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雄黄酒(1)_葬鬼经

第五十一章 雄黄酒(1)

2018-03-04更新

  镇江河确实是中降了,而且现在基本可以肯定的是,他中的就是蛇鳞降的变种。

  除开体表会出现的那些特征之外,蛇鳞降还有一个特点。

  狂状。

  被带有剧烈阳气,或是同属降气的东西触碰后,蛇鳞降本身就会采取行动,那是一种受到了威胁才会出现的行动。

  要么,是操控被降气侵入肉身经脉的活人,让受害者陷入诈尸一样的状态,任凭本能去攻击距离自己最近的活物。

  要么,就是降气自己离开受害者的肉身,转而蔓延到附近活物的身上…….

  之所以有人说蛇鳞降不是降,是一种传染病,也是因为如此。

  被降气控制住的镇江河,已经没有自我意识了,哪怕身上被油状脓液裹了一层,也照样像是没有阻碍一般,大声的嘶嚎了起来。

  不得不说,感受到镇江河手掌上的力度,我虽然能确定他铁了心要做掉我,但我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。

  物理上的伤害只能损坏我的肉身,但要想杀了我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我知道这些,所以我很淡定,可是赵三狗他们不知道啊,看见我脖子被捏得变形,他们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,手忙脚乱的就上来拽镇江河。

  但奇怪的是,镇江河的手掌就跟粘在我脖子上一样,捏得非常紧,任凭他们几个使出再大的力气,也不能移动他分毫。

  趁着我还能勉强出点声音,我哑着嗓子说:“雄黄酒。”

  “谁有雄黄酒?!赶紧的拿来救人啊!!”赵三狗火急火燎的喊着。

  等他们找了一阵,全都在摇头,说没带这玩意儿。

  “袁老爷!您带了吗?”赵三狗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满脸期待的看着袁绍翁。

  这时候,袁绍翁也在帮忙拽着镇江河,头也不回的说:“我也没带啊,你看看小沈的包里有没有雄黄酒!”

  果然是人老精鬼老灵,像是袁绍翁这种上了年纪的人,倒是会动脑子。

  既然他们没有,那就说不准我有,毕竟我是一个降师兼职蛊师,像是雄黄酒这一类的东西,有一定可能都带在身上。

  可不能忘了,雄黄酒也是解蛊的一种特殊材料,许多解除蛊毒的方子里,都含有这个东西。

  听见袁绍翁的话,赵三狗也反应过来了,忙不迭跑到我身后,打开背包翻找了起来,不一会就拿出了一个塑料瓶。

  “这应该是雄黄酒吧?”赵三狗嘀咕着,打开盖子,闻了一下:“像!”

  “像就用啊!”袁绍翁没好气的骂道:“你个犊子能不能干脆点!没看小沈被掐得的脸色都变了么!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