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反追(2)_葬鬼经

第三十七章 反追(2)

2018-02-25更新

  我也分不清那是不是语言的一种,听起来像是正常人喝醉酒了嘴里嘟囔的声音,或者说,有点像睡着了说梦话嘟囔的声音。

  很奇怪。

  因为这种声音,我从未在大脑怪跟九螭神、尔彼身这类的生物嘴里听见过。

  没等我搞明白怎么回事,北贡忽然转过身来,直勾勾的看着我,抬起枯瘦的手指,挠了挠自己的脸。

  “你……你竟然把我要的鼓吃了…….你好大的胆子!!”俏仙姑怒吼道。

  北贡压根就不把俏仙姑放在眼里,被她吼了几句,照样没什么反应。

  它看了我两眼,几步走到我身前,把手掌轻轻放在了我的肩膀上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在北贡碰触到我的时候,我只觉得安心,说不上来的安心。

  一种奇怪也毫无逻辑可言的亲切感,不动声色的在我心里扎根,蔓延。

  “你赶紧跑吧…….”我低声道,表情无比的诚恳:“虽然他们那些后世人伤害不了你…….但如果借助了黑袍王的力量……..”

  北贡脸上,那张被黑色颜料勾勒出来的嘴,微微向上弯曲,似乎是展露了一个笑容。

  没等我反应过来,只听嗖的一声尖鸣,一个状若圆盘的黑色物体,直冲着北贡的脑袋飞了过来。

  在那瞬间,我很清楚的看见,那玩意儿是俏仙姑扔过来的。

  不得不说这娘们手劲儿挺足,十有八九练过暗器,无论是力度还是准头都是一等一的。

  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,北贡的脑袋被那东西砸偏了一下。

  那个被俏仙姑当做暗器的东西,并没有掉落下来,而是嵌在了北贡的脑袋里。

  也是这时我才看清,那是一个六边形的黑色金属制物。

  看着像是铁打铸造的,但我知道,铁是无法做出那样沉重的色彩。

  表面浮雕着一些文字状的图腾,我看了看,找不出半个认识的图案,甚至在此之前,我见都没有见过。

  被击中的位置,自伤口处涌出了许多像是蛛网的东西,通体泛黑,从伤口就向四面八方蔓延……..

  与此同时,北贡也发出了痛苦的哀嚎,双手高举,紧紧捂着脑袋上的伤口,不停的嘶嚎着。

  一种咸湿的腥臭味,像是死鱼烂虾的那种味道,当即就从北贡的伤口处传了出来。

  我下意识的蹦了一下,想要跳起身,帮北贡把那件暗器拔出来,但当我碰触到它的瞬间,一种电击般的刺痛感,打得我差点没叫出来。

  疼,钻心的疼。

  那种无法描述的剧痛最开始只存在于指尖,但很快,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,就扩散到了我的四肢百骸。

  我不知道北贡遭受了什么样的痛苦,应该跟我差不多,甚至比我还要疼。

  如若不然,它是不会这样痛苦嘶嚎的。

  “看来自在师借给我的法器挺有用啊。”俏仙姑冷笑道:“对付你这种旧日时期的渣滓,用法器就够了,其他的力量都不必……..”

  没等俏仙姑把话说完,北贡张大了嘴,痛苦的嘶吼了起来,右手猛地拽住那块黑色金属板,使劲往外一拔,硬生生的把它从脑袋里弄了出去。

  许多透明的粘液,或许是北贡的血。

  在黑色金属板离开它脑袋的同时,这些液体带着扑鼻而来的腥臭,直接从伤口里喷了出来,如同喷泉一般夸张。

  但很快,北贡脑后的伤口就开始愈合了。

  就像是肉身蛊帮我愈合伤口一样,是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在飞快的愈合。

  俏仙姑麻烦大了。

  这点不光是我知道,连俏仙姑自己都感觉到了,说话的语气都带着惊慌。

  “不…….不可能…….自在师说过…….这块伪印可以制住你……..”俏仙姑一边说着,一边不受控制的开始向后退。

  北贡猛地转过身,直勾勾的盯着俏仙姑,张大的嘴并没有合上,一种充斥着疯狂的嘶嚎声开始从北贡嘴里发出。

  没有任何预兆,北贡就像是脱缰的野马,直冲俏仙姑狂奔了过去,两只瘦长枯萎的手臂不断挥动着,看似无骨脆弱的手指,此刻也变成了野兽般的利爪,绷得很紧,指尖都在闪烁着寒光。

  俏仙姑不敢犹豫,也没有继续跟北贡动手的意思,掉头就往山林里跑。

  可以说她跑路的速度,比先前追逐巫子祈天鼓的速度还要快,甚至快得多。

  北贡没有就此放过俏仙姑的打算,它怒了,那种愤怒到极致,恨不得一口生吞了俏仙姑的愤怒,连我都能感受到。

  在北贡追上去的时候,我忙不迭的跟上。

  我倒不是要去帮它,当然我也没那个能力去帮它,我只是担心北贡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一不小心让俏仙姑跟旧教先生给阴了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我最多只能起到一个提醒作用。

  “这娘们够能跑的……..怎么还有力气跑啊………”我在后面跟了半分钟,心里也在犯嘀咕。

  前不久她追赶巫子祈天鼓的时候,体力应该消耗了大半,到这时候她就算能跑,也不该跑得这么快。

  难道是北贡给她的压迫力太大了??

  一路上,俏仙姑的奔跑声,北贡的嘶吼声,还有北贡奔跑时,撞断那些树木的巨响…….

  所有声音都纠缠在了一起,响彻了整座黑龙山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