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艰难的局势(2)_葬鬼经

第五十四章 艰难的局势(2)

2018-01-27更新

/p>

  得到这个答案,镇江河叹了口气,袁绍翁跟董老仙儿则是苦笑不止。

  “有些事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。”镇江河说着,把袖子挽起来,只见上面布满了坑坑洼洼的伤口,像是被人用凿子凿去了血肉似的,伤口边缘都是刚长出来的嫩肉,看着有些吓人。

  “这是咋弄的?”宋补天愣了愣,很惊讶的看着镇江河:“还有人能把您伤成这样?”

  “跟我动手的,就是你说的那些异教徒,他娘的…….”镇江河叹道:“混了一辈子,没想到还是在阴沟里翻了船,丢人啊…….”

  “一个对上十一个,还是被伏击,你已经不错了。”董老仙儿笑道:“你受伤,他们死,这结果你还不满意?”

  闻言,镇江河也笑了起来,似乎情绪也恢复了一些,说还凑合吧,不是太满意。

  十一个。

  我心里嘀咕着,方时良他们也是如此,表情都是说不上来的惊讶。

  敢跟镇江河对阵,足以说明那些先生都有我们无法理解的信心,肯定是有把握才会选择这么干的。

  但就算如此,十一个人还是一个不漏,全死在了镇江河手上,并且只给他留下了皮肉伤,根本没有动摇到他的根基。

  前不久方时良受的伤跟他比起来,完全不是一回事,那才叫重伤!

  镇江河这……这就是轻伤啊!

  “郑老爷,您这伤有多久了?”我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  “半个月吧。”镇江河叹道:“都半个月了,还是没见好,跟当初一样,这块肉估计是好不了了,肯定烂了。”

  “要不我给您治治?”我试探着说:“我没有十足的把握,但可以试试。”

  “你?”镇江河一愣,随即笑道:“行啊,试试就试试,反正我也不吃亏。”

  不得不说,镇江河也是一个干脆人,还是没什么心眼的那种。

  砰地一声把手臂放上桌,豪气干云的冲我招了招手:“来,给爷爷治治!”

  “你看看,这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。”董老仙儿哈哈大笑道,拍了拍袁绍翁的肩膀:“要是老沈在,老郑敢这么嚣张么!”

  “滚犊子。”镇江河有些不乐意的说:“就算他在,我也敢这么说,老子本来就是他爷爷辈的,你有意见是吧?”

  话音一落,镇江河看了我一眼,笑道:“你小子也别怕生,我们这几个老东西,跟你爷爷关系都不错,认你当孙子也是顺理成章的事。”

  “您不是在骂我吧?”我试探着问道。

  “你个瘪犊子!”镇江河猛地在我肩上拍了一把,大笑道:“就你这性子,跟你爷爷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像!”

  我笑着没吭声,走过去,拿起镇江河的手臂仔细观察了一会。

  这种伤确实是旧教留下的,从上面残存的气息就能辨别出来,跟方时良昏迷时侵入他肉身的邪气很相似,起码有八成像!

  “您忍着疼,我试试。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把腰后的匕首抽出来,轻轻按在了镇江河的脉门上:“治不好您可别骂我。”

  看见我的动作,镇江河他们倒也淡定,特别是镇江河本人,一点都不担心我会害他。

  “你要是治不好,老子非得骂死你不可!”镇江河开玩笑似的说道。

  我点点头,不再出声,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的在他脉门上割开一条口子。

  之后也没把匕首抽出来,就这么插在他血肉里,竖着往上划着,保持着一条直线,直到胳膊处才停下。

  在这过程中,镇江河也没喊过疼,笑眯眯的看着我,似乎还对我治伤的手法挺好奇。

  等我割开自己的脉门,将血液一点一滴的往他伤口里灌,到这时,他才开口问我:“你是想给我输血?”

  “不是输血,是上药。”我低声道。

  这时,被我割开的伤口又自动愈合了,似乎是因为割的太浅,肉身蛊气又太盛,短短数秒就把伤口给堵上了。

  无奈之下,我只能在自己脉门上又开一条口子,这次下手倒是挺狠,几乎到了深可见骨的地步。

  “这……”袁绍翁看着这一幕,眼里满是不可置信:“你的血肉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恢复力???”

  “好像是气的作用。”董老仙儿皱着眉,嘴里也在嘀咕着:“这不像是沈家的东西啊。”

  此时,在肉身蛊的作用下,镇江河手臂上的那些伤口,已经开始不断的愈合了。

  他伤势较轻,光凭我的血液能够促使它们愈合就能看出来,比起方时良前不久受的伤,这已经轻太多了。

  但镇江河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没什么兴趣,反倒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,准确的说,是在看我手腕上的伤口。

  “血肉之躯,尽是蛊气。”镇江河笑道:“小沈,你这本事够硬的啊。”

  “不硬怎么能行?”

  袁绍翁也笑了起来,看着我的时候,眼神里满是感慨。

  “如果没点本事,年纪轻轻的,又怎么撑得起沈家的大旗?”

  说着,袁绍翁沉默了两秒,自言自语似的看了我一眼。

  “活阎王……对…….跟你爷爷一样!”

  “现在你爷爷走了,他身上的名,也该让你背着了……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