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分身(2)_葬鬼经

第二十七章 分身(2)

2018-02-14更新

错吧?”

  “对。”我急忙答道:“它翻来覆去的说了好几次,我说我没有面具,它就说唯一没有面具的人是黑袍王。”

  吴仙佛又沉默了一阵,哪怕我看不见他,也照样可以感觉到他的那种凝重。

  “你遇见的,是黑袍王的一部分。”吴仙佛叹了口气,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我能感觉出来,他想假装自己很淡定很冷静……..

  可我怎么觉得他跟我一样害怕呢?

  “黑袍王是旧日生物之中,最顶级的掠食者,它的存在不是我们后世人能够理解的,没有肉身,没有魂魄,它就是它,用行里的话来说,它就是一。”

  道家的传世巨著《道德经》之中,有这么一句话。

  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”

  这其中所说的道,我曾经以为是人伦纲常之道,或是传统的玄学之道,阴阳之道。

  但在后来,跟吴仙佛发生了接触之后,我慢慢想明白了,道家老祖所说的这个“道”字,很有可能就是一种规则,或是说,规律。

  “宇宙浩瀚,无边无际,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,对宇宙本体而言都不足一提,哪怕它是什么黑袍王,也只是宇宙的一个小缩影罢了。”吴仙佛低声跟我说道:“它就是由大道生出的一,而其他的东西,也都是随着这个一的出现,渐渐现于世间。”

  “那些旧日时期的黑袍王追随者,实际上都是它的后裔,也能说是它的子孙。”

  “但它跟生物的概念不一样,没有交.配,没有孕育的过程,只是将自身的一部分割据出来,赋予它一定的生气,之后那一部分就变成了它的子孙,当然,也能说是它的分身。”吴仙佛说着,语气越发的凝重。

  “当初我们在云南娑婆寺遇见的尔彼身,就是黑袍王的一部分。”

  “它是黑袍王的子孙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“算是吧。”吴仙佛苦笑道:“但你遇见的这个玩意儿,绝对比尔彼身要棘手得多。”

  听见吴仙佛的话,我心里一沉:“怎么说?”

  “黑袍王的分身有两种状态,一种是赋予身躯,让它自生灵魂,有属于自己的意识,而且这种意识是要比黑袍王低端很多的。”吴仙佛喃喃道:“另外一种,就是黑袍王赐予了身躯,并且将自身的意识分离一部分出去给它………”

  “可以说,它就是黑袍王。”

  我颤颤巍巍的拿起烟,猛吸了几口,想让自己冷静一点,但这种举动貌似是徒劳的。

  “但是它跟黑袍王的意识并不统一,因为它只是一部分,随时都能被黑袍王吸收,身份地位是比不上本体的,所以你才会听见它那么说……..”吴仙佛叹道:“说白了,就是自己给自己捧臭脚呗。”

  “斗不过啊…….”我低声说道,脸上已经不是凝重了,是彻头彻尾的绝望。

  “怕什么,不就是一个…….但有一点我没想明白。”吴仙佛自言自语似的嘀咕着:“像是这样的存在,能量应该很大,会自然被后世阻隔,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出现在地球上…….它是怎么过来的?”

  “啥意思?”我一愣:“它不是一直潜伏在地球上的?跟尔彼身不一样?”

  “当然不一样啊!”吴仙佛哭笑不得的说:“十个尔彼身都比不上一个黑袍王的虚影,你说这能一样吗?”

  “那它一直都在哪儿藏着?”我忙不迭的问道。

  听见我的问题,吴仙佛沉默了一阵,嘀咕着:“按理来说,它跟黑袍王一样,应该被镇压在天府星上了,不可能回到后世…….如果它能回来,黑袍王不一样能够回来吗?”

  “我操?!你是不是跟我开玩笑呢?!”我着急忙慌的问:“如果它之前都在天府星上,它是咋回来的??坐火箭还是开飞碟??”

  自从我得知黑袍王跟天府星有联系后,我也大概的了解过,天府星距离地球至少有两万光年以上。

  两万光年啊,这是什么概念?

  以光的速度在宇宙中穿梭行进,这样不停的移动两万年,那才算是两万光年。

  可能有的朋友不太清楚光速移动是什么样的概念。

  这么说吧,以光速移动,短短一秒,就能移动三十万千米,用咱们市制单位来算,那就是六十万里。

  以我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,那尊神像,包括旧教的行动,大多都是这段时间搞出来的,咱们往大了算,就算他们准备了一百年。

  短短一百年的准备,就能让一个旧日时期的存在,穿越宇宙星海,走过两万光年的路…….这他妈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?

  “不是坐火箭也不是开飞碟,我觉得吧,黑袍王的分身,很可能是在瞬间降临在世上的。”吴仙佛叹道:“自打旧教建好神像开始祭祀,在发出联系的那一瞬间,只要天府星的镇压不起作用,黑袍王的分身就能够瞬间到达地球。”

  得到这个答案,我直接傻眼了。

  瞬间……瞬间就他妈能够穿越两万光年??

  “速度是相对的,时间也是,在那些旧日生物的眼里,世界跟我们所看见的不一样,时间也是…….”

  吴仙佛苦笑着,一字一句的说。

  “时间对它们而言就是一条可见的长河,不是虚无缥缈的,是真实存在的,它们想要去遥远的目的地,只需要一步跨过去…….只要跨过那条时间的长河就够了。”

  “空间概念,时间概念,这些东西都会在瞬间被它们摒弃,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,根本束缚不了它们。”

  听到这里,我沉默了两秒,试探性的问他:“我有个主意,你听听看,要是靠谱我就这么做了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吴仙佛笑道。

  “我能举白旗投降吗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老吴,你说旧教有优待俘虏的政策没?”

  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