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召请(2)_葬鬼经

第七十五章 召请(2)

2018-03-16更新

>

  人死不能复生,这句话不是空谈。

  老爷子他们走了就是真的走了。

  哪怕我再怎么报仇,把所有参与这事的人都杀得一个不剩…….他们能活过来吗?

  想到这里,我使劲揉了揉眼睛,倒不是想哭,就是感觉有些酸涩,好像是乏了。

  “我怎么感觉你没什么斗志?”方时良有些诧异的问我:“累傻了?”

  “没,就是觉得…….”我摇摇头:“挺疲的,回去得好好歇几天了。”

  要说就因为这事能让我看破红尘,我自己都不信,仇还是得报的。

  只是想到报完仇也得不到我想要的……突然有些疲乏。

  我好像明白为什么那些有血海深仇的人,到最后有一大半都进了佛门,十有八九就是因为这点。

  就在我沉默的同时,那只怪物似乎是定下心了,不再去寻找先前下它黑手的老人,反而将注意力放在了我们身上。

  跟之前袭击我一样,它摆动着身上的那些脐带,也没有急于逼近我们,不紧不慢的往我们身边靠近着。

  “你去帮北贡,这里交给我,咱们速战速决…….”

  我说着,缓缓拿起沙身者的法印,将最为锋利的那一边顶住了脉门,然后往上滑动一寸,将法印嵌进了肉身里。

  肉身蛊对于法印制造的伤害修复力有限,特别是法印还停留在我肉身里…….在这种情况下肉身蛊是没办法止住血的。

  被法印破开的这个位置,不是什么穴位也不是什么关口,但很奇怪的是,法印刚破开一条口子,我就发现整条手臂都凉了起来。

  其实血流得并不多,但就是这么奇怪,像是整条手臂都被泡进了冰水里,凉得刺骨。

  “我不知道沙身者会干什么,你最好离我远点。”我低着头,看着手臂上的伤口,眼神很是无奈:“要是一会我神志不清了,记住跑得越远越好,别被我弄死。”

  方时良愣了一下,点点头:“成。”

  看见我表情这么难看,他也不禁有点担心,试探性的问我,是不是用这招的负荷很大?还是得折寿?

  “这倒不是,你就把这招看成鬼上身就行。”我苦笑道:“吴仙佛原来用过这招,结果把自己人都害死了不少…….我是没危险的,主要是你们。”

  听我说到这里,方时良也差不多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了,没敢犹豫,掉头就往北贡那边跑。

  与此同时,那只怪物也停下了脚步,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我能感觉到它身上散出来的那种情绪。

  疑惑,不安,许多先前没有出现过的情绪,都在这一刻从它身上散了出来。

  “妈的,你们真是要逼死人啊…….”我苦笑道,紧攥着手里的法印,继续往上划着,直把整条手臂的血肉都刨开,这才渐渐发现肉身的变化。

  我的肉身在枯萎。

  别的地方我看不见,但在刨开的伤口两侧,那些翻卷的血肉,此刻都变得枯干了许多,看着就如同岩石那般,没有半点水分。

  不光如此,血也在不知不觉中止住了,但我很清楚,给我止住血的不是肉身蛊,是另外一股从法印里透出来的力量。

  “狗日的!!老沈你干什么了?!”方时良的大喊声忽然响了起来,听着有种惊慌失措的味道:“这龟儿子挣扎得有点厉害!!你是不是刺激到它了?!”

  “没事,很快就好了。”

  我说话的声音很细,别说是远处的方时良他们,连我自己都不一定能听清。

  如同在自言自语一般,我嘀嘀咕咕的絮叨着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但心情却很莫名其妙的兴奋了起来。

  那种兴奋是毫无逻辑可言的,我都不知道自己兴奋个什么劲儿……难道是因为即将要得到的力量才兴奋?

  这不应该啊……..

  “呜!!!”

  就在这时,一声悠远苍凉的号角,冷不丁在天空中响起。

  这阵号角声连绵不绝,最开始的声音极为低沉,如同闷雷一般都有回声,但过了没一会,当我开始在另外一条手臂上动法印时,号角的音调也变了。

  高昂,悠长,仿佛是大军出征前才吹奏的曲调,听着都有种振奋人心的感觉。

  这个怪物,这个所谓的神胎残骸,绝对不是一个没脑子的货色。

  当号角声连绵不绝的响起时,它很突兀的往后退了几步,似乎是想跟我拉开距离。

  毫不夸张的说,我都能感觉到它身上那种人性化的惊慌失措。

  在此之前,斗宿四的蓝白色星光很是刺眼,将黑龙山都照得犹如白昼,可到了这时,那些来自于星海之中的光芒,却被风给吹散了。

  没错。

  光被风吹散了。

  一阵夹杂着砂石黄土的狂风,从东方直接铺天盖地的刮了过来。

  当它们从我头顶上方刮过去时,我能很清楚的看见那些蓝白色星光被吹得变形扭曲。

  像是火焰上不断扭动的热浪,又如同被风卷上天空的长条绸缎,无法抗拒的被这阵狂风“拽”走了。

  此时我已经将另外一条手臂给刨开,法印也被我挂回脖子上。

  “这就是沙身者的力量…….比起黑袍王也不弱啊……..”

  我仰头看着天空上的异变,并没有去注意我该注意的敌人,心情平静无比,如同一滩死水般冷静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陌生沙哑的声音,忽然在我脑中响起。

  “我是谁?”

  听见这个问题,我毫不犹豫的回答了出来,当初吴仙佛教给我的那套词我可没忘。

  “你是灾殃之主,是蔑视死亡的无秩序者……”

  “也是在万古中……”

  “唯一的永世之人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