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鼓(1)_葬鬼经

第五章 鼓(1)

2018-02-03更新

  

  陈儒生跟九太爷的状态,明显要比我想象中的好。

  要说受伤的程度,相比起前不久的方时良,它们肯定要伤得重。

  但奇怪的是,它们显现出来的状态,却不是方时良能够比上的。

  倒不是说它们能够自我恢复,主要是它们被邪气入身之后,所呈现出来的状态,要显得游刃有余许多。

  哪怕我还没有施救,它们俩的状态也很平稳。

  体内的阴气聚而不散,跟方时良体内的山河气很相似,好像是在主动护住它们的“心脉”。

  “老沈,它们俩的情况跟我一样吗?”方时良蹲在我身边,兴致勃勃的看我给陈儒生它们治伤。

  不得不说,他脸上那神态极其的嘲讽,看我治病就跟看春晚一样喜庆。

  要是陈儒生它们醒过来了,第一眼肯定看不见我,只能看见方时良那一张尽是贱笑的脸。

  “比你严重一点。”我低声道:“但侵入肉身的毒气都是很相似的,基本上一样。”

  “我怎么感觉它们没我惨呢?”方时良嘀咕道,貌似是有点心里不平衡了,表情郁闷到了极点:“比我伤得重,还没我那么难受,是老天爷故意刁难我还是咋的?”

  “因为你还活着。”我笑道:“它们的真身近乎于肉身,但只是近乎于,并不是真正的肉身,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,它们受到那些邪气的影响,所出现的症状会比你轻得多。”

  听见我这么说,方时良点点头,仔细看了看陈儒生它们,还是有些期待的问我:“像是它们这样,难治吗?”

  我看见他脸上的期待,给了他一个如愿以偿的答案。

  “难治。”

  魂魄与肉身不同,仙家的真身算是一半魂魄一半肉身,像是这样的混合体,气的分部以及流通路线,是比活人更难掌握的。

  不过好在我不用亲自动手,有三翅虫帮我进去啃,所以……

  “得亏它们俩是仙家!”镇江河站在边上,在目睹了三翅虫破开陈儒生的真身,钻入它的脖子之后,发表了这么一番感慨:“要是我遇见这事,还得让这么大只虫钻进去,那还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  听见这话,方时良表情一僵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回忆,眼里全是后怕。

  “那只蛊好像在变化。”

  袁绍翁冷不丁的说道,蹲在陈儒生旁边,仔细观察着那个被三翅虫破开的窟窿,语气又是惊讶又是疑惑,似乎是没想到会遇见这样的事。

  “我见过的蛊虫也不少了,但还真没一个是这样的。”袁绍翁喃喃道;“本身的实力不强,底子也不如金蚕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