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悲王(2)_葬鬼经

第五十七章 悲王(2)

2018-01-29更新

那表情,要是俏仙姑还现出真身,他下一秒就得掏刀子捅死她。

  镇江河面无表情的往巷子那头看着,一句话也没说,眼睛半眯着,那种危险的眼神简直如同山里的野兽那般。

  不是不怒,只是在等。

  “你别乱来。”袁绍翁说道,看了董老仙儿一眼:“咱们俩都没准备,让老郑先来。”

  听见这话,董老仙儿皱着眉想了想,点点头说,行,那就让老郑先拔个头筹吧。

  “你们俩后生先过来。”镇江河说着,一边说,还顺手拽住了正要往前走的方时良:“你也是,这件事交给我,用不着你们插手。”

  “郑老爷,您这是跟我们客气呢?”宋补天问道。

  “不是客气。”镇江河摇摇头:“她杀的这七个人,都是我们出马家跟萨满教的子弟,前不久刚答应陪着我们一起对抗旧教,结果还没动手,他们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,真他妈废物…….”

  镇江河骂着,眼睛也红了起来,身子微微颤抖着。

  别看他骂人挺狠,其实谁都能看出来,他就跟我爷爷一样,都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主儿。

  这几个死在旧教手里的先生,跟他绝对关系不浅,那种不顾一切的愤怒,压根就不是能够装出来的。

  “嘻,郑老爷生气了?”俏仙姑笑着问了一句,虽然语气很是温柔,但我能感觉出来,她就是明摆着在挑衅呢。

  不得不说,在镇江河面前,俏仙姑还是挺稚嫩的,甭管什么挑衅不挑衅的,镇江河照样不为所动。

  面无表情的往那边看着,也没有急于进攻,就那么一动不动的杵在原地,似乎是在想什么。

  “老郑,你叫我们啊?”

  听见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,我下意识的转过身,万分警惕的往后面看去。

  在巷口那里,有六个穿着打扮极其怪异的人站在那儿。

  之所以说他们穿着打扮怪异,就是因为他们身上的衣服,不是这个年代该有的。

  全是民国时期的长衫,而且还是一抹黑,说句不吉利的话,看着就跟寿衣一个样。

  说话的这人长相很是斯文,身材也极其的修长,总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。

  他的脸色也很不对劲,毫不夸张的说,比死人都白。

  就在我好奇的打量着他们时,宋补天忽然拽了我一把,凑到我耳边说。

  “说话的这个人……是悲王!”

  悲王??

  一听宋补天这话,说不惊讶那肯定是假的。

  行外人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做悲王,但我们这些行里人,怎么会不知道东北悲王的来历?

  在东三省这一片,花草树木,飞禽走兽,皆可修炼成精。

  但在这些仙家之中,最为强横的无非是五大家族,也称之为五路仙家。

  胡(狐狸),黄(黄鼠狼),白(刺猬),柳(蛇),灰(老鼠)。

  这一切都是理论上的,如果按照现实来说,真正强横的仙家也不局限在这五大家族里。

  像是石家的仙家,常家的仙家,大多本事不弱,绝对能堪比这五路仙族。

  除开这些“人”之外的东西能成仙,其实人本来的三魂七魄,也是有机会能够修炼成仙的。

  由人魂修来的仙家,名为鬼仙。

  男鬼仙名为清风,女鬼仙名为烟魂。

  而之前宋补天提到的“悲王”,就是这些鬼仙之中的佼佼者,也是出马弟子供养的堂口之中,鬼仙一族的领导人。

  不光如此,在大多数情况下,它们也是堂口里出谋划策的主要人员,属文官,但跟武官相比战斗力也不会弱下太多,甚至还犹有过之。

  老爷子曾经跟我说过,一个出马弟子供养的堂口有多强,或是稳定与否,都得看悲王的档次有多高。

  别以为悲王只是鬼仙首领,哪怕是其他几族的仙家,在绝大多数的时候也得听悲王调遣。

  所以悲王又被称为“悲帅”,或是清风教主。

  越厉害的悲王,它领着的堂子,战斗力就越高,这点在行里已经是共识了。

  既然这个开口说话的人就是悲王,那么它后面站着的那几位……应该就是堂子里的仙家吧?

  镇江河就是出马先生,还是东三省首屈一指的出马弟子,由他率领的堂口必然不弱,悲王的战斗力也肯定…….

  这时,墙那头的俏仙姑,忽然开口问了一句。

  “你就是郑老爷堂子里的悲王?陈儒生?”

  闻言,悲王笑着点点头,说,是。

  “早就听说你是郑老爷家的悲王了,只是一直没求证,看样子还真是这样…….”俏仙姑笑了笑,语气里满是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兴奋:“陈大悲王,我家堂子里各路仙家都有,其中有一位是你的老朋友,你能猜到是谁吗?”

  听见这个问题,陈儒生摇了摇头,很干脆的说:“猜不到,我也不想知道。”

  “灭了她。”镇江河冷不丁的说道。

  “行啊,你说灭了,那就灭了呗。”陈儒生笑道:“这帮犊子在东三省玩的不小,咱家堂子里有不少仙家都攒着火气呢,今儿先给它们灭灭火。”

  “陈儒生,小仙姑是你说灭就能灭的?”

  这个极其陌生的男人声,很突兀的从俏仙姑所在的位置传了过来,听嗓音,他的年纪跟陈儒生差不多,也是近中年的样子。

  “这声音听着耳熟。”陈儒生皱了皱眉,语气变得有些茫然:“好像在哪儿听过…….是好几年前吧…….还是在…….”

  没等陈儒生想明白,说话的那个中年男人,毫无预兆的暴吼了一声,震得巷子两侧的红砖墙都在发颤。

  “陈儒生!滚过来!老子现在就送你上西天!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