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金属像(2)_葬鬼经

第四十二章 金属像(2)

2018-02-27更新

…….”我低声说。

  现在那个坑都有近一米深了,但里面还是什么都没有。

  什么都没有?!!

  “那些金属管呢??”方时良也反应过来了,满头雾水的凑上去,仔细看了看,语气更是疑惑:“老沈!这里没有那些管子啊!是不是他们没埋到这儿?”

  “不应该啊…….”我嘀咕着,就地用匕首刨了个坑,没挖多深,我就看见了之前发现的那些赤红色金属管。

  见此情景,方时良的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,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。

  还不等我们多想,北贡就给了我们答案。

  “咕嘟。”

  伴随着一声水响,北贡站起来,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两步,然后向我们招了招手,示意让我们过去看看。

  这不看不知道…….

  就在北贡刨出来的这个大坑里,底部有一尊赤红色的塑像,在塑像的底座边缘,则有许多我们刚才看见的金属管连接在上面。

  “这是…….”我蹲在坑边,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尊塑像,语气渐渐兴奋了起来:“这不会是阵眼吧??”

  如果我跟方时良之前的推测没错,黑龙山被旧教布下了一个大阵…….

  那么这些布置在黑龙山各处的赤红色金属管,十有八九就是阵脉,也就是用来运输流通阵气的脉络。

  我们之所以不敢随便切断阵脉,也是害怕自己乱点炸药包,毕竟这不是阵眼,哪门哪派破阵的法门都不敢这么乱来。

  要是不出意外,我们只要切开阵脉……哪怕只切开一个小口,里面迸发而出的阵气都能要我们的命!

  一个能够盖住整座黑龙山的大阵,里面藏着多少阵气,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来。

  哪怕这些阵气并不是我们的天敌,但数量改变质量…….太多了还是扛不住啊。

  “老宋,破阵是你的强项,要不你来看看?”方时良兴奋道,很期待的看着宋补天。

  听见这话,我也不禁愣了一会,宋补天的底子究竟有多深,这点我到现在都没摸清楚,只是大概知道他对道门术法很是了解。

  难道他最擅长的就是破阵??

  “我看看。”宋补天说道,也没什么顾忌,直接跳到坑里,蹲在地上仔细研究着那尊金属塑像。

  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,冷不丁的喊了一声:“我操,有中文啊!”

  “啥子中文嘛?”方时良蹲在边上抽烟,兴致勃勃的问道。

  “这后面有字,还是汉字,简体的…….”宋补天嘀咕着,一边用手抚摸着塑像的背部,一边跟我们说:“周围有一圈图腾,看不出来路,应该是旧教独有的东西,中间有两个汉字,降灵。”

  降灵?

  “咱们行里有这个词吗?”我一脸疑惑的看着方时良,他也摇摇头,表示没听说过。

  这两个字既不是什么神明的称呼,也不是行里常见的那些名词……难道这也是旧教独有的?

  “降灵,其实就是咱们行里的请仙,请鬼,招魂,这一类的术法。”宋补天好像挺了解这些事的,头也不抬的跟我们解释道:“在国外,那些外国先生用来招魂的术法,都叫降灵术。”

  “那也不对啊。”方时良嘀咕道:“做请鬼这种小事,没必要搞这么大的阵势吧?再说了,旧教请鬼干什么?”

  “我说了,不单指鬼,还有仙,总而言之,请那些灵体都能称作降灵。”宋补天苦笑道,抬起头看了我一眼:“老沈,你说的黑袍王分身,是不是也算是灵体的一种?”

  我皱着眉,很认真的想了一会,说,应该算吧。

  没有实体,没有肉身,比后世人的层次高出太多,跟所谓的“仙”比也毫不逊色。

  “北贡把这玩意儿挖出来,肯定是想提醒咱们……..”宋补天嘿嘿笑道:“想要请黑袍王那种怪物降临后世,那就必须有相应的力量载体,也就是咱们说的大阵,这个十有八九就是阵眼了,只要破掉它,旧教的那帮龟儿子肯定……..”

  “你试试。”

  听见这个陌生的声音,宋补天愣了一下,没敢犹豫,直接把腰间别着的手枪拿了下来,枪口直接顶在这个金属塑像上。

  方时良的反应也不慢,抽出山河剑,几步走到我身边,跟我并排站着。

  看见那个站在石墩子上的老人,方时良他们的表情很疑惑,估计是没认出来这人是谁。

  “说实话,我挺讨厌你的。”

  那老头子没有看其他人,只目不转睛的盯着我,眼里的杀意都毫不掩饰。

  “你找死。”

  我说道,紧握着手里的棺材钉,看着他的眼睛,我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“邪萨满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我还琢磨着要怎么找你呢,现在你是自己送货上门了,我还得谢谢你吧?”

  来的这个不是别人,正是前不久刚被北贡吓跑的邪萨满。

  但这一次……他的状态有点不对。

  看见北贡跟我们并排站着,他怎么不害怕呢?

  “这畜生怎么跟上你们了?”邪萨满问道,看了北贡一眼,冷笑着说:“小阎王,你是不是觉得有这个怪物帮你们,你们就稳操胜券了?”

  “还行吧。”我耸了耸肩:“弄死你应该不成问题。”

  邪萨满嗯了一声,说,那天在四川没看见你,要不然连着你一块,让你全家在下面团聚了。

  “放心吧,要死也是你先死。”我笑了笑。

  说着,方时良跟我对视了一眼,没有半点犹豫,直奔邪萨满就冲了过去。

  在这过程中,我给北贡使了个眼神,示意让它别上,站远点别被波及到。

  “他既然敢来,就说明他有准备,只能靠咱们了。”

  我叹道,紧握着棺材钉,头也不回的冲了上去。

  在那瞬间,宋补天手里的枪也响了,一种极其怪异的钟鸣声,也随之在山林里回荡……

  “你们找死!!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