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邪刀(1)_葬鬼经

第十七章 邪刀(1)

2018-03-31更新

  

  在跟武丑交手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使刀有一个习惯,当然这并不是我有意为之,而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在操使我。

  当刀刃跟对方的武器要出现无可避免的碰撞时,它总是会自己扭转一下,借用刀背横着划过去,完全就是在以力泄力…….

  无论是刀还是剑,整个武器最脆弱的地方,其实就是刃面。

  这一来二去的跟武丑人对砍,我的苗刀倒是没什么问题,武丑人手里的雁翎刀,则是出现了参差不齐的小缺口,迎着光看特别的显眼。

  刀背应该是整把苗刀最为坚韧的地方,厚度比起刀刃就不是一个档次的,横着一抽,基本上就跟钢板差不多。

  连着跟我纠缠了半分多钟,武丑人也意识到光靠蛮力是干不掉我的,于是就开始后撤,似乎是想玩点别的手段了。

  说实话,我也没想到自己能跟他纠缠到这个地步。

  武丑人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,应该都远在我之上,最低也是方时良那个档次的,赤手空拳跟他玩命的话,我应该会被压着打。

  但奇怪的是打了半天我也没有落入下风的意思,反而凭借着手里的这把苗刀,不断的抓住机会开始反攻。

  越是这样,我心里越是没底。

  真的,这点毫不夸张。

  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所以我发现自己能够凭借肉身压着武丑人打,这他娘的就让我有点郁闷了。

  巫子祈天鼓,是我见识过的第一件邪器,但除此之外,我也听说过别的邪器,比如当初我用来给方时良他们举例子的民国斩马刀。

  成精得道,其实就是一个从死物变作“活物”,灵魂从无到有的过程。

  我不知道该怎么用行里的说法来解释这种事,灵魂应该都是固定的,都是不断投胎转世在为人为畜的路途中奔跑。

  但一个死物,从无到有,凭空生出属于自己的魂魄来,这就有点玄学了。

  连我这种行里人都会觉得玄学,可想而知这里面藏着的说道有多难解释。

  言归正传吧。

  这世界上所有的一切死物,其实都有可能产生自我的意识、自我的灵魂,从而得道成精。

  野外的石头,家中的家具,或是刀剑这类的利器,又或是那些本该是法器的东西。

  有灵性,有意识,这一切最基本的体现,就是那些死物出现了趋吉避凶的本能。

  它们知道害怕,知道危险,所以会用某些特殊的手段,不动声色的保护着自己。

  再往前进一步就是攻击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