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战(2)_葬鬼经

第五十五章 战(2)

2018-03-06更新

>

  不得不说,有这些东北先生帮忙,方时良要显得轻松许多,没有刚才被压着打的趋势了,反倒是抓住机会,拿山河剑照着某个旧教先生捅了一剑狠的。

  我没有直接参与这场争斗,几步跑到陈秋雁身边,火急火燎的给宋补天检查着伤势:“老宋是咋搞的?!”

  “刚才按不住…….”陈秋雁说着,眼睛一红,似乎都要哭出来了:“邪萨满让莽千岁收拾我们…….我们尽全力抵挡也挡不住它……..”

  “然后呢?”我皱着眉问:“老宋就这样了?”

  陈秋雁嗯了一声,低声说:“宋哥破了阵眼之后也受到波及了,伤的不轻,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,让莽千岁抓住了,脸上被揍了两拳。”

  “莽千岁只揍了两拳?”我一愣。

  “是啊!别看宋哥只挨了两下!莽千岁的拳头可重了!”陈秋雁解释道。

  “不不不…….我不是这意思…….”我叹了口气,脸上有些庆幸:“就是挺惊讶的,老宋竟然能受得住它两拳,那条蟒蛇精的拳头可是能杀人的。”

  莽千岁的力气有多大,这点我早就领教过了,那就不是普通仙家能有的力气,一拳头砸下来……且不说普通人,就是我这样的先生,恐怕都有点受不住。

  宋补天此时已经彻底昏迷了,除了最基本的呼吸心跳之外,其他的反应一概没有。

  我蹲在他身边检查了一下,除开头部遭受重创,左手臂跟右大腿也有一条大小差不多,很长的口子,像是被利器割开的。

  没敢犹豫,我拿着棺材钉划开脉门,直接将血从伤口里倒下来,缓缓往他身上的伤口里倾倒着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我也抽着空,抬头往林子边缘看了一眼。

  北贡依旧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,好像还没从昏迷中苏醒过来。

  “其他的旧教先生呢?”我问陈秋雁:“他们没下来帮忙?”

  “只来了这几个,其他的人一概没看见。”陈秋雁叹道:“不知道是想偷袭咱们还是怎么了,只有这些人过来。”

  听见这话,我也不禁有点诧异,心说这情况不对啊…….既然北贡都被他们放倒了,旧教的先生应该倾巢而出才对。

  北贡是他们赢下这局棋最重要的一步,只要把北贡掳走,任凭我们有再大的本事也翻不过身。

  但为什么没人来呢??

  我一边给宋补天处理伤口,一边在脑子里分析着。

  想来想去,唯一的可能就是……旧教的其他先生被拖住了。

  或许是因为有别的事要做,实在是分不出身来,或者是被其他人拦在山上,没办法及时赶过来。

  至于那些被旧教控住的尸首,就目前来说,应该都损毁得差不多了。

  袁绍翁已经跟我说过,那些尸首在阵气被泄出的瞬间,就跟瘪下去的皮球一样,一个个都往地上瘫……

  刚开始他们还以为这是旧教先生破釜沉舟,拿他们的命来换这帮东北先生的命……

  不得不说,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高,只不过牺牲掉自己的不是旧教先生,而是那些尸首。

  在这个时候,宋补天的伤势已经有了好转,皮开肉绽的地方,已经能看见新长出来的嫩肉芽了,先前还在流血的伤口,此刻也止住了血,开始缓缓愈合。

  “我去把北贡叫起来,你在这里照顾老宋,如果有危险,你就带着老宋往山下跑,千万别想着跟人玩命。”我低声道。

  闻言,陈秋雁也只是点头答应,看她那表情很是坚决,估计是在心里做出决定了,哪怕是死也得跟我们一块在山上待着。

  跑下去指不定还会被旧教的先生拦截住,留在山上就算是死,也有这么多人陪着,陈秋雁有可能会这么想,应该会…….

  “算了,说再多你也听不进去。”我叹道:“你看着老宋,我去把北贡叫起来。”

  “不会有危险吧?”陈秋雁低声问道,表情有些担忧。

  “应该不会。”我笑了笑:“北贡又不是什么吃人猛兽,它对咱们没敌意,我们应该小心的是那个。”

  说着,我抬起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莽千岁。

  它从头到尾都没有彻底睁开眼睛,就那么一晃一晃的站着,好像都要站不稳了,身子晃动的幅度比最开始还要大。

  “你说……我现在过去攻击它,它会还手么?”我试探着问道。

  陈秋雁想了想,低声说:“那就不知道了,反正在邪萨满被方哥做掉之前,他只给莽千岁下了一个命令。”

  “啥子?”我问。

  “过来保护我,别让我死了。”陈秋雁耸了耸肩。

  “那就行了,咱用不着担心它。”我嘿嘿笑道,表情有些兴奋:“这条蟒蛇精估计不会帮忙了,除了邪萨满的命令,它谁也不鸟,只要咱们不去攻击邪萨满,它就不会来搅局。”

  话音一落,我背着包,小心翼翼的就往北贡那边走去。

  由于莽千岁距离北贡较近,或许是因为之前跟我交过手,它对我印象也挺深刻的,所以冷不丁的睁开眼睛,看了我一眼。

  “你别乱来。”

  我举起双手,笑眯眯的说。

  “莽老哥,你可得控制住情绪,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啊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