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官家的棋(1)_葬鬼经

第十一章 官家的棋(1)

2018-02-06更新

  

  说实话,在沈阳待着的这两天,我心里一直都不怎么舒服。

  倒不是急着想去铁岭,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心底钻出来了,不断的缠绕着我的心脏,让我有了种喘不上气的窒息感。

  但这种表现并不明显,只有陈秋雁发现了,还问过我几次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

  当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最后还是用状态不好,没休息好这类的理由搪塞了过去。

  在这几天,爩鼠倒是挺活泼的,天天都跟在陈秋雁后面,到处混吃混喝。

  而那只三翅虫则像是生病了一样,没什么精神,随时随刻都躲藏在我的上衣口袋里,貌似一直都在睡觉。

  这种情况让我不免有些担心,陈秋雁更是急得不行,就差没让我把三翅虫送医院去看看了。

  医院……别说是医人的,就是专门医动物的,他们能治吗?

  能治个屁!

  更何况事后想想,我觉得这跟三翅虫生病没什么关系,它一没有受伤的表现,二没有气弱的现象。

  再联系上前不久给陈儒生它们治病的事,这就能解释了。

  三翅虫好像更进一步了,体内的蛊气更加精纯,这点是我能够清晰感受到的。

  “今天晚上就走。”

  宋补天来到我房间的时候,手里还拿着一包没开封的烟,一抬手就扔了过来,脸上笑嘻嘻的看不出半点紧张:“听袁老爷说,铁岭那边都快乱成一锅粥了,仙家跟仙家斗,活人跟活人斗,特别是黑龙山那一截打得特别厉害!”

  “黑龙山?”我一愣:“在邪萨满修行的地方还有人闹?”

  “可不是么。”方时良紧跟着进了房间,兴高采烈的跟我说:“你是不知道啊,今天袁老爷都跟咱说了,就这两天,黑龙山那里至少死了十几号先生,被弄得魂飞魄散的仙家更是不胜其数。”

  “官家的人呢?”我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  方时良耸了耸肩,宋补天也是如此,直说不知道,反正没人出面调停,在黑龙山那一片,貌似是不准备管事了。

  听见这话,我想了想,感觉这事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一些。

  官家不管事。

  哪怕黑龙山那边的人打得热火朝天,死了十几号先生,灭了不胜其数的仙家,他们还是不露面…….

  “不是不管。”我叹了口气:“可能他们是没办法管,抽不出身来管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?”宋补天显然是想到了什么,表情越发凝重。

<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