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脐带(2)_葬鬼经

第六十六章 脐带(2)

2018-03-11更新

方时良也不傻,不动声色的点点头,然后看着俏仙姑很是斯文儒雅的说。

  “去你妈的。”

  被方时良这么一骂,俏仙姑也显得有些诧异了,估计她是再怎么想也想不到,方时良堂堂大老爷们竟然会跟泼妇骂街一样骂她。

  很显然,方时良没有半点自我觉悟,把铜剑往地上一杵,满脸挑衅的看着俏仙姑:“你想拦住我们就试试,丑话说在前面,我不打女人,但不代表不抽你,一不小心把你弄死了,你可别怪我。”

  听见这话,俏仙姑冷笑了两声,那你试试呗。

  “老沈,你说呢?”方时良看了我一眼,眼神有点复杂,但我知道他是在问我,是先解决了俏仙姑比较好,还是先抓紧时间把那什么狗屁脐带切断了好。

  我想了一下,看了看站在那边没动作,跟闲人一样的落恶子。

  “喂!!”

  听见我冷不丁的大喊一声,方时良跟俏仙姑都被吓得一哆嗦。

  一看对方都是这反应,他们俩也觉得有点丢人,纷纷用鄙夷的目光看了对方一眼。

  “怂。”俏仙姑骂道。

  “老子比你强!”方时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,然后有些不乐意的看着我,似乎是觉得因为我才让他丢人了:“妈的你小点声啊…….喊鸡毛你喊……..”

  我没搭理他,冲着落恶子招了招手:“你过来一下!”

  落恶子听见我的招呼声后,毫不犹豫的向我这边走了过来,中途还跟俏仙姑擦肩而过,但并没有攻击她的打算。

  “你叫来的这怪物到底是什么?”俏仙姑也在打量着落恶子,很疑惑的问我:“沈家的落恶子我见过,还见过好几次,但哪个落恶子都不像是你这个……..”

  “你猜猜呗。”方时良耍着嘴皮子嘲讽她,但也丝毫不敢放松警惕,紧握着手里的山河剑,眼神飘忽不定的扫视着。

  让他紧张的不是俏仙姑,而是我们脚下的地面。

  刚才那条脐带只是被吓走,或是暂时性的被击退了,并不代表我们给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让它不敢露头。

  只要机会合适,或者它耐不住寂寞,总会有它露头的时候。

  这时,落恶子站在我身边,嘴里低吼了两声,似乎是在问我有没有什么命令。

  “你有两个任务。”

  我拍了拍它手臂,原本是想拍它肩膀来着,结果身高不够,这龟儿子就跟竹竿一样,又瘦又高…….

  落恶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没吭声,在等我接下来的命令。

  “第一,尽可能保住他的命。”我说着,指了指方时良,然后转过手指,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俏仙姑:“第二,宰了她。”

  听见我的话,落恶子呜呜咽咽的应了一声,跟以往不同,它给人的感觉已经没那么暴戾凶残了,而是如黄沙一般死气沉沉。

  想想也是,它们出现的时候,不就是砂砾的状态吗?

  跟沙身者一样,存在于黄沙之中。

  “行,有它帮忙,我对付这娘们也轻松点。”方时良说着,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,使劲眨了眨眼睛,似乎是太过于疲劳了,眼睛里全是红血丝:“她现在没什么能耐了,咱用不着怕她,弄死她轻轻松松啊。”

  方时良说的也是我想的。

  俏仙姑最大的凭仗是什么?

  除开旧教秘法不谈,俏仙姑的本事也就仅限在萨满跟出马这两个法门之中。

  这两个法门最为擅长的,不外乎请仙请神。

  现在赵仙洪也挂了,其他的仙家也都让镇江河叫回去了,漫山遍野都是我们的人,她还能搬得动谁?

  如果那条脐带不从中作梗,不帮俏仙姑对付我们,那这事已经不用想了,方时良跟落恶子联手干掉她,绝对是十拿九稳的事。

  “你小心点。”方时良头也不回的说道,声音很细,语气里满是担忧,他应该是猜到我要做什么了。

  “放心吧。”

  我说着,低头看了看掌心里的法印,刚才要不是有它帮忙,方时良跟我都得被拽到那片废墟上…….难道那里就是脐带的藏身之所?是本体所在?

  没等我想明白,落恶子的身体上,很忽然的传来了一阵沙沙声。

  那种声音不大也不刺耳,仿佛水流一般,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韵律,给人的感觉特别平静。

  转头一看,落恶子的双臂已经消失了,不光如此,身躯的其他部位,也在迅速化成惨白色的砂砾。

  “我操,这是啥意思?”方时良一愣一愣的看着落恶子,又问我:“还没开始打呢,现在就融了??”

  我没吭声,顺着落恶子融化的迹象往地上看。

  那些由它身躯化成的砂砾,此刻已经融入了泥土里,完全没有遗留在外的痕迹。

  “不是融了…….”我说着,语气也渐渐兴奋了起来:“它要出手了!”

  不等我多跟方时良解释,只听轰的一声闷响,俏仙姑身边的土地很突兀的炸了起来,像是有人在地下埋了炸药似的,瞬间炸得尘土飞扬。

  不过在那些烟尘之中,还有许多白色的砂砾混在里面,借着天空上的蓝白色光去看,那些砂砾似乎是透明的,像是水晶。

  见此情景,方时良也松了口气,手握山河剑,狂笑着冲了上去。

  “来!小娘子!让大爷好好教育你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