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拉大旗(2)_葬鬼经

第十二章 拉大旗(2)

2018-02-06更新

都丢下山了,但脑袋没丢,穿上一根长竹竿就立在山口…….”袁绍翁说到这里,双目已经通红,咬牙切齿的颤抖着:“这些先生里,有道家的门人,也有出马家,萨满教的子弟,他们修行的法派虽然不一样,但他们都是在东三省土生土长的人…..”

  “我操。”宋补天嘀咕道:“那帮龟儿子是铁了心要跟东三省为敌啊,玩这么大,他们兜得住吗?”

  我没吭声,一言不发的想了一会,又问袁绍翁:“董老爷跟郑老爷呢?”

  “在旁边那辆车里,他们比我还上火,这次去黑龙山,他们肯定得玩大。”袁绍翁叹道。

  虽然他现在愤怒,但他也还算冷静,起码还存留着理智,不是一味的要去跟旧教拼命。

  “旧教是在故意挑衅你们,如果大家都失去理智了,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人死。”我笑道:“老宋,看来我的推测没错啊。”

  “啥推测?”袁绍翁一愣。

  “白道在逼迫旧教,旧教的上层,也看出来这个局了,所以就拼了命的把事闹大,直到让局面扩大到没办法收拾的地步,强行让白道插手。”我冷笑道:“这一手够绝的啊,能出这个主意的,绝对是一只老狐狸。”

  “老狐狸?”袁绍翁皱着眉,试探性的问我:“小沈,凭你对旧教的了解,你觉得这个出主意的人会是谁?”

  “要么,就是自在师,或者是其余的几个先知,要么就是跟自在师地位相当,潜藏在官家的那两个叛徒。”我笑道:“无论如何,这一局已经让他们占据主动了,我们也只有顺着这条路走,被迫接招。”

  “你心里有算盘吧?”袁绍翁看了我一眼,忽然笑了起来:“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,但我也能听见你脑子里噼噼啪啪打算盘的声音。”

 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摸着鼻子,低声说:“如果您信得过我,咱们下一步就得跨大点,必须要打旧教一个措手不及,只有这样,才能把主动权一步步抢回来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袁绍翁点点头。

  “围杀旧教余孽,斩草需得除根。”我笑道:“白道上层都不是糊涂人,他们能看出来旧教的打算,他们在逼迫旧教接招,相应的,旧教也在逼迫他们插手,所以啊,咱们得充当那一个变数。”

  听见我这一番话,袁绍翁跟宋补天都没吭声,若有所思的看着我,等着我接下来的话。

  “袁老爷,我是一个外人,不属于东三省这一片,所以我站出来,很有可能起不到作用,但是你们就不一样啊。”我笑了笑:“如果你跟董老爷,郑老爷,一起出面表明态度,那么这事就有很大的转机了。”

  “你想要我们表明什么态度?”袁绍翁好奇的问我。

  “第一,你们得立杆子扬旗,把这件麻烦事尽可能的扩大,让人一听就觉得,我操旧教太过分了,这是不拿我们东三省的先生当人看啊!”

  “他们不是已经做到这点了吗?”袁绍翁有些纳闷了。

  “不一样,从你们嘴里说出来的,那是绝对不一样的,记住了,你们是为东三省出头的人,如果没你们出面扬旗,东三省内,那些没有领导没有组织力的先生,都是散兵游勇,不堪大用。”我笑道:“而且你们表明态度一定要坚决,尽可能的把话传出去,就说,这事谁来劝都不好使,如果官家人要插手,那就连官家人一起收拾。”

  “你…….你出的这主意是不是有点冒险?”袁绍翁满脸忧色的问我:“如果这话传出去,官家肯定会插手进来,第一个收拾的就是咱们!”

  “官家了解你吗?”我问。

  袁绍翁愣了一下,点点头。

  “抛开我的因素,我让你放的这些话,是你跟董老爷他们能说出口的吗?”我又问。

  袁绍翁一愣,随即就笑了起来。

  “这是一个信号。”我摊了摊手:“官家里的能人不少,有脑子的更是数也数不清,如果他们连这一步棋都看不明白,那他们这些年不就白混了吗?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”袁绍翁哈哈大笑道,脸上满是喜色:“这个信号只要放出去了,某些有心人就会注意到里面有猫腻,顺带着就打一手配合战。”

  “对啊!到那时候官家人就会互相牵制!”宋补天兴致勃勃的说:“咱们闹得再大,他们也不会插手,那些隶属旧教的官家人,更是不敢插手,谁有动作谁就得死,这是要暴露身份的大事啊!”

  “小沈,你刚才只说了第一,那第二呢?”袁绍翁很好奇的看着我。

  “第二不是态度,是动作。”我笑道:“既然咱们都给信号了,那么必然得有行动,我们需要配合白道的人,把这件事做大做绝。”

  说着,我想了想,问袁绍翁:“集合东三省最顶尖的那批先生,一起围杀旧教的邪教徒,这点难度大吗?”

  袁绍翁没吭声,皱着眉想了一会,说,难度不小。

  “无所谓了,无论怎么看,这对咱们而言都是好事。”我笑道:“在此之前,咱们闹起来,说不定还有白道的人插手,那些喜欢当墙头草的先生,也是左右摇摆不定的,现在好了……”

  话音一落,我递了支烟给袁绍翁。

  “谁不跟着你出头,谁就是东三省的叛徒,这是集体荣誉被人践踏的大事,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都不帮忙,那以后就别想在东三省混下去了。”

  听见我这番话,袁绍翁接烟的动作僵了一下,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笑容说不出的复杂。

  “都说四川宋家够阴,最喜欢玩脑子的,就是他们家的人,但我怎么觉得你这个沈家子弟也不差呢…….”

  袁绍翁说着,笑容渐渐变得无奈。

  “小沈,你办事够绝的啊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