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突来的任务(2)_葬鬼经

第九章 突来的任务(2)

2018-02-05更新

  我想了想,说,说不准。

  没错,说不准。

  吴仙佛的底细,吴仙佛的背景,吴仙佛的计划…….说白了,他在我眼里跟一个谜团差不多,对于这样的合作方我也不放心,但我还有别的选择吗?

  一看我这反应,袁绍翁他们也不吭声了,眉头越皱越紧。

  “要不然就试试呗。”宋补天笑道:“无论如何,咱都得往铁岭那边走一遭,至于什么北贡不北贡的,那就之后再说吧。”

  闻言,袁绍翁那几个老头儿面面相觑了一阵,都点点头,没发表什么意见。

  又过了半小时左右,九太爷也从昏迷之中清醒了过来。

  不得不说,它清醒之后的表现,确实让我大吃一惊。

  先是跟死人诈尸了似的,直挺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,膝盖都不弯,然后就迷迷糊糊的开始叫骂,翻来覆去的就在叫赵仙洪上来,有种真刀真枪的斗,别他妈玩阴的。

  这种如同梦游一般的状态,持续了大概半分钟的光景。

  等它冷静下来…..不,应该是缓过神来,它看了看在场的人,顿时就没声了。

  “老九?”镇江河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你睡醒了没?”

  九太爷没吭声,盘腿坐在边上,表情很是凝重。

  “丢人了吧?”陈儒生幸灾乐祸的笑着,眉宇之间满是快意:“平常看着跟冰块一样,到头来还是不如我啊,什么叫云淡风轻,什么叫…….”

  “你他娘的找事呢?”九太爷瞪大了眼睛,如欲吃人的瞪着陈儒生:“信不信我抽你?”

  听见九太爷这话,陈儒生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,压根就不生气,这样一来,九太爷气得就更厉害了,要不是镇江河一个劲的劝它,估计就这时候,它们俩非得当场分出个生死来。

  “既然要去,那就得准备好了,不能打无把握的仗。”袁绍翁把烟头一掐,笑呵呵的说道:“小沈,你也是第一次来东北,趁着这两天好好歇歇,最多两天,我们把这边的事安排好,直接就过去。”

  “要不我先去?”我试探着问道,想起吴仙佛那着急忙慌的语气,只觉得这事不简单,貌似是属于耽误不得的那种。

  “这事不能急。”镇江河叹道:“从沈阳到铁岭,最多几个小时的路程,到时候一趟车就过去了,没必要分两趟,更何况在东三省这一片,我们的眼线不比你想的少,只要铁岭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,咱立马就过去。”

  得到镇江河的这个答复,我想了想,点点头说,行。

  确实,有些事是不能急的。

  更何况这一次我们面对的还是旧教,如果镇江河他们还没赶过去,我先一步过去让人给阴了……那就不是倒霉这么简单的事了。

  一子落错,全盘皆输。

  “下棋的时候不能急,急了就会漏洞百出的。”宋补天笑道。

  我嗯了一声,给九太爷跟陈儒生检查了一遍,确定它们没什么问题了,这才让镇江河松了口气。

  在这之后,我们也没有继续停留在这个偏僻的破庙里,而是直接返回了沈阳。

  袁绍翁跟镇江河是先一步告辞的,董老仙儿则是没有离开我们,反而为了彰显自己长辈的风范,自费带着我们住进了一家豪华酒店里。

  宋补天跟方时良一人一间房,董老仙儿也是自己住一间,只有我跟陈秋雁是两个人住的一间房。

  大房,带着浴缸跟超大双人床的那种。

  但说句实话,我跟陈秋雁没那么尴尬。

  貌似是因为上次旅店凑合睡一宿的事,她看起来比我都淡定。

  进房间之后,自己放水洗澡,我则是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等她洗完了,我也跑进去洗了个热水澡。

  直到我洗完出来,陈秋雁也是笑嘻嘻的,我也是如此,谁的脸上都没尴尬的表情,仿佛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  躺在双人床上,我们俩也盖着同一床被子,只不过都穿着睡衣,没外人想象的那么复杂。

  我跟陈秋雁是依靠在一起睡的,她睡在我怀里,我也紧搂着她。

  但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时候我没那种方时良常说的,男人的冲动。

  我只是单纯的感觉很舒服,很享受跟陈秋雁待在一起的过程,有种无法描述的归属感,就觉得有她在我身边,我能够异常的安心。

  据陈秋雁自己说,她跟我在一起时,也有同样的感觉。

  或许这就是感情的另外一种体现吧……..不过这种情况,让方时良很是不屑,他是知道我跟陈秋雁进展到哪一步的。

  在他眼里,我完全就是个另类,陈秋雁也是,为什么就不能有点干柴烈火的感情呢!

  “男男女女不就是那样么,你们俩啊真是……就一个字,纯!也能说是另外一个字,蠢!”方时良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满脸的恨铁不成钢:“崽啊,你混成这样,让哥哥我很是失望啊!”

  想起方时良跟我聊天时说的那些话,不知道怎么的,忽然有点心情复杂了,当然,也能说是心猿意马。

  “世安,我有种感觉。”

  “啊??啥子感觉??”

  “这一次好像要出事。”陈秋雁低声道:“可能会有人死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