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章 降(2)_葬鬼经

第七十一章 降(2)

2018-03-14更新

说的“三分钟”,就是给我争取的时间,他只能暂时性的镇住这只怪物三分钟。

  在我想到这点的瞬间,忍不住就打了个冷颤,妈的,时间不多了。

  等我跑去捡起方时良手里的法印时,俏仙姑那边又有了变故,似乎是找到方法从落恶子的压制中脱身而出,怒吼着冲我奔了过来。

  “沈世安!!!你就非得挡我们的路吗!!”

  俏仙姑的怒吼声有些沙哑,能感觉到她语气里那种夹杂着无奈的愤怒。

  在这种紧要关头,我的大脑只运转了两秒就想到了对策。

  我不知道怎么去解决掉这个怪物,所以只能赌一赌,但目前来说,俏仙姑才是我最大的威胁。

  当我跟怪物动手的时候,她要是在背后捅我一刀,我岂不是得冤死了?

  “呼!!!”

  伴随着一阵堪称震耳的风声,先前化作砂砾的落恶子,此刻已经恢复了最初的形态,眨眼之间就挡在了俏仙姑身前。

  看见这情况,我连犹豫的动作都不敢有,原地盘腿坐下,开始飞快的在行李包里翻找家伙。

  “你拦住她!别让她靠近我!”我头也不抬的喊道,说白了,我就算想抬也不敢抬,生怕浪费一秒钟。

  我不想跟俏仙姑发生任何接触,真的,我不傻,跟她近距离玩搏击,我就算不输也是毫无胜算的,最多平手。

  方时良是我见过的人里肉搏能力最强悍的,有他再加上落恶子,不照样被揍得挂彩了吗?

  更何况俏仙姑的状态不错,从她往我这边奔跑时的动作来看,应该是受伤了,但伤势不重,压根就不会影响她的战斗力。

  比起她而言,落恶子的状态也丝毫不差,在此之前跟她缠斗了这么久,照样没有损耗,这就是冤孽比活人厉害的地方了…….

  老爷子能够在行里扬名立万,凭借的就是三个字,本事硬。

  沈家的十八门落恶降对人体消耗有多大,这点用不着我多说大家都清楚,但就算如此,老爷子也能依仗着自己的肉体凡胎,一次性使出五门降术去对付人或是孽……

  这种事我不光在别人嘴里听说过,老爷子自己也说过,这么做的代价极大,所以能不用就别用,否则的话……

  “寿终正寝是不可能了。”老爷子的原话是这样的,说话的语气倒是轻松,似乎压根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:“沈家的降术为什么堪称国内第一?就是因为咱们家的降术没有副作用,不会像是其他法派的术法那样,得用寿数去跟上天借力。”

  “但是。”

  说到这里,老爷子停顿了两秒,继续说:“你一次性使用多门降术,那就跟逆天而行差不多,降气对你自身的消耗是你承担不起的,身子骨受不住是一回事,它们还得拿你的寿数去抵债…….”

  寿数换取力量,这是行里的常识。

  但在我们沈家人眼里,值得拿寿数去换的力量,基本上都属于逆天而行的力量。

  很残酷,也很现实,但不可否认的是那种力量极其诱惑…….

  “五门降术,十年寿数。”老爷子是这么说的:“如果是人与人斗法,我没有被人制住,也没有受重伤损耗太多的气,那么可以说在咱们国内,没谁能抵挡五门齐出的降气。”

  这话不是夸张,我曾经听闻人菩萨说过,老爷子也有不顾一切跟人玩命的时候。

  “包括我在内,谁也弄不住他。”闻人菩萨苦笑道:“你是没见过你爷爷撒疯,当年他在四九城跟人闹的那事,特别是在北方一带,谁都忘不了,现在还有不少老先生记着呢,跟他们聊起这事来,都能让他们吓尿裤子。”

  可以说沈家的五门降术齐出就是无敌的,除开旧教跟吴仙佛那个怪物不谈,我觉得应该没人能抵挡住。

  五门降术,那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。

  “爷……你能一次性使五门…….我也不能给你丢人…….”

  我嘀咕着,拿出一面泛黄的麻布,在地上铺盖着。

  这块麻布是一个极其规整的正方形,上面的图案很简单,就是正中间画着一个圆圈,里面有几笔类似于云纹的图案。

  铺盖好后,我飞快的点燃一炷贡香,插在这块麻布前方,之后就在麻布正中间盘腿坐了下去。

  这块麻布的面积应该是在四个平方左右,挺大的,让我坐着歇口气也绰绰有余。

  此时,贡香像是感应到有人入阵了,燃烧的速度也变快了不少。

  “还有两分多钟…..够用了……”

  我自言自语似的嘀咕道,随手从腰间抽出棺材钉来,横着一划,破开了右手两根指头的皮肤。

  很奇怪的是,在这个时候肉身蛊似乎失去了效用,根本没能帮我修复肉身,伤口处血流不止,恰好让我得偿所愿。

  如果它止血的速度太快,我还真有点头疼呢…….

  想到这里,我忍不住笑了起来,动作飞快的开始用指头蘸着血,在麻布上画着几乎算是狂草的符咒。

  在手指刚碰触到麻布的时候,我能感觉到自己肉身的变化,有一些肉眼无法看见的东西,正顺着我手指上的伤口,迅速向麻布里流逝着…….

  我咬着牙,脸上的笑容更甚。

  来吧,忍你们这么久了…….就让咱们好好的拼个你死我活!!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