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自在师(2)_葬鬼经

第七十九章 自在师(2)

2018-03-18更新

>

  跟正常人的眼睛不同,自在师的眼白很不对劲,有点像是生病的人,眼球都是淡黄色的,带着一种极其恶心的“油腻”。

  其实真要算起来,自在师算是三角眼,他的眼角都是往下吊着的,靠近眼角的皮肤也有些浮肿,长着许多类似老年斑的东西。

  两只耳朵都显得有些畸形,比正常人要大一倍左右,并且他的耳垂下面还长着许多卷曲的黑色毛发,顺着耳垂直到脖子,再到被长袍遮掩的地方…….

  那些黑色毛发略显枯黄,像是营养不良的人生长的头发,卷曲,干燥,最长的只有手指节那么长…….我觉得那不是人类该有的东西,真的,就算体毛再怎么浓厚,也不可能顺着耳垂长出来!

  在这些黑色毛发的衬托下,自在师看着不像人,更像是一只不知名的野兽。

  最让我觉得诡异的,还是自在师的嘴唇。

  类似于兔唇,嘴唇上吊,有些裂痕,但比兔唇看着更加自然,没有畸形扭曲的感觉,但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张山羊的嘴。

  在他说话的同时,我也能看见他那一嘴发黄的牙齿。

  跟正常人的牙齿不同,他嘴里的牙都不是平的,就我能够看见的这两排牙齿,几乎都长着锋利的尖。

  妈的……他到底算不算人类??吴仙佛怎么没跟我说过这些?!

  “很多年了。”自在师笑着,本就丑陋不堪的脸,此时被笑容牵扯得更加畸形:“有很多年没闻见你的味道了,沙身者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自在师还皱着鼻子,面露陶醉的闻了几下,笑容越发扭曲。

  “灾殃的味道……闻起来你不像是旧日的王……更像是一个曾经生活在旧日的魔…….”自在师说着,忽然拍着大腿,癫狂的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没想到啊,后世还会有人请你帮忙,这不是自找苦吃吗!”

  这时候,沙身者总算开了金口,说:“追随者。”

  沙身者说话的语气依旧是那么平静,如同荒漠一般,死寂得让人害怕。

  不等自在师再说些沙漠,沙身者操控着我,猛地一步窜到了自在师面前,手掌就跟野兽的爪子一般,直接挠在了自在师的腹部。

  我的肉身是什么状态,我比谁都清楚。

  哪怕沙身者暂且依附着我的肉身,此时此刻,看起来也没有太多的变化,起码跟平常的状态是分不出差别的。

  可就是这么一挠,指甲还没碰触到自在师的衣服,只听刺啦几声,自在师的衣服就凭空裂开了几条口子,等我碰触到自在师时,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。

  自在师的肉身不知道是什么构造,在我碰触到他的瞬间,手掌就被吸附了进去,感觉像是被一团粘液裹着,根本就抽不出手来。

  这种感觉很是奇特,明明我被沙身者操控之后,对于肉身的触感已经很薄弱了,但在这一刻……好像我对肉身的操控力又回来了!

  “你是依附外物,终究不是自己降临后世,敌不过我们的…….”自在师怪笑着,把长袍脱下丢到一边。

  在这时候我才看清楚,他的腹部有一层黑色沥青状的物质,而我的右手则是深陷其中,像是被胶水粘住了一般,压根就拔不出来。

  试了两次,沙身者就放弃了收回手的想法,反倒是抬起头来,第一次露出了笑容。

  “我既是灾殃。”

  听见这话的瞬间,自在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抬手按住我肩膀,正要往外推,但沙身者的动作明显比他更快。

  不知道沙身者使了什么手段,那些黑色的沥青状物质,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变干了,像是自然风干的一半,上面还裂出了许多显眼的缝隙。

  与此同时,四周的环境也出现了诡异的变化。

  一种充斥着死气的深灰色,从我脚下开始蔓延……没错,蔓延出去的只有颜色,仿佛我是一个可以给环境染色的怪物。

  所有的一切,以我为中心,不断的被那些死灰色感染,都在迅速的枯萎,凋零。

  灾殃之主,只生活在灾殃之地。

  那是一个连时间都会死去的空间,没有任何生物可以理解那种诡异的力量……

  想起吴仙佛跟我说过的这些话,我只觉得自在师要倒霉了。

  “黑袍王只是被驱逐者……别忘了当初是谁将它逐出这个世界…….”

  “是你?”自在师怪笑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段历史,你也是个被驱逐者,沉眠不过是为了避开劫难,难道不是吗?”

  “我没有被驱逐,只是离开了这个不属于我们的世界,仅此而已,但是你…….”

  沙身者说到这里,很突然的将手从自在师体内收了回来。

  我的肉身在分崩离析。

  从指尖开始,血肉不断的干枯变作类似岩石的状态,之后就碎裂成粉末,零零散散的落在了地上。

  “他的肉身还不够格。”自在师笑道:“他已经没办法支撑你的消耗了,你再这么继续下去,他会死的。”

  听见自在师的这番话,我倒是有点紧张,因为我还没准备给沙身者捐躯做贡献,但是沙身者好像并不在意这点。

  “死亡并不是终结,他应该明白,但是……..”

  说完这句话,沙身者摇了摇头,猛地就向自在师扑了上去。

  “你即将终结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