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揭皮(2)_葬鬼经

第五十三章 揭皮(2)

2018-03-05更新

来下降,我肯定下那种传染性大,杀伤力足的降,毕竟东三省的先生有这么多号,要是一次性弄倒一大批,那不就是不战而胜吗?

  光弄倒镇江河一个…….

  “对了,袁老爷,我怎么没看见其他人呢?”我冷不丁的问道,这时才想起来,那些被带上山的先生可有大几百号…….总不能是一口气让旧教全给做了吧?

  “马哥带着呢。”赵三狗说道:“他们在山那头的林子里,准备接应山下后来的援军,我们才算是先头部队,他们就是搞后勤的。”

  闻言,我不禁愣了一下,有些诧异的问:“都打成这样了,还有人愿意过来帮忙?”

  “山上的事又没传出去,他们怎么会知道发生了什么?”赵三狗笑道,但眼里的悲哀还是很明显的,笑得比哭还难看:“总而言之,咱们就算把东三省的先生全都拼完了,也得让旧教的那帮孙子滚出去!”

  “对,得让他们滚。”

  袁绍翁点点头,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里满是恨意,可见他是动了真怒:“这里还不是他们能随便撒野的地方。”

  这时候,我忽然想起方时良他们那边还斗着,忙不迭的问袁绍翁:“现在有十分钟没?”

  “差点。”赵三狗说着,抬起手腕,看了看自己的大金表:“七分钟出头。”

  “抓紧时间搞定吧。”我叹了口气,心里也有些慌了:“俏仙姑,邪萨满,莽千岁,那三个要命的祖宗都在那边,我怕老方他们搞不定。”

  “刚才你不是说要借北贡的力量吗?”赵三狗好奇的问了一句:“咋了?北贡还不打算帮咱们?”

  我摇摇头,说那倒不是,只是它这时候有心无力罢了。

  说着,我又提醒了赵三狗一遍,让他使点劲,给我好好按住了,千万别让镇江河挣扎起来…..

  等他们使上劲,咬着牙按住镇江河的时候,我拿出一根棺材钉,在自己脉门上划了一道,又在雄黄酒里蘸了两下。

  噗的一声,棺材钉直接没入了镇江河的肉身里,至少扎进膻中穴两公分。

  “我操。”

  赵三狗一愣一愣的看着我,小心翼翼的问:“老沈,你不会是记仇了吧?”

  “记啥仇?”我满头雾水的看着他。

  “刚才郑老爷不是诈尸起来掐你么…….你下手咋这么狠呢…….”赵三狗讪笑道:“膻中穴可是胸腹要穴,少阴少阳任脉之会,你拿这么粗的钉子扎进去那不是得……..”

  没等赵三狗把话说完,先前还犹如死尸一般的镇江河,嗷的一声叫了起来。

  伴随着他的惨叫声,肉身也开始疯狂的抽搐,上半身止不住的往上抬着,像是想坐起来。

  与此同时,那些被我扎入他肉身穴位的银针,也都往外退了半公分出来……..

  “妈的按住啊!!我跟你们说的话你们没记住都当放屁了?!”我忍不住吼了起来,语气很是焦急。

  由于我双手都是握着棺材钉的,所以我也腾不出手去帮忙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  随着他们一阵“哦哦差点忘了”的声音,镇江河终于被按了回去,而那些被他“逼出来”的银针,也都像是有人按进去一般,慢慢没入了他的身子里。

  说真的,要不是我跟赵三狗他们的关系没到那份上,换成七宝跟常龙象在这儿,我非得骂他们一个狗血淋头不可。

  都他妈到这时候了,还是这么不着四六的,也怪不得旧教先生拿你们这帮先生开刀,简直就是没脑子啊!

  镇江河的身子一直都在抽搐,而且动作幅度跟力气也都越来越大,他们这么几个人一块上都有点按不住的趋势。

  不过还好,镇江河的反应跟回光返照差不多,撑了半分钟的样子,他也就渐渐没力气抽搐了……..

  过了一分多钟,我确定镇江河没反应了,手脚也都变软了,瘫在地上没半点动静,这才松开手,小心翼翼的在他身上揭起一块老茧,慢慢剥了下来…….

  别看这场面挺恶心,说实话,撕起来还挺爽的……

  等我把他浑身上下的老茧都揭了下来,镇江河本来的面目,也再次映入我们眼内。

  “郑老爷?”我试探性的喊了一声。

  袁绍翁跟赵三狗他们都站在一边,满脸期待的看着镇江河。

  “郑老爷?”我又喊了一声,镇江河还是没反应,跟死了似的一动不动。

  要不是他还有点呼吸的迹象,我都怀疑他是死了。

  我蹲在镇江河身边,想了想那些唤醒“病人”的法子,最后还是选择来点直接的,拿起瓶子灌了两口雄黄酒,鼓着腮帮子就要往镇江河脸上喷。

  “别喷。”

  镇江河眼皮子不抬,似乎是知道我要干什么,说话的声音很细,可见他的身体状态还没恢复过来。

  “老东西你醒了?!”袁绍翁忙不迭的凑过来,兴高采烈的问:“感觉咋样啊??”

  “咋样?”

  镇江河说着,慢慢睁开眼睛,看着天空,显得有些茫然。

  “老子就是觉得有点恶心,他娘的…….都先别说话,让我缓缓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