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谢家萨满(2)_葬鬼经

第五十二章 谢家萨满(2)

2018-01-26更新

p>

  镇江河的话不多,说话的嗓音也有些嘶哑,听着有种冷冰冰的感觉。

  “不是活人的味儿。”

  “你不会是死人吧?”董老仙儿好奇的问了我一句,上下看了我两眼,问我:“我跟沈枯荣交过手,对你们沈家还算了解,这种气跟你们沈家的降气不一样。”

  “不说这些了,先坐。”袁绍翁摆摆手。

  入座后,袁绍翁坐在主座上,镇江河跟董老仙儿,则是一左一右的坐在他两边。

  除开我之外,他们对于方时良也很好奇,都在不住的打量他。

  “你们这些后生是怎么修行的?”董老仙儿很疑惑的问道:“气都能修歪了?一个山河气不纯,一个降气不见踪影,跟你们长辈完全不一样啊。”

  “各有各的玩法,我们这一辈的后生就爱搞创新!”宋补天笑道:“两位老爷,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风把您二位给吹来了,是那帮杂碎把事闹大了,还是怎么的?”

  听见宋补天点到正题,董老仙儿跟镇江河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,谁也没吭声,最后还是袁绍翁先开了口。

  “那个邪教的势力很大,原先我以为它还没有蔓延到东北来,但我想错了,它在东北早就扎根了,现在盘根错节,想一口气除掉他们根本不可能。”袁绍翁笑道,眼里有些苦涩:“前不久,老董在铁岭那边遇见了一件怪事,也是因为那件事,我觉得不能再放任他们了,必须抓紧时间,把他们赶出东北。”

  “他们咋了?”宋补天很好奇的问道,脸上满是八卦:“董老爷,您遇见他们了?”

  “没遇见他们,只是撞见了事故现场。”董老仙儿无奈道:“在铁岭那边修行的仙家不少,但近一个月来,那边的仙家都不冒头了,跟失踪了似的,我也是受仙家之托,跑过去看看,结果一看…….都完了啊!”

  说着,董老仙儿重重的砸了一下桌子,坐在他旁边的袁绍翁眼疾手快,先一步把茶杯拿了起来,这才避免误伤。

  “漫山遍野都是仙家的尸骸,魂魄已经被人抽走了,能找到被人抽魂的痕迹。”镇江河一边说着,一边拿出随身携带的旱烟杆子,点上抽了两口,表情很是凝重:“那些仙家的实力都不弱,最强的那几个,在咱们东三省的堂子里也是有名有姓的,从山下到山顶,被弄死的仙家不下两百个。”

  一听镇江河这么说,宋补天也傻眼了,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。

  “在出事的地方,我捡到一封信…….”董老仙儿说着,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发黄的信纸,目光复杂的看了我一眼,把信纸递到我手里。

  “给……给我干什么?”我一愣一愣的看着董老仙儿,有点受宠若惊的意思。

  “你看看呗。”董老仙儿笑道:“信里提到你了。”

  这一下子,不光是我自己有些好奇了,宋补天跟方时良也是如此,纷纷起身凑了过来,兴致勃勃的等我拆开看信。

  这时候我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,虽然好奇,但直觉告诉我…….这封信里写的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在东三省这个我从未踏足的地方,竟然会有人留信给我,不用想都知道这里面有猫腻啊!

  更何况董老仙儿捡到这封信的地方在铁岭…….

  铁岭。

  “老沈,我记得你说过,你有个仇家不是就在铁岭吗?”方时良忽然问了我一句,似乎跟我想到了一块去:“这不会是他留给你的吧?”

  “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我叹道。

  拆开信封,打开信纸,上面只写了两行字。

  不得不说,写信的这人,绝对有一定的毛笔字功底。

  虽然字迹非常的潦草,但看着却有种说不出的美感,不是胡乱写的那种。

  “沈家后生,你来东北就是找死。”这是第一行字。

  “想死就来铁岭,我在山上等你。”这是第二行字。

  从头到尾,这封信里都充满了一种挑衅的味道,字里行间也满带杀气……

  “我操,这是战书啊?”方时良惊讶道。

  “这是等着咱们呢。”我苦笑道:“既然留信的地方在铁岭,那么写信的人,十有八九就是他了。”

  “谁?”

  这个问题,董老仙儿跟镇江河是同一时间问出来的。

  看他们脸上的表情,似乎是做足了报仇的准备。

  那些仙家的死,他们俩肯定放在心上了,不把幕后黑手揪出来,他们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  “那人姓谢,具体的名字我也不知道,不知道您二位听说过没……”我低声道:“他也是萨满一支的,十几年前有个外号,邪萨满。”

  “邪萨满?姓谢?”镇江河喃喃道,皱了皱眉:“难不成是他…….”

  “不可能啊!”董老仙儿也愣了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往事,表情里满是不可置信的意味:“他早八辈子就死了,还是被咱们三个吊死在黑龙山上的!”

  袁绍翁从头到尾都没说话,一直闷着头抽着烟,到这时候,他才叹了口气,说。

  “该来的麻烦避不了,那老家伙没死,现在是想卷土重来了。”

  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