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老喉(2)_葬鬼经

第四十五章 老喉(2)

2018-01-23更新

  在对抗我血液里的蛊气时,它们进攻心脉的速度就会变慢,这就是我给方时良争取的时间。

  “很厉害。”

  蜷缩在副驾驶睡觉的老人,忽然开了口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当着我们的面开口说话,不得不说,他说话的嗓音非常奇特,几乎可以让人毕生难忘。

  不知道是声带受损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他说话的声音有些“嘟囔”,听着口齿不清,而且那声音不是从他嘴里传来的,似乎是从他脖子里,甚至是脖子以下的部位传来的。

  “你是一个怪物。”他紧接着说道,似乎是在笑:“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你这样的人。”

  “喉爷,您睡醒了?”宋补天问他。

  那个老人点点头,把脖子从衣领里伸了出来,揉了揉肩膀:“这几天的事有点多,都已经四天没睡觉了,有点撑不住。”

  这时候,陈秋雁似乎是发现了什么,双眼放光的盯着那个老人:“喉爷?”

  “你认识我?”老人一愣。

  “我记得……好像是别人跟我说过的……..四川宋家里有两个行外人…….而且他们在宋家的地位还不低……..”陈秋雁喃喃道:“一个叫老瘪,一个叫老喉。”

  “嘿,你这丫头知道的还不少。”老喉笑了一下。

  “对了,我还没给你们介绍,这是老喉,喉爷,在我家里是我的长辈,从小照顾我到大,跟我亲爷爷差不多。”宋补天笑呵呵的说道,语气里满是那种充满了亲情味的温暖:“老瘪也是,只不过他年纪比喉爷小点。”

  “别叫我喉爷。”老喉摆摆手:“你叫老瘪都是直呼其名,叫我加个爷字,嫌我老啊?”

  在老喉说话的时候,我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移开,不停的打量着老喉的嘴。

  真的,我敢肯定的说,老喉说话的时候压根就不张嘴,嘴部根本没有半点动作,我完全想不出来他是怎么出声的。

  也许是感受到我的目光了,老喉看了我一眼,笑了笑。

  “对不住啊喉爷,我就是…….”我尴尬的笑着。

  “没关系。”老喉说道,然后猛地张开嘴,示意让我看一眼。

  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……我顿时就沉默了下去。

  老喉的舌头只有小半截,舌根往前的部位,都已经不见了,似乎是被强行割除的一样,边缘处凹凸不平,貌似有点撕裂的痕迹。

  “说出来也不怕丢人,之前栽过一次,让人把舌头割了,所以现在说话有点不太方便。”老喉笑道。

  “腹语?”我试探着问道。

  他点点头,说,对。

  “我前几年看过腹语表演,但他们的那种程度跟您比起来,那是天差地别啊!”我发自内心的说道,满脸的崇拜:“您这一手肯定是绝活了。”

  “这话我爱听。”老喉笑道:“等以后老了干不动了,我就上街卖艺去,总归饿不着自己。”

  这时候宋补天刚打完电话,把大哥大往边上一撂,有些不乐意的说:“喉爷!您这话可就过分了啊!有我在能饿着您么!”

  “对对,把你给忘了。”老喉说着,表情柔和了许多,如同看待自己的亲孙子似的,眼里满是慈祥:“还有宋家的小补天在,肯定饿不着我。”

  听着老喉跟宋补天的对话,我呆呆的看着他们,不知道怎的,心里有了种说不上来的痛楚。

  说真的,我挺羡慕宋补天的。

  “世安?”

  陈秋雁低声喊了一句,有些担忧的看着我,应该知道我在想什么,细声说:“没事的,这不还有我么!”

  话音一落,陈秋雁冷不丁的问宋补天,宋哥,你有女朋友吗?

  “女朋友?没啊,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?”宋补天笑着说道。

  “你看。”陈秋雁冲我眨了眨眼睛:“你比他强吧!”

  听见陈秋雁这话,宋补天回头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我,貌似是明白了什么。

  “我操,拿我举例子安慰人,小妹,你这招有点绝啊!”宋补天哭笑不得的说:“我没对象那是缘分未到,招谁惹谁了啊…….”

  陈秋雁嘻嘻一笑,也不做解释,从兜里掏出两颗巧克力糖,递了一颗给宋补天,又递了一颗给老喉。

  不得不说,老喉这人接烟的话很正常,但要是接糖……还是那种粉红色包装的糖。

  “挺好吃的。”老喉笑道。

  “哎我操!!”

  宋补天毫无预兆的骂了一句,准确的说,是吼了一句,之后就是急刹车,差点没把方时良从车里甩飞出去,要不是我及时按住他……

  “你搞啥子??”我龇牙咧嘴的问道,只感觉手臂上的皮肤都被方时良腐蚀了一层,疼得我直冒冷汗:“条子追上来了?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宋补天皱着眉说道,语气有些无奈。

  “好像是路匪。”

  路匪?

  没等我搞明白状况,只听嘭的一声闷响,前车窗的挡风玻璃,瞬间就让一块碎石给砸出了裂缝。

  看见这一幕的时候,老喉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  “狗日的!!我的车!!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