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袁绍翁(2)_葬鬼经

第五十一章 袁绍翁(2)

2018-01-26更新

跟活人相差甚远,并且神智也不是那么的清醒,所以在洗怨先生看来,这样的冤孽,基本上就等同于现世的精神病。

  精神病杀人犯法吗?

  与此同理。

  “老宋,那个活钟馗姓袁吧?”我跟着宋补天走着,好奇的问道:“你跟他有交情?”

  “有交情,但不算深,毕竟平常打交道的机会不多。”宋补天笑道:“但说实话,我感觉这老爷子对我印象挺好的,而且也帮了我们不少忙。”

  我点点头,回忆着老爷子跟我说过的那些话,貌似能跟宋补天描述的对上。

  活钟馗这人不错,心挺热的,而且也挺好相处,最大的爱好就是说书。

  跟先生们出去聚会,他十有八九都得抓住机会说一段,过过嘴瘾。

  “咱们现在去饭店,听袁老爷说,他在那儿开了个包间,要跟咱们好好聚聚。”

  “行啊,那就聚聚呗。”

  我跟在宋补天身后,跟前来旅游的旅客似的,不停左右打量着街道,脸上满是好奇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来沈阳,所以对于这里的风土人情还是挺感兴趣的,特别是听见那些路人嘴里说的东北口,那感觉甭提多亲切了,跟春晚小品似的!

  “世安,你是第一次见活钟馗?”陈秋雁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  我点点头,说可不是么,我还是第一次来东北呢!

  “我记得原来跟导师见过他,好几年前的事吧。”陈秋雁低声道:“导师对他的评价很高,比你们行里的那些先生都高。”

  “跟我爷爷比呢?”我试探着问道。

  陈秋雁想了想,说,差不多吧,风格不一样,但要是说精神境界,还是活钟馗高一筹。

  “我导师说,这个老先生,是真正能够看透生死对错的人。”

  生死对错?

  听见陈秋雁的这个描述,我想了想,没说什么。

  确实,袁绍翁的风格跟我爷爷不一样。

  一个是万事留余地,一个是万事不留余地,可以说恰好是相反的。

  忽然间,宋补天拍了我一下:“到了。”

  我抬头看了看,这才发现自己跟着宋补天走到了路口,旁边就是一家大饭店。

  进门之后,直上二楼,在服务员的引领下,我们找到了活钟馗开的那个包间。

  包间里没人,听服务员说,那老头儿貌似出去接朋友了,一会就回来。

  “还有别人?”

  方时良问道,自顾自的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,满脸的不耐烦:“不是说这次的忙只需要咱们帮吗?老袁头是看不起我们啊?”

  “我也不清楚啊。”宋补天笑道:“但你放心,袁老爷说一不二,他在电话里保证过,这次的事不让别人掺和。”

  “他也知道咱们在找那件法器?”老喉冷不丁的问了句。

  宋补天嗯了一声,说知道,所以他答应过我,不会让其他人掺和,这次的事有咱们就够了。

  “看样子旧教在东北玩得挺大,连袁绍翁这一流的老先生都惊动了。”我笑道,拿起一把瓜子,咔嚓咔嚓的嗑了起来,脸上满是兴奋:“除开俏仙姑,这里还有别的旧教先生吗?比较出名的那种。”

  “应该没有了。”宋补天皱着眉,说道:“据我得到的消息,被安排到东北坐镇三省的,只有俏仙姑一个人,其他的那些旧教先生,最强也就是孙十一那样了,不可能有别的先知。”

  “宋哥,袁老爷究竟遇见什么麻烦了?”陈秋雁好奇的问道:“肯定跟旧教有关吧?”

  “他也没跟我说清楚,反正跟旧教是脱不开干系的,绝对是那个…….”

  就在我们聊到这里的时候,包间门忽然让人推开了。

  领头走进来的是一个老人,后面跟着的两人,年纪跟领头的差不多大。

  看见这几个人,宋补天表情一惊,忙不迭的起身迎过去,嘴里又是打招呼,又是套交情的,那表情甭提多谄媚了。

  “谁啊?”方时良凑到我耳边,很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不认识。”我摇摇头,把手里的瓜子放下,试探着问:“要不咱们也去打个招呼?”

  “去个屁。”方时良笑道:“咱们点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,跟人套交情,有老宋就够。”

  这时,站在最前面的那个老人,忽然将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。

  他穿着一身棉袄,似乎有点怕冷,头上还戴着一顶帽子,脸上笑眯眯的,看起来说不上的亲切,我能感觉到他对我们的态度很友好。

  “您好。”我点点头。

  “你就是沈家的独苗?那个小阎王沈世安?”他问我。

  “对对对!就是他!”宋补天帮我介绍了一句,还在跟我使眼色,示意让我过去:“这位老爷就是大名鼎鼎的活钟馗,老沈,你肯定听说过吧?”

  “袁爷爷好。”我站起身走了过去,规规矩矩的跟人打了个招呼:“我原来常听老爷子说起您,这次总算是见着真人了!”

  “好孩子,你爷爷的事…….”袁绍翁说着,摇了摇头,苦笑着转开了话题:“总而言之,你来了东北,你就当是回家,在这一亩三分地上,那帮杂碎还威胁不到你。”

  闻言,我忙不迭的点头道谢。

  虽然这话听起来像是客套,但袁绍翁说的这些,很明显是发自真心的,这点我能够分辨出来。

  “宋哥,这两位老爷子是?”

  “嘿!什么老爷子不老爷子的!这两位可厉害!跟袁爷爷一样,都是这东北三省里,响当当的大人物!”

  宋补天笑着说道,还不停的冲我使眼色,示意让我规矩点。

  “这位是萨满教的董老爷,这位是出马家的郑老爷。”

  董老爷?郑老爷?

  难不成他们是……萨满教的董老仙儿跟出马家的镇江河?!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