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 不合时宜的援军(2)_葬鬼经

第七十七章 不合时宜的援军(2)

2018-03-17更新

疑。

  沙身者生于风沙之中…….被狂风卷上长天的黄沙…….不就是如此的干燥吗?

  更何况落恶子的变化也能说明一些问题。

  法印只是一块简单的金属饰物,但它携带的力量足以影响很多东西,不管是落恶子还是我,它都能轻轻松松的影响到。

  此时,“我”忽然开了口,发出的声调说不上来的扭曲,像是捏着嗓子在说话一般,沙哑又尖细,但每一个字里透出来的那种挑衅,还是很明显的。

  “这里不是拉弗特萨。”

  话音一落,“我”沉默了几秒钟,忽然笑了起来,身子不停的抖动着,笑声很是难听。

  “而且我是沉眠者,你是被驱逐者,我们之间……..”

  这一句话似乎刺激到黑袍王了,天空中的蓝光也开始疯狂闪烁,那种璀璨而又刺眼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。

  看上一眼,似乎连灵魂都会跟随着它一起颤抖那般。

  “你居于天府之国,我居于灾殃之地,你在黑星之上,我在永逝之中…….”

  在这个时候,“我”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,听那口气像是在自言自语,似乎还有点像是在念咒,带着一种难以描述的韵律感。

  伴随着这种奇怪的低语,我还留存的意识也越来越薄弱,跟忽然陷入了疲惫那样,很困,很疲乏。

  与昏迷之后没了意识相比,这种意识渐渐消退的感觉更为自然,我也没那么抗拒。

  但现实情况跟我想象的也有点不一样,我只是觉得疲惫困倦,意识略微有一些模糊,但还不至于彻底消失。

  “你会偿还的。”

  这句话出口之后,“我”也不在原地停留,转身就向方时良他们跑了过去。

  不得不说,在沙身者操使我的身体时,我的身体素质貌似有飞跃一般的提升,完全就是质的变化。

  如果放在平常,我借着肉身蛊的力量全速奔跑,从我所在的位置跑到方时良他们身边,至少也得近五秒的样子。

  但现在有沙身者帮我,我就感觉眨个眼的工夫自己就到方时良身边了。

  “我操。”方时良一愣一愣的看着我,正要说什么,但话到嘴边还是憋住了,估计是想起我三番五次提醒过他的话。

  他默不作声的看着我,也就是两秒的样子,他打了个冷颤,貌似是感觉到了危险。

  “您好……那什么……这里就交给您了……..”方时良讪笑道,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:“多有得罪…….希望您海涵啊…….”

  在这个过程中,“我”一直都在打量方时良,没吭声,也没有别的动作,安静得让人害怕。

  方时良也不再说话,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两步,把双手都举了起来,表示自己没什么恶意,他绝对不是敌人。

  而那几个按住神子的落恶子,也像是受到了威胁那般,低吼了两声,听着倒不像是在挑衅,反而像是求饶。

  等这几个落恶子也松开手,默不作声的跟着方时良一起往后退去,“我”这才转开目光,看了看北贡。

  或许北贡一开始有点害怕,低着头不敢跟“我”的目光发生接触,但很快,它还是抬起头来看了看“我”。

  北贡有口吐人言的能力,但在这时它却没有说话,发出了两声极为短促的低吼,而“我”也是如此,像是野兽一样吼叫着。

  沙身者应该是在跟北贡交流,而且交流得还挺成功,起码北贡看起来没那么害怕了,显得还有点亲切。

  它先是冲“我”点了点头,然后就松开手,往后退了几步,并没有继续控制神子的打算。

  在北贡松开手那瞬间,“我”已经走上前去,一把掐住了神子的脖子,没给它任何反抗的机会,直接将手指都插进了它的肉里,然后握住某个类似颈椎骨的东西,使劲往外撕扯了出来…….

  看见手里攥着的东西,我也不禁愣了一下。

  这个神子还真不是一般的东西…….该生长颈椎骨的地方,竟然长着三条类似血管的东西……不对,那三条筷子粗细的玩意儿像是脐带,不过最外面裹着一层带蓝色荧光的粉末。

  在黑暗之中,这些荧光看着都有些刺眼,给人的感觉似乎比天空上的星光还要更亮。

  不过我觉得很奇怪啊…….胎体残骸已经被灭了…….仅存的也就是这一个神子…….黑袍王为什么不出手呢??

  难道它就眼睁睁的看着沙身者动手,压根就不打算帮忙?

  这个神子可是它自己的分身啊!它到底是怎么想的?!

 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山林里忽然传来了成百上千的脚步声。

  毫不夸张的说,听见这阵脚步声我眼泪都快下来了,我操,你们早不脱困晚不脱困……怎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冲出来了?!

  这是不怕殃及池鱼还是怎么的?!

  “小沈!!小方!!你们这里的情况怎么样了?!”

  最先传来是袁绍翁的声音,听他喊话的口气,貌似还有点意气风发,反正听起来不像是受伤的样子。

  方时良下意识的就想给个回应,但他刚张开嘴,又发现“我”在看他,只能闷着头把嘴闭上。

  “灾殃要来了。”

  北贡冷不丁的开了口,如果喃喃自语一般,说话的声音很低。

  闻言,“我”点了点头,说,没错,我要来了。

 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,只听嗖的一声尖鸣,不知道什么东西从天上落了下来,带着一阵直要撕破我们耳膜的破空声,重重的摔落在了那片废墟上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