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搂火(2)_葬鬼经

第三十六章 搂火(2)

2018-01-18更新

被人堵住无所谓,要是被一堆警车把前后都给堵了,那才叫麻烦。

  虽然我们这辆车里坐着的都不是普通人,被堵住了也有很大的几率能跑掉,但那种麻烦的局面能避免还是得尽量的避免。

  “迟早的事。”方时良说道,在车座底下摸索了一阵,拿出了一根类似于木工凿的东西,随手一甩,直接就砸在了后面那辆飞速行驶的越野车胎上。

  毫不夸张的说,方时良手上的劲道大得出奇,被他这么一甩出去,那凿子比弓箭还吓人,几乎是在瞬间就穿透了那辆白色SUV的车胎。

  等那辆车开始原地旋转,飞快的往路边撞去时,方时良一踩油门,带着我们直奔国道就过去了。

  听见后面传来那一声巨大的撞击声,方时良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,我也在看他,互相都冲对方笑了笑。

  “还是老沈合我胃口啊,办事就得办绝,给他们留后路,就是不给咱们自己留后路。”方时良笑道:“老宋,要是你不在这儿,那辆车非得被我们砸了不可,那俩孙子一个都别想活。”

  “你这脾气能不能改改?”宋补天很无奈的问道:“就因为你这脾气,给咱们坏了多少事你算过没?”

  一听宋补天提到这茬,方时良也没多想,很坦然的回答道:“没算过。”

  “你他娘的还有脸说!”宋补天没好气的骂道:“我这辈子遇见的麻烦事,十件有九件是你惹出来的,这点你有的辩吗?”

  方时良咂了咂嘴,说,老子不辩,但我觉得这些事也不能怪我,只能怨老天爷不给咱们好路走,是不是这个理?

  没等宋补天搭腔,方时良就意有所指的看了看自己健壮的肱二头肌,嘴里还感慨着,哎真是很久没跟人动过手了,我的二头肌说它有点痒痒,老宋,你觉得呢?

  “你他娘的就欺负我吧。”宋补天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等我什么时候能单挑过你,非得把你打出三千六百种造型不可!”

  “前面有车。”

  陈秋雁不动声色的提了一句,语气有些紧张:“三辆,从右边穿过来了,好像是想堵住咱们。”

  “不管他们。”宋补天笑道:“老方,开车走西边的老路,咱们不上国道,绕开国道走小路,这样稳妥一点。”

  “行,那就走起!”

  方时良笑着,跟着宋补天的安排,打转了方向盘,直奔西边疾驰而去。

  与此同时,那三辆从右边巷子里穿插出来的小轿车,也跟打了鸡血似的,直冲着我们奔了过来,看样子就算不堵我们的路,也要死盯着我们了。

  “妈的,一帮跟屁虫…….”方时良有些不耐烦的骂道:“老宋,实在不行就我来断后,你带着他们先走,等出了成都,咱们再找个地方会合。”

  听见方时良的这个提议,宋补天想都不想,直接断然拒绝。

  “不行。”宋补天皱着眉道:“要是没我盯着,你指不定会闹出多大的事来,现在的四川正是风雨飘摇之时,经不起别的大风大浪了。”

  “那总不能一直这样耗着吧??”方时良紧咬着牙说:“这帮跟屁虫迟早会变成麻烦,要不然咱就…….”

  “不对。”

 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,回头看了看那几辆白色小轿车,只觉得这事越变越麻烦了。

  “不是条子。”我低声道,表情有些不确定,只能算是分析:“他们好像是行里人。”

  “怎么说?”宋补天一愣。

  “隔得远,所以气息弱,但是小胖好像发现什么了。”

  说着,我轻轻揉了揉爩鼠的脑袋。

  这小家伙从第一辆车跟上我们起,背就高高的弓着,跟陈秋雁一样,把脑袋靠在了车窗上,死盯着那些急速靠近我们的轿车。

  宋补天默不作声的看了看爩鼠,忽然说:“它好像很紧张。”

  “对。”我点点头:“一般人不会给它带来这么大的危险感,所以说……那些人是先生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  “先生?”宋补天有些纳闷了,满脸的百思不得其解:“他们不像是行里人啊,看说话的口气跟那种气质,应该就是白道上的。”

  “白道上的倒是有可能。”我苦笑道:“但我说句实话,最开始我就没想到白道会让先生来对付我,玩得太绝了,没这个必要。”

  “可能是你得罪谁了,这是在给你穿小鞋呢。”宋补天笑道。

  话音一落,宋补天点上支烟抽了两口,眉头越皱越紧。

  “普通人都够难办了,现在又钻出来几个先生,这他娘的……..”

  “实在不行就跟他们拼了,妈的一帮子杂碎,蹬鼻子上脸啊这是!”方时良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都是行里人,还敢跟我们蹦跶,这不是找事么!”

  “小胖,我问问你。”

  我说道,把爩鼠抱起来,轻轻蹭了蹭它的额头,问它:“你从车窗跳出去,在最短的时间里,把后面那几辆车的车胎全给我咬破,能办到吗?”

  爩鼠点点头,眼里透出了一种人性化的自信。

  “它能搞定?”方时良有些怀疑的看着我们。

  我笑着说:“放心吧,小胖跑起来的速度,绝对比轿车快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