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法器还是邪器(2)_葬鬼经

第六章 法器还是邪器(2)

2018-02-03更新

  如果没有仙家作为靠山,说白了,他们的战斗力至少下降八成!

  “你们咋活下来的?”方时良忍不住好奇问道,倒是比我直接。

  董老仙儿苦笑着摇摇头,跟镇江河对视了一眼,两个人的表情都满是庆幸,颇有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感觉。

  “运气好就活下来了。”董老仙儿说道。

  “嘿,老前辈,你这是敷衍我啊?”方时良好笑道:“运气好就能活?这话拿去哄小孩都没人信!”

  “我说的是真的!”董老仙儿无奈道:“就在我们绝望得差不多要投降的时候,那老犊子自己倒了。”

  “啥子??倒了??”宋补天睁大了眼睛。

  “可不是么。”镇江河苦笑着说:“我们也纳闷呢,那老东西刚要把我们俩赶尽杀绝斩草除根,结果眼皮子一翻就自个儿晕过去了,那些仙家的束缚也就解开了。”

  “他人呢?被仙家弄死了?”我问。

  “没。”董老仙儿摇摇头:“想弄死他的仙家很多,但都让我们劝住了,因为我跟老郑感觉这事不简单,所以啊,就发了发慈悲,把他手脚筋给挑了,腿骨也给砸了,保证他没机会翻身,这才想办法把他救回来。”

  听到这里,我跟宋补天的表情都有些复杂,方时良更是一愣神,嘀咕了一句。

  我操。

  发发慈悲就把人的手脚筋给挑了?还砸了人的腿骨?这要是不发慈悲,还不得把人生吞活剥了?

  “哎,你们别这么看我啊,主意又不是我出的,是他出的!”董老仙儿说着,抬起手指了指镇江河,满脸的无辜:“出主意的是他,动手的也是他!”

  看见自己被卖了,镇江河也没生气,只是有点鄙夷的看了看董老仙儿,往他脚边吐了口唾沫星子。

  “他最后还是被你们救回来了?没直接嗝屁?”方时良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救是救回来了,不过也没能活过半天。”董老仙儿说着,见我们眼神不对,火急火燎的就解释了一句:“不是我们动的手,是他自己死的!”

  “他的寿数已经到头了。”镇江河叹道。

  “你是说……他自然老死了?”宋补天试探着问道。

  “算是吧。”镇江河笑道,表情有些复杂:“那人看起来比我们现在还老,脸上全是皱纹,头发也掉得差不多了,满脸的老年斑,但他自己跟我们说,他才三十岁。”

  “啥?他跟你们说?”方时良一愣。

  “是啊,被救过来之后,他竟然不恨我们,你说奇怪不?”董老仙儿苦笑道:“他好像什么都看开了,觉得自己死了也是解脱,不光告诉我们一些关于他自己的事,还跟我们说了一些巫子祈天鼓的内幕消息。”

  “内幕消息?有多内幕啊?”方时良兴致勃勃的问道。

  “这些我从来没听过,只在他嘴里听过,所以我当时也很震惊…….”董老仙儿叹道:“巫子祈天鼓,确实是一件至宝,能力极大,但它也有一个致命的地方。”

  “它是活的。”镇江河冷不丁的说道,眼里有些后怕。

  听见这话,我们面面相觑了一阵,谁也没吭声,只觉得这事貌似超出我们预料了。

  “那面鼓都他妈要成精了!”董老仙儿咬着牙说:“虽然没有自己的意识,不像是少见的那些器具成精的冤孽,但它有修行的本能,只要接触到活人,就会下意识的吸取活人的运势,之后还会吃下活人的精血,寿数……..”

  “那人得到巫子祈天鼓还不到三年。”镇江河苦笑着摇摇头:“三年啊,一转眼的工夫,就变成那模样了。”

  “这件事还有其他人知道吗?”宋补天问。

  “不清楚。”镇江河叹道:“但我感觉就算有人知道,数量也不会太多,毕竟这玩意儿只有一个,现世的次数还极其的少。”

  “你们想想,咱这一行有多少人对巫子祈天鼓趋之若鹜?”董老仙儿无奈道:“谁都不知道真相,所以才会一直拿它当正统的法器来看。”

  “那你们怎么不说呢?”宋补天很疑惑的问了句:“你们一个是萨满教的扛把子,一个是出马家的泰山北斗,有你们俩站出来说这事,肯定…….”

  “巫子祈天鼓在二十年前就被我们扔了,而且是扔在长白山,悬崖底下的一个地窟里,外面还让我们用土封住了。”董老仙儿点上烟,抽了两口,表情也有些郁闷:“都把事办到这个份上了,还站出来多嘴,那不是闲得慌么。”

  “现在那件法器好像在铁岭。”宋补天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  闻言,董老仙儿跟镇江河看了看对方,眼里都有些诧异。

  “那东西在铁岭?这不应该啊…….”董老仙儿嘀咕道:“难不成是让人给刨出来了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