力量。

  那是一种能够让人心境平和的力量……说不上来的奇怪突兀…….但又像是山中的微风那般自然…….似乎可以抚慰人心……..

  “文丑,武丑,你们给他让条路。”

  听见这个忽然传来的声音,文丑人跟武丑人都愣了两秒,随后点点头,没有半分犹豫,也不跟我们纠缠,一声不吭的就掉头跑了。

  这时,那个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。

  “孩子,过来吧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