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魂魄离体(2)_葬鬼经

第十八章 魂魄离体(2)

2018-02-09更新

  等我猛地站起身来,揉了揉眼睛,这才发现自己还在地上坐着。

  没错。

  我站在边上,另外一边,还坐着另外一个我。

  准确的说,那应该是我的肉身,依旧保持着怀抱狐狸的姿势,眼睛半睁着,呼吸非常的平缓,连心跳声都没那么明显了。

  方时良似乎是看不见我了,正冲着我的肉身呼喊着,表情很是焦急。

  “老沈!我操!你怎么了?!”方时良着急忙慌的喊着:“你说句话啊!!你怎么不动了?!你的魂魄呢??”

  “我在这儿呢。”我说道。

  我回答的声音绝对不小,是正常人说话的音量,但方时良却很显然的听不见,依旧冲着我的肉身喊着。

  这是……..魂魄离体??

  不对劲啊!!如果真的是魂魄离体了,那么我的肉身状态肯定不会这么正常。

  要么是因为受伤才会魂魄离体,要么是被人用行里的术法打出来,总而言之……这种离体的状态很是让人摸不着头脑,我怎么感觉跟做梦似的?

  我想着这些,低头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子。

  不管别人能不能看见,我还是能看见自己“肉身”的,半透明,浑身上下都泛着一种死气沉沉的灰色。

  这不对……好像不是我的身子变了颜色,是我所能看见的一切,都被一种说不上来的灰色覆盖。

  每一次都充斥着死亡的气息,连天空也是如此。

  天上有许多接连成团,状似人脸的云朵,它们互相之间连接着,遮掩了绝大部分的天空。

  在魂魄离体之前,我看见的天空不是这样…….难道是因为自己是魂魄,不是活人,所以看见的又是另外一个世界?

  我仰头看着天空,稍微愣了一会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“老沈,你的魂魄是不是已经离体了??”方时良这时也反应过来了,猛地抬起头,左右扫视着:“如果是的话,你就赶紧回去,这地方可不安全,别一会让旧教的人阴了!”

  说着,方时良又补充了一句:“我听老宋说过,丢魂之后,人能看见自己的肉身,想回到肉身里,直接走进去就行。”

  听见方时良的这番话,我没敢多耽误,照着他说的就做了一遍。

  真的,那感觉无比的奇特。

  走向自己的肉身时,四面八方的温度都会上升许多,能感觉到那种暖洋洋,如同家一样的温暖。

  等我碰触到自己的肉身,视线又一次变得模糊,等我的视线恢复过来,一切都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。

  “老方,你这法子挺灵啊!”我笑道:“你要是不说,我都想不起来还有这办法呢,他娘的,刚才我就在边上琢磨要怎么回去…….”

  方时良一愣一愣的看着我,估计是没有从我的变化里反应过来,脑回路都不够用了。

  过了半分钟的样子,他猛地蹲下身来,一把按住我肩膀,不停的摇晃了起来。

  “你刚才真的魂魄离体了??应该不是受伤造成的吧??我感觉你魂魄离体的时候很自然!那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!!”

  我先是把狐狸的尸体放下,之后又沉默了一会,也算是让自己缓一缓,因为这事确实出现得太突然了。

  “我修行的法门有很多,其中一种,也是能让我不断修复肉身的法门,叫做肉身蛊。”

  “我知道啊。”方时良点点头:“这个你跟我说过!”

  “肉身蛊分五重境界,这你不知道吧?”我笑着问道。

  方时良一愣,说,确实不知道。

  “肉身蛊第一重,也是门槛,叫做落阴身,第二重叫做升阳身,第三重就是我前不久处在的还真身…….”我低声说道,握了握双手,只觉得自己的语气里,出现了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:“第四重,叫做顿窍身。”

  “顿窍身?”方时良皱着眉:“啥子是顿窍?”

  “我也不太清楚,书里没写,但我爷爷推测过,这种境界应该跟魂魄有关。”我笑道,想起刚才自己所见的景象,笑容也越发灿烂:“魂魄离体,顿窍而出,这应该就是顿窍身的特征了!”

  “那这玩意儿有啥用呢?”方时良满头雾水的看着我,语气里也有些好奇:“让你自我修复的能力更强?”

  “不清楚。”我摇摇头:“但肉身蛊的五重境都不相同,都有各自的特征,反正顿窍身是不会比还真身弱的,只是我还没有领悟到其中的法门罢了。”

  听见我这么说,方时良也兴奋了起来,跟看戏似的看着我:“老沈,要不你再给我表演一个魂魄离体,我觉得你这一招挺牛逼的!”

  “我咋给你表演?”我哭笑不得的说道,使劲握了一下拳头,又左右看看自己的肉身,无奈的说:“妈的,一回来就忘了怎么出去了……”

  “是不是跟那只狐狸有关?”方时良试探性的问道,帮我分析着:“你抱着它才魂魄离体,现在一放下,不就无法离体了么?”

  我一听这话,觉得还挺有理,就又一次把狐狸的尸首抱了起来,跟拉屎一样,浑身上下都使了使劲,打算把自己的魂魄再挤出去。

  可是这一次却没能成功。

  “难道是我的分析出错了…….”方时良嘀咕道。

 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,把狐狸的尸首放下,拍了拍裤子,慢慢站了起来。

  “狗屁分析,走吧,下山。”

  我的话音未落,一根足有半米长的铁签子,带着破空声直奔我们飞来,不偏不倚的插在了我们面前。

  在那瞬间,我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笑声。

  方时良也听见了,那些声音很陌生,男女老少都有。

  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