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莽千岁(2)_葬鬼经

第四十四章 莽千岁(2)

2018-02-28更新

  方时良一愣,随即就苦笑了起来,很干脆的抬起手,跟上刑场似的:“来呗。”

  还不等我开口,三翅虫就像是知道我的心声,直冲方时良的手臂飞了过去,刚一低头,我们还没看清它的动作,脑袋就已经钻进了方时良的血肉里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邪萨满一直没有攻击我们的举动,自唱自跳的在那里蹦跶着,嘴里唱的词哼的曲儿,听着就跟二人转一样。

  其实我觉得有点不大对劲,真的,按照邪萨满的实力来说,他请仙应该是分分钟的事,但为什么到现在都没办成呢?

  还是说……他请的仙儿,腕儿太大,不能随随便便的来?

  在我疑惑的目光下,邪萨满依旧在不停的敲打着神鼓,嘴里也在继续唱着。

  “嘭!嘭!嘭!!”

  “芝麻开花节节高!谷子开花压弯腰!茄子开花头朝下!苞米开花一嘴毛…….哎嗨哎嗨呀!十里八万山的仙家!我看您是影影绰绰好像来到了(liao)啊!”

  “嘭!嘭!嘭!!”

  当邪萨满唱到这里的时候,一阵刺骨的寒意,忽然从他背后的树林里传了出来。

  那是一种冷到极致,似乎都能将我们灵魂冻结的温度……

  “你不上去阻止他?”方时良咬着牙,颤颤巍巍的站在一边,看他的脸色,倒是比先前强了一些,应该是三翅虫的治疗起作用了。

  “晚了。”我叹道:“刚开始我看见他想请仙儿,就准备阻止他来着,妈的……不能随便过去啊。”

  一边说着,我一边掀起上衣,示意让方时良看看。

  在我的腹部,有一个很明显的鞋印,凹下去了差不多有两公分深,到现在都没能恢复过来。

  “一般的手段弄不住他,得等等。”我低声道:“现在还不到搏命的时候,没必要把底牌都拿出来。”

  “我怎么觉得这是坐以待毙呢…….”方时良苦笑道。

  “放心吧,就这一脚,我差不多心里有数了。”我笑道:“一会你在后面掠阵,负责保护老宋跟秋雁,三翅虫跟爩鼠也留着,我一个人上就够了。”

  听见我这话,方时良皱了皱眉,没说什么。

  “会不会有点太冒险了?”陈秋雁试探着问了一句,似乎是感觉有点冷,紧了紧外套,一脸的担忧:“他请来的仙家好像不一般啊,跟上次咱们遇见的那个赵仙洪都不一样,这气势差得太远了…….”

  其实不用陈秋雁提醒我,我也知道这次他请来的仙家不是善茬。

  从邪萨满背后的树林起始,一路延伸过来,树木,荆棘,杂草,乃至于岩石,都被盖上了一层薄霜。

  又过了十来秒的样子,我发现自己好像低估邪萨满了,他请来的那个仙家…….

  这么说吧。

  已经很久没有一个冤孽能给我这么大的危险感了,更何况它还没有露面,只是在赶过来的路途中罢了。

  “应该还没到这一步…….还不能急…….”我自言自语似的说道,往前走了两步,将陈秋雁他们彻底挡在身后。

  此时我已经不敢放开手了,右手死死的攥着法印,将其握在手心里,心跳渐渐快了起来。

  忽然间,树林里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。

  从那阵脚步声就可以判断,那人正在往我们这个方向走,而且距离我们不远…….

  当他走到林子口的时候,位于最外侧的这一排槐树,都齐刷刷的掉起了叶子。

  几乎是在短短数秒,这一排槐树就变成了光秃秃的杆子,而树后的那人,也渐渐露出了他的面目。

 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,年龄约莫在四十来岁左右,剃了个寸头,穿着打扮都非常的干练,身上的黑西装一尘不染,像是刚洗过似的,连点褶皱都看不见。

  看见这人的瞬间,我没往其他地方想,只觉得这老哥冒出来的太诡异了…….

  真的,我不觉得他是别的什么,打心底里认为他是一个活人,因为他看起来比我们这些活人都要正常,只是眼神略显呆板,好像脑子都放空了似的。

  “这是仙家?”我试探着问道。

  方时良瞪大了眼睛,颤抖着回了一句:“你说呢?”

  一缕缕犹如丝绸一样浓密的黑色雾气,自那人脚底生出,不断盘绕,纠缠,缓缓向四周扩散了出去。

  碰触到这些黑雾的生命体……不,哪怕是一块石头,也在瞬间变得惨白,仿佛是死去了一般,看不见半点生命的光彩。

  从头到尾,那个中年男人的眼神都很呆滞,直勾勾的看着前方,没有去看任何人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他这种心不在焉的表现,反而越来越让我觉得危险。

  我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一步,将胸前的法印取了下来,紧握在手心里,心脏跳动的速度飞快……..

  在这时,邪萨满也不再继续唱词了,像是累了一般,长长的打了个哈欠。

  “莽千岁。”

  邪萨满说着,抬起手,指了指我。

  “宰了他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