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六爷(2)_葬鬼经

第三章 六爷(2)

2018-03-24更新

  “老六,做饭呢?”湘江鬼问道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 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湘江鬼,很仔细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。

  也许是目光太过于直接了,湘江鬼也不禁瞥了我一眼:“你看什么?”

  “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您这么笑呢。”我咧了咧嘴。

  看来湘江鬼也是一个挺正常的老头儿,不是不会笑,只是很少表露出自己的感情罢了。

  “这位小哥是?”

  “从外面带回来的后生。”湘江鬼说着,看了我一眼,跟我介绍道:“这是我老哥们,你叫他六爷。”

  “六爷好。”我客客气气的跟人行了个晚辈礼,自我介绍道:“我姓沈,沈世安。”

  听见我这话,六爷也笑了起来,眯着眼睛点点头:“好好好,既然老爷带你回来,那你就不是外人,一会让你尝尝我这个老头子的手艺。”

 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,还是现实情况就是如此。

  这个老头子在跟我说话的时候,目光很奇怪,总是在我脖子这一圈打着转,不知道是在看什么。

  我还以为脖子上有脏东西,或者是沾着什么了,抬手摸了摸,也没发现有啥。

  看见我这动作,六爷也显得有点不好意思,尴尬的笑了笑,转过身去看锅里的汤了。

  “刚才那些邻居怎么不跟着来?”我好奇的问了一句,回头看看,完全找不到刚才那些“怪人”的踪影。

  湘江鬼走到土灶前,一边看着锅里的汤,一边头也不回的说:“怕生。”

  我也有点好奇,这口锅里煮的到底是啥?

  什么东西做的汤能这么香?

  等我凑上去一看,锅里的汤像是牛奶一样,都是乳白色的,而里面的主菜就是一些鲈鱼,没什么特殊的材料。

  葱姜蒜这些倒是有,看着跟普通的葱姜蒜有点出入,规格稍微大一点,我估计这是他们自己在山里种的。

  如果自己不种的话,等到要用的时候,总不能划着船去城里买吧?

  但真的很奇怪…….

  这锅汤所用的材料都很普通,可不知道为什么,熬煮出来的味道却出奇的香。

  毫不夸张的说,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闻见这么香的东西,原本都不怎么饿,这一闻立马就饿了!

  就在这时,一阵吱吱的叫声忽然从远处传了过来。

  伴随着这阵叫声距离我们越来越近,我顺着看过去,也能模糊看见屋子后面的那片树林里有个黑影在移动。

  很快它就从树林里窜了出来,直接跳到屋顶,居高临下的冲我们叫着。

  那是一只小猴子。

  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,这猴子跟我在书上见过的滇金丝猴很像。

  不算尾部,身子约莫有半米多高,尾巴跟身长差不多,也是半米左右的样子。

  身上绝大部分的毛发都呈灰黑色,但也有一些地方的毛发是灰白色的,看着有极其强烈的对比。

  刚开始我还以为这是一只野猴子,但只见六爷回过头,冲它一招手,那猴子嗖的一下就跳了下来,轻车熟路的爬到六爷背上,然后不停冲我嘶叫着。

  看它那眼神,对我的敌意倒是挺强的。

  “这猴子怕生?”我试探着问道。

  六爷摇摇头,说,不怕。

  “那它咋叫得这么厉害?”我满头雾水的看着这猴子。

  “你身后有东西跟着,所以它比较害怕。”湘江鬼说道。

  听见这话,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,心也悬了起来。

  我操。

  有东西跟着我??这是几个意思??

  难不成还真有脏东西一路跟着…….那也不对啊,一般魂魄状不可见的冤孽都没什么能耐,就算有胆子跟着我,也不可能有本事害我。

  “您能看见不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湘江鬼摇摇头,直截了当的说没看见,只是隐约能感觉到有东西跟着我,而且那些东西对我没什么恶意,所以他就没提。

  在这时候,六爷似乎是听懂了猴子的叫声,憨笑着跟我说:“它说有很多奇怪的东西在你身后跟着,一共有十七个。”

  十七个。

  得到这个答案,我瞬间就松了口气,但也觉得有点奇怪……十七个不就是落恶子吗?

  但为什么它们能被猴子看见,就不会被其他生物看见?

  爩鼠,三翅虫,还有那些仙家……貌似都没见过我身后的落恶子啊,如果它们看见过,肯定会有所反应。

  “这猴子不一般啊…….”我嘀咕道,仔细打量了它几眼。

  无论再怎么看,这猴子也只是普通的滇金丝猴,压根就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除了眼睛莫名其妙的有些亮之外…….

  “它是成了精的灵畜,但没有别的本事,就是眼力特别强。”六爷笑道,抬起手,轻轻摸了摸这只金丝猴的脖子,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微妙了起来,就像是在跟我介绍他的家人一般,眼神说不上来的温暖。

  我正准备夸这猴子两句,但只发现六爷在盯着我看着,直勾勾的目光就在我脖子上打着转。

  这是第二次了。

  他的眼神跟表情很不搭配,有种很突兀的矛盾感在里面。

  脸上依旧在憨笑着,宛如一个老农的笑脸那般单纯,可是眼神……却有种野兽看见了猎物的感觉……

  危险。

  真的。

  我感觉这老头儿很危险。

  “您到底在看什么呢?”我抬起手摸了摸脖子,很奇怪的看着六爷:“我脖子上有脏东西?”

  六爷憨笑着,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觉得这么做也挺尴尬的,于是挠了挠头,解释道:“那倒不是……就是感觉你这脖子挺好砍的…….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