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路匪(2)_葬鬼经

第四十六章 路匪(2)

2018-01-23更新

喉猛地一拽,把宋补天拽到了边上,示意他别吭声,让他来处理。

  “不介意。”老喉说着,又冲宋补天摆了摆手。

  看见这情况,宋补天也不说话,耸了耸肩,自讨没趣的走了回来,拉开车门坐回了驾驶席。

  “喉爷还是那脾气,没办法啊。”宋补天叹道,递了支烟给我,自己又点上一支,满脸无奈的抽着。

  “他不是咱们这行的人,对付那么多路匪,是不是有点勉强?”我低声问道:“要不我让小胖去帮一把?”

  宋补天摇摇头,说不用,就那些杂碎,喉爷一个人就够了。

  “就算喉爷高位截瘫,弄死这帮龟儿子也不在话下。”宋补天嘿嘿笑道:“你就瞧好吧。”

  与此同时,那边的情况也有些变化了。

  领头的路匪似乎看出来了,老喉在我们这些人里还是很有话语权的,说不定就是领头的长辈级人物。

  “老哥,咱们也不绕弯子,你给我们这个数,我就让你们过去。”

  大光头说着,冲老喉竖起了五根手指头。

  “多少?”老喉问。

  大光头笑了笑,说:“五千。”

  在1990年,五千块可不是什么小数目,几乎就相当于现在的两万左右。

  听见这数,老喉顿时就笑了起来,问他,是不是非得狮子大开口?

  “钱不够,车来凑。”大光头笑眯眯的说道,似乎早就预料到老喉的回答了,兴致勃勃的搓动着手掌,跟老喉说:“你们的车不错,留给我们,这事就算了了。”

  “要是不留呢?”老喉反问道。

  “不留?”

  大光头一笑,往前迈了一步,站在老喉身前,一字一句的说:“那就等着死呗,荒山野岭的,想埋你们一车人也很容易嘛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我听不清啊!”老喉笑道:“凑近点,你再说一遍我听听?”

  大光头估计是觉得这老头儿在死撑,也没有半点警惕,弯下腰,往前凑了凑,几乎是脸贴脸的跟老喉说。

  “我说,在这荒山野岭的,埋你们一车人也很……啊啊!!!”

  大光头的惨叫声很凄厉,光是让外人听着,都能感觉到他的痛苦。

  老喉瞬间出手是毫无预兆的,也没有使用别的兵器,就是两根手指,直接捅进了大光头的两个眼眶里。

  “他娘的!你们这帮后生是真不讲规矩啊!开口要五千!还他娘的想扣我们的车?!”老喉骂着,猛地伸出另外一只手,似乎是掐住了大光头的喉结。

  我也没看清楚他的动作,也就是一秒不到的样子,大光头就不挣扎了,身子软瘫瘫的,一声都不吭。

  死了。

  绝对是死了。

  等老喉把他丢到一边的时候,我们这才看清楚,那人喉咙那一块都被掐变形了,喉结两边都有凹坑,应该是指头掐出来的。

  “真是越混越回去了,我都看不懂现在的世道了……”老喉说着,蹲下身去,把那个光头腰间别着的手枪取了出来,拿在手里把玩着:“有把喷子就牛逼了?”

  毫不夸张的说,当时那么多人在旁边站着,还真没有一个人敢动,哪怕有几个人拿着猎枪,枪口也直冲着老喉,还是没敢扣扳机。

  “我操。”我一脸惊讶的看着老喉,问宋补天:“这老哥原来是干什么的?下手够黑啊!”

  “他?”

  宋补天笑了笑,说起这话来,脸上也满是回忆:“听我爷爷说,他原来就是整个西南势力最大的土匪之一,只不过后来让军队给收拾了,跟我们宋家结缘,也是机缘巧合。”

  “身手不错啊。”我低声道:“都这把年纪了,身手还这么灵活,平常是怎么保养的?”

  “他是…….”

  “砰!!!”

  这时,老喉那边的枪响了。

  等我们抬头望那边看去,只见老喉手里拿着的枪还在冒青烟,站在他正对面的那后生,此刻已经倒了下去,额头上有一个显眼的血窟窿。

  “拿着枪杆子有屁用?你们敢打吗?”老喉问着,也没有继续搂火的意思,反而把手枪往边上一扔,赤手空拳的走上前去,语气里满是愤怒:“刚才是谁砸的车?”

  “他就一个人!!咱们有什么好怕的!!三儿!!开枪打他啊!!”

  “我…….”

  老喉没再多问,看见站在他右手边那人把枪口抬了起来,老喉一个箭步上前,抬手一拳就砸在了那人的喉结上。

  稳,准,狠。

  这三个字就是老喉的风格,真的,这一点没说错。

  我看不出他有没有功夫底子,但就近身搏击而言,他深知其中真谛,一招致命,不玩花活….

  “老沈,用不着担心,抽根烟歇会儿。”

  宋补天双手垫着脑袋,靠着车椅,笑眯眯的说道:“等他干死那几个拿枪的,其他人也就老实了。”

  说来也巧,宋补天话音刚落下,在我们正前方不远处,有一辆小轿车直线行驶而来,速度飞快,一边提速还一边打双闪灯。

  看见那辆车,宋补天兴奋的差点没蹦起来。

  “成了!咱的货来了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