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赵俗(2)_葬鬼经

第十五章 赵俗(2)

2018-02-08更新

  “啥熟悉?”方时良一愣。

  “旧教的办事手段呗。”我叹道:“他们跟咱们几个一样,要么不办事,要办,就得把事做绝。”

  “有计划没?”方时良好奇的问我:“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  “嘿,你问我干啥,主事的在那边呢,先看看吧。”我笑道。

  方时良皱着眉,往袁绍翁那边看了一眼,表情很是无奈:“我感觉吧,想战术这类的事,还是得交给你来,老一辈的人都有点心慈手软,跟着你的计划走,旧教能吃的亏才会更大。”

  这时候,镇江河忽然冲我们招了招手,示意让我们过去。

  “咋了郑老爷?有啥子需要帮忙的?”宋补天客客气气的问道。

  “小沈,你过来说两句。”镇江河一把拽住我,很认真的说:“咱们现在得报仇,要是再让我们在山下等着,我可受不了。”

  赵三狗站在镇江河身边,听见他的话后,赵三狗也有些好奇,多打量了我几眼。

  “郑老爷,这哥们谁啊?”

  “四川沈家的后生。”镇江河介绍道,脸上满是感慨:“沈枯荣他孙子,小阎王。”

  听见这话,赵三狗明显有些惊讶,不可置信的打量着我,眼里的神色很是复杂,似乎是不想相信这个事实。

  “郑老爷,他就是如今行里红得发紫的活阎王?”赵三狗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那个沈家的新掌舵人?”

  “是啊。”镇江河笑道,然后一拍我肩膀:“这是赵俗,小名三狗子,是我们带过的后生,你们同属一辈人,以后多亲近亲近。”

  “郑老爷你别开玩笑,这哥们可是家主,我就是一无业游民,咱辈分一样,身份可不一样啊…….”赵三狗笑道,客客气气的伸出手来,跟我握了握:“哥们,你也是过来帮忙的?”

  “赵哥,我们来得晚了点,希望你别介意……”我叹道。

  赵三狗摇了摇头,说不介意,能来就好。

  “按理来说,这应该是咱们东三省先生自己的事,不该让外人来帮,但是……”赵三狗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很是诚恳,也有些悲哀:“愿意过来的人是少数,哪怕那帮瘪犊子踩过界了,他们也不愿意出头放个屁,没他们帮忙,我们确实难了点,但幸好有你们啊!”

  一听他这么说,宋补天也显得有些同情了,低声安慰了一句:“咱们都是行里人,都是家人,没必要分得这么清楚,什么东三省什么外人,都是狗屁,咱都是中国人!”

  “好!这话说得在理!”赵三狗大笑道,之后又客客气气的给我们递了一轮烟,在这个过程中,他也跟宋补天方时良认识了一下。

  不得不说,在得知宋补天是四川宋家的后人之后,赵三狗眼睛都亮了,特别是最后一听方时良是山河门里的那个方家…….

  “哎呀我操!这是西南派过来的地方援军啊!”赵三狗兴奋道:“沈家,宋家,方家,这三个世家的本事我早有耳闻,这次可算有机会能亲眼看看了!”

  说到这里,赵三狗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看了看我,表情显得有点为难,凑到我身边低声问了一句:“沈兄弟,听说前不久沈家出了点事,办事的那帮狗犊子……是不是跟山上的那些人有联系?”

  “就是一伙人。”我点点头。

  就在赵三狗正准备多问的时候,站在不远处的袁绍翁,忽然放大了声音,跟身边的人骂了起来。

  “就他娘的这帮杂碎!竟然踩着咱们东三省的地界来撒野!这是当咱们家里都没人啊!”

  镇江河的脾气一直都很暴躁,听见袁绍翁这话,他也跟着骂了起来:“那帮狗娘养的玩意儿是目中无人了!压根就不拿咱们这些先生当回事!”

  董老仙儿从头到尾都没吭声,看了袁绍翁一眼,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,笑容也变得意味深长了。

  这时,站在周围的那些先生也有些耐不住火气,纷纷跟着骂了起来。

  要么是骂旧教不是玩意儿,要么就是在骂旧教都是龟孙子,迟早要扒了他们的皮。

  不知道是哪个先生这么有灵性,当然,也可能是巧合,很莫名其妙的就喊了一嗓子。

  “咱们必须给那帮杂碎一点颜色看看!东北三省的先生还不该让人这么小看!至于行里的那些缩头乌龟,让他们吃屎去!咱就算是死,也得死在这儿,最后被人阴死在家里太他娘的丢人现眼了!”

  这人骂的话,绝对是导火索。

  其他先生最开始都愣了一下,之后脸上的表情就变了,比最开始的愤怒更加的愤怒。

  “那帮瘪犊子就不是咱东北人!”

  “人都踩在家门口撒尿了,他们还在家里躲着,这是躲着吃屎不敢让人看还是怎么的?”

  “就那帮怂蛋,连赶人的心气都没有,丢人现眼的玩意儿,真不知道这些年修道都修到哪儿去了。”

  “可不是么!操.他.妈.的!”某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先生,越说越气,到最后从腰间拿出一个大哥大,嘴里还骂着:“山上的那帮畜生不就仗着人多么,我就让他们看看,咱东三省还是有人敢出来收拾他们的,不就是摇人么,我现在就给他们摇几个过来!”

  “对!咱们多叫点先生过来封山,不怕斗不过他们,就怕他们跑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