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喷壶(1)_葬鬼经

第六十章 喷壶(1)

2018-01-30更新

  

  赵仙洪紧掐着陈儒生的脖子,没有松手的意思,但它的目光还是转移过来了,直勾勾的往我们这里看着,眼神里满是不屑。

  “就你们俩还想跟我斗?”赵仙洪冷笑道:“俩小逼崽子,毛都没长齐,现在就学会给人出头了?”

  我耸了耸肩,没吭声。

  方时良倒是不客气,张大了嘴,在牙齿缝里抠了两下,拽出来了半根青菜,轻飘飘往赵仙洪那边一甩就砸在它面前了。

  “妈的,废什么话啊?”方时良大笑道,嘴里还喷着酒气:“我们的毛有没有长齐,你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?要不我扒开裤子让你看一眼?”

  随着方时良这话出口,场中的气氛瞬间就变了。

  原本还处在沉重状态之中的气氛,毫无预兆的变得喜感,连镇江河都忍不住笑,哈的一声笑了出来。

  “你就是存心找死。”赵仙洪冷笑道,眼里的怒火显而易见,十有八九是被方时良嘲讽得动了真怒。

  方时良没搭理它,随手接过宋补天递来的山河剑,挥了两下,跃跃欲试的问我:“要不让我先拔个头筹?我去试试水?”

  “行,你收拾它,我干别的。”我笑道。

  方时良嗯了一声,没多说什么,提着山河剑就直奔赵仙洪杀过去了。

  我知道这么说有点伤害革命感情,但说真的,方时良上场的姿势跟神态,压根就没有半点正经的味道,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子流氓味儿。

  毫不夸张的说,看他握着山河剑去对敌,给人的感觉就是提着砍刀要去劈人。

  “等会再收拾你。”赵仙洪狠笑道,没给陈儒生反应的时间,横着一甩,直接把它砸在了九太爷的身上。

  下一秒,赵仙洪就迎上了方时良的山河剑。

  无声无息之间,山河剑的前半部分就穿过了赵仙洪的腹腔,剑身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赵仙洪肚子上,但这种情况让方时良有点头疼。

  因为被捅了一剑的赵仙洪看着就是没事人,哪怕腹腔都让山河剑捅穿了,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

  “不地道啊,太不地道了…….”赵仙洪笑着,左手握住山河剑的剑身,右手则是握成拳头,慢慢抬了起来:“刚见面就给我一剑,这是不是有点不客气?”

  “我客气你奶奶个腿儿!”方时良骂道。

  但他只骂了这么一句话,第二句话算是堵在了嗓子眼里,硬生生被赵仙洪用拳头砸了回去。

  不得不说,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山河气牛逼,现在我也是这么觉得。

  挨了赵仙洪一拳,方时良也只是闷哼了一声,哪怕面部受到了赵仙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