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另外一个哭声(2)_葬鬼经

第六十七章 另外一个哭声(2)

2018-03-12更新

  不得不说这一片区域给我的感觉很奇怪。

  土地比外面一圈要松软很多,或许是因为那条脐带在泥土里活动,跟蚯蚓一样把泥土给松了一遍,踩着感觉都不一样,仿佛使点劲都会陷下去似的。

  当我进入顿窍身这个层次后,我的感官要比以往更加的敏锐,这点我深有感触。

  在往废墟那边行走的同时,只要我静下心来,把注意力都放在这片泥地上,不一会便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……有什么东西在地里钻行。

  不过它在泥土里钻行的速度很慢,跟蠕动差不多,基本上不会发出声音,动静非常的小,所以我只能模糊的感觉到,而不敢确定下来,连它的具体位置我都没办法确定。

  应该是在我的四周……距离我不算远,但也不是贴身跟着的。

  “沙老大……虽然咱们没什么直接关系…….可好歹也有点缘分在里面…….如果不是这样您也不会给我法印啊……..”

  我嘴里嘀咕着,手里紧握法印,跟神棍一样,自言自语似的祈祷着。

  与此同时,后面也进入了白热化的战斗,我抽空回头看了一眼,只能看见一个足有四五米高的沙团盘绕在战场之中。

  准确的说那是一个龙卷风样式的沙团,风沙不断翻卷着,浓密度极其骇人,根本看不见被沙团掩盖的方时良跟俏仙姑。

  不见其人,只闻其声。

  在那片风沙里,时不时就会传出金属交击的声音,如果我没猜错,那应该是方时良跟俏仙姑面对面的开始交手了。

  俏仙姑倒是没出声,只是方时良一个劲的在骂。

  “哎呀俏仙姑!我就纳了闷了!你个娘们的力气怎么这么大?!”方时良骂着,语气万分不乐意:“在山下都让你踹过好几脚了!你让老子劈你一剑怎么了?!有你这么不讲道理的吗?!”

  方时良还没骂完,很突然的“嗷”了一声,估计是中招了,听他惨叫的声音就足以判断,这一下子疼得要命,绝对的。

  “你他娘的戳我心口干啥!”方时良怒吼道:“差点就把老子戳死了你知道吗!”

  听见这话我是真的憋不住笑了,我操,方时良你也够有意思啊,人不就是为了弄死你吗?还指望着俏仙姑手下留情?

  “你找死!!”俏仙姑大吼道。

  从她的吼声来看,俏仙姑应该是动了真怒了,她冷不丁的这么一吼,还真能吓住人!

  起码我就被吓得不轻,就跟原来陈秋雁生气的时候训我一样…….光是听一听都要打冷颤!

  在这时,我发现脚下踩着的泥土蠕动了两下,不光是这里,连带着其他地方的泥土,都开始疯狂的蠕动。

  仿佛地下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似的,那种景象极其骇人,吓得我当即回过神,提上速几步就跑上了那片废墟。

  说来也怪,等我踏上废墟之后,那些松软的泥土又恢复了原状,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异动似的诡异。

  “怎么回事…….这玩意儿要出来了?”我喃喃道,不停左右扫视着,等我研究了半分钟,四周还是没什么异动,我这才放下心开始在废墟上寻找所谓的胎体残骸。

  其实我心里也有点嘀咕,北贡所说的胎体残骸……不会是类似胎盘的东西吧?

  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冷颤,倒不是害怕,是觉得有点恶心。

  那些被脐带汲取养分的旧教先生们,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四周,跟木头桩子一样毫无威胁力。

  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这些尸首的眼皮子底下捣鼓,我心里还是挺虚的,生怕他们看不过眼冲上来收拾我。

  不过好在现实没那么狗血,这些尸首只是单纯的站着,谁也没有攻击我的意思,稍微观察了一会我也就放下心了,开始在废墟上不断的翻找。

  跟翻垃圾堆差不多,我脚下不是枯枝碎石,就是一些湿润的黑色麻布。

  左丢一块,右甩一块。

  短短半分钟的光景,我就在原地刨出了一个足有一米多深的大坑。

  踩在坑底,我正要继续往下刨,只发现脚底踩着的东西有点不大对劲。

  好像……不是麻布?

  我揉了揉眼睛,蹲下身仔细看了看。

  就在这时,十几只近乎于人类的眼睛,毫无预兆在我脚下的黑色麻布上睁开。

  它们先是疯狂的左右转动了一会,之后就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
  “这…..这是个什么玩意儿…..”

  我喃喃道,没敢犹豫,蹭的一下从坑底窜了出去。

  等我站在坑边往下一看,那些跟人类眼睛差不多大的眼珠子,已经出现了异变。

  许多泛黄的油状粘液,就跟流眼泪似的,断断续续的从它们眼角里流了出来。

  闻起来……那些液体似乎真的是油。

  没等我想明白,整片神像废墟都开始疯狂的摇晃,那些被脐带操控的尸首,也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干瘪下去,步了赵仙洪的后尘。

  “来!”

  我咬紧了牙,握着法印的手掌不断颤抖着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:“老子倒想看看你是什么玩意儿!”

  就在我做好迎敌的准备时,一声凄厉到极点的婴儿啼哭声,毫无预兆的从我前方不远处传来……

  我听见这声音的瞬间就傻眼了。

  这……这怎么还有一个?!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