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成精(2)_葬鬼经

第七章 成精(2)

2018-02-04更新

,不过二十年罢了。”

  “是啊,仅仅二十年的修行,它能怎么的?上天啊?”董老仙儿也笑了起来。

  “成精的东西,不一定是力量大,但成了精的玩意儿,都有一个共同点。”我低声道:“意识,自我的意识。”

  意识是一个生命体的体现,无论是魂魄状的“生命体”,还是实际存在并且存活的生命体,都有自我意识。

  成精的东西,也是如此。

  如果巫子祈天鼓真的成精了,那么它就很有可能拥有了自我的意识,并且依靠自我意识来趋吉避凶,或是说,从某种特殊的角度来拯救自己。

  “那面鼓可以用来召唤仙家,也能用来控制仙家,说句不好听的,它叫来的仙家基本上就相当于奴隶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比你们这些先生都高了不知道多少倍。”我笑道:“如果说它拥有了意识,还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堪忧,那么它肯定会想到很多事,比如怎么把自己救出去,怎么脱离这个困境。”

  这时候,在场的人已经听出来我大概的意思了,表情都有些不敢相信,似乎都觉得这是我异想天开的猜测,真实性很低。

  但是我记得,很清楚的记得,老爷子曾经跟我说过一个故事。

  或是说,那个真实事例。

  在民国年间,曾经有一个哑巴武夫,仗着自己武力高强,到处惹是生非,经常莫名其妙的就会跟人翻脸,动不动就刀剑相向。

  行走江湖的这十几年来,他惹下了不少祸事,也结下了不少仇家。

  到最后,他让仇家围堵,被仇家按在街口,当着无数人的面剁掉了双手双脚,直到那时候他才开口说话。

  没错,一个哑巴,开口说话了。

  他在临死之前,就看着属于自己的那把斩马刀,一个劲的狂笑,嘴里翻来覆去的只吼着一句话。

  终于摆脱了,终于解脱了。

  “他摆脱什么了?”陈秋雁好奇的问道,蹲在我身边,双手托腮的看着我,眼里全是好奇,跟小时候我听故事一样认真:“他不是个哑巴吗?怎么能说话?”

  “那把斩马刀,是他意外得来的一件兵器,从来都不用磨,自己就能莫名其妙的变得锋利无比。”我低声道:“从他得到那把刀开始,他的意识就被隔离了,跟鬼上身差不多,意识是清醒的,但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子,只能不停的砍人,杀人…….”

  一边说着,我一边点上宋补天递来的烟,复述着老爷子当初跟我说过的话。

  “不过还好,他的意识只有最开始被隔离,到后来,他也能逐渐的控制自己的身子,但只要情绪不稳定,那把刀就能趁虚而入,夺取他对肉身的控制权。”我笑了笑:“所以说,他砍人杀人,都不是本意,是那把刀做的。”

  “这故事我好像听过。”宋补天低声问我:“是民国年间的那把妖刀?我听我爷爷说,那把刀好像是古时候流传下来的,不过在那人死后,刀就失传了。”

  “不是失传了,是…….哎算了,我还是继续说吧。”

  我笑着摇摇头,缓缓道:“当时在场的人很多,听见那个哑巴武夫的话,也有很多人不信,特别是他的仇家,为了羞辱他,还特意把斩马刀捡了起来,打算用这玩意儿去了结他。”

  “结果呢?”陈秋雁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死了很多人。”我叹了口气:“捡起那把刀的人,第一时间就剁了武夫的脑袋,之后就操着刀子乱砍,哪怕是自己人也砍,当时根本就没人拦得住他,围观的人基本上都被他砍死了,就算是跑,他也是一个劲的追着砍,就像是有生死大仇似的,等官家来人支援,得到斩马刀的人已经消失了,跟从来没出现过似的,消失得无影无踪,前后不过半分钟,人就不见了!”

  “凭空消失??”方时良瞪大了眼睛:“这是超能力啊!!”

  “不是凭空消失,反正没人知道他是怎么不见的,后来我爷爷也分析过,那龟儿子跑得飞快,应该是趁着没人注意就跑了。”我笑道:“往后十年,那个人都没出现过,直到我爷爷在山里遇见他,那时候他已经是白骨了,斩马刀就在他旁边。”

  听到这里,宋补天忙不迭的问我,似乎对这把刀也挺好奇的:“斩马刀是不是在你们沈家?”

  “不是。”我摇摇头,如实说道:“我爷爷遇见那把刀的时候没贪,第一时间就决定要毁了它,最后它让我爷爷砸成了好几截,还被铁匠熔成了铁球,四面八方的散开扔了,一点边角废料都没留下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