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雄黄酒(2)_葬鬼经

第五十一章 雄黄酒(2)

2018-03-04更新

  虽然肉身蛊能够保证我的命不搭在镇江河手里,但它还是没办法维持我的脸色,不用看都知道,跟原来受了重伤一样,脸色肯定白得跟纸差不多。

  要说赵三狗也是傻,到这种紧要关头,他拿着雄黄酒就是不知道怎么用,围着我绕了两圈都没出手。

  毫不夸张的说,我都怀疑他是旧教卧底了,要是没有肉身蛊撑着,我还用得着他救?早八辈子就被镇江河给活生生掐死了!

  “你个傻狍子!看个屁啊?!你是想给小沈灌下去还是咋的?!”袁绍翁气得脸都红了,当然,我估计他也觉得臊得慌,毕竟赵三狗是他们几个老先生都带过的后生,赵三狗在这个节骨眼上犯傻,他们也“与有荣焉”。

  “哦哦!”赵三狗忙不迭的说:“那我喷一嘴试试!”

  话音一落,赵三狗拿起瓶子,咕嘟嘟的就灌了一大口含在嘴里,噗的一声就喷了出来。

  虽然他的目标是镇江河,但我跟镇江河靠得很近,难免也会受到波及。

  就跟洗了个雄黄酒澡一样,头发都湿透了,要不是我及时闭上嘴,估计还能喝上一口。

  被雄黄酒这么一刺激,镇江河当即松开了手,跟死了似的,仰头就栽在了地上,疯狂的抽搐了起来。

  那模样就跟发羊癫疯差不多,但对外人倒是没有威胁。

  “沈兄…….不!!沈哥!!”赵三狗站在边上,小心翼翼的看着我,眼里满是说不上来的恐惧:“你没事吧??”

  我倒是想要说话,但无奈出不了声音,只能摆摆手,表示自己没事,缓一会就行。

  其实我知道赵三狗在害怕什么。

  不光是他,在场的所有人,包括袁绍翁在内,都有些紧张的看着我。

  他们看我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个异类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

  此时我说话的声音有些怪异,跟捏着嗓子说话一样,有种说不上来的尖锐感。

  被镇江河掐了这么一会,他力气不小,还真把我脖子掐变形了,两侧都被掐出了很明显的手指印,整个脖子都细了少说两圈。

  放在普通人身上,像是这样的伤势早就死千八百回了,但我还是好好的,脖子还能自己慢慢鼓起来……也怪不得袁绍翁他们用这种眼神看我。

  “沈哥……您这体质有点特殊啊……..”赵三狗小心翼翼的说道,咽了口唾沫,语气也变得有些紧张了:“容我冒犯的问一句,您还算是活人吗?”

  “屁话。”我笑道:“我如果不是活人,还用得着呼吸吗?”

  当然,话是这么说,要是真把我丢水里,我还真不用呼吸。

  这点我试过,起码在十来分钟的时间内,我能闭住气跟平常一样,不会有半点窒息感。

  “我怎么看着不像啊……..”赵三狗嘀咕道:“虽然你也得呼吸…….但你身上的气息很明显就跟普通人不一样……..倒是跟那些旧教的……..”

  没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,袁绍翁一巴掌就拍了过去,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:“你个瘪犊子!不会说话就闭嘴!”

  袁绍翁平常都属于脾气好的那种,特别是跟镇江河他们相比,这简直就是一个老好人啊。

  但他凶起来,那种长辈的威慑力倒是挺足的,直接把赵三狗吓得没声了。

  “世安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袁绍翁叹了口气:“三狗子一直都不会说话,他就没什么脑子!”

  我笑着点点头,倒不是敷衍他们,我确实没有把赵三狗这些话放心上,相反我还挺高兴的。

  脱离了肉体凡胎,我有什么不高兴的?

  哪怕自己距离“人”这个字越来越远,但相同的,我也得到了许多超出常人理解的能力。

  我需要这些能力,起码在没有给老爷子报仇之前……我宁愿当一个其他人眼里的怪胎,也不想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。

  这么一说也挺丢人的,好好修行沈家的降术,成为一个扬名立万的降师,这有什么不好的?

  光宗耀祖,名镇四方。

  但那种力量,能跟旧教的先生们相提并论吗?

  或许老爷子能够对付旧教的先知,但我仅凭现实情况来推测,他也只能跟先知斗个平手,遇见排名稍微靠前点的,甚至都是一个必输的局。

  旧教的先生不可怕,但他们的靠山,他们那些源自于旧日时期,横跨了古今岁月长河的那些依仗……真的不是后世人可以抵挡的。

  我有别的路选吗?

  “妈的。”

  我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似的,蹲在地上用手盖住了镇江河的脑门:“我包里有一盒银针,就是针灸用的那种,帮我拿一下,我得按住他。”

  就在这时,我意外发现林子里越变越亮了。

  抬头看了看,只见那阵蓝白色的极光,亮度在不动声色的增强,甚至比满月时的光线更加耀眼。

  “你知道那是什么?”袁绍翁冷不丁的问道,语气很是肯定。

  “路。”

  我摇摇头,语气有些说不上来的沉重。

  “那是旧日生物从群星降临后世的路。”

  “后世的路?”

  袁绍翁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没再多问,转过身叹了口气。

  “先救人吧。”

  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