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紧追不舍(2)_葬鬼经

第三十五章 紧追不舍(2)

2018-01-18更新

p>

  “无所谓啦,毛毛雨啦。”

  方时良叼着烟,很淡定的跟我们说道:“他们有胆子抓,但他们有本事抓吗?”

  “没本事抓,但要是真被围住了,那也挺麻烦的。”宋补天叹道:“你能够跑出去,那一切麻烦都没,如果你没跑出去,反倒是硬碰硬的跟那些条子干……”

  说着,见方时良要还嘴,宋补天先一步摆摆手:“你狗日的是什么脾气,不用你说我也清楚,要是他们来抓你,你敢保证自己不还手?”

  方时良咂了咂嘴,没吱声。

  “我就跟你说明白了,跟他们对着干,可以,敌进我退,这就是咱们的战略方针,但要是跟他们动手,这件事的性质就不一样了。”宋补天叹了口气,眼神说不出的复杂,苦笑着摇摇头:“有些人能动,有些人不能动,咱们要是踩过了那一条底线,都会不得好死的。”

  “我们不得好死,你觉得他们能活?”方时良不动声色的反问道。

  宋补天倒是聪明,顺着方时良的话,笑着解释道:“咱们的命比他们金贵,何必要鱼死网破呢?”

  “你说的这话倒是没错,咱们的命金贵!哈哈!”方时良大笑道。

  就在这时,我回头看了一眼,不动声色的往前凑了凑身子,问方时良:“后面那辆车跟咱们有二十分钟了吧?”

  听见我这话,方时良跟宋补天都愣了一下,纷纷转过头看了一眼。

  在我们的车屁股后面,有一辆白色的越野车紧紧跟着,从我坐上这辆车过的第一个路口开始,那辆白色越野车就紧随其后,保持着不紧不慢的速度跟着。

  当然,这也可能是一个巧合,毕竟马路这么宽,可不是只有我们能走。

  “是条子吗?”方时良问道。

  “说不准。”宋补天皱着眉,有些诧异的说:“如果是条子,那也不可能是普通的条子,一般的警察谁用这么好的车跟人啊,太显眼了。”

  “如果是灯下黑呢?”方时良问。

  “那就试试呗。”

  我笑了笑,把车窗摇开,头也不回的跟方时良说:“把车速放慢,跟他们并排走,我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闻言,方时良也没多想,嗯了一声,之后就将车速放了下来,不断跟后面的那辆白色越野车拉近着距离。

  过了半分钟左右,两辆车基本就是并排走了,由于那辆车的车窗玻璃也贴着膜,所以我一眼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。

  “有点麻烦啊…….”我皱了皱眉:“如果我客客气气的让人把车窗摇开,你们觉得他们会听么?”

  “不用。”方时良一笑:“我有办法。”

  话音一落,方时良猛地将头从窗户伸了出去,呸的一声,一口浓痰吐到了那辆车的车窗玻璃上。

  看见他的这番举动,我不得不承认,这龟儿子太损了。

  如果那里面的是条子,要么不开窗,要么开窗。

  如果那里面是无辜的人,开车的司机绝对要骂娘,方时良这就是明摆着找事呢!

  果不其然,过了还没有两秒,我就发现那扇被方时良吐痰的车窗慢慢摇下去了。

  车里只坐着两个人,应该只有两个。

  无论是司机还是坐在副驾驶的人,全都是生面孔,我见都没见过,看宋补天他们的表情,应该也没见过这两个人。

  他们俩的年纪差不多,都是四十来岁的样子,不知道是不是在同一家公司上班,他们穿的西装打的领带,包括发型,基本上都是一致的。

  “你们是警察?”宋补天好奇的问了一句,带着试探的语气,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那两个陌生人。

  “不是警察。”坐在副驾驶的那人开了口,侧着头,满脸淡定的看着我们……不对,他看着的,似乎是宋补天跟方时良。

  就在方时良忍受不住那种满含挑衅的目光时,他又一次开了口,问他们。

  “这意思是宋家也要掺和进来了?存心要搅和这摊浑水?”

  一听这话,我顿时就感觉这人来者不善,包括宋补天也是如此,他皱着眉,表情都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
  “敢问你是…….”

  “管球他呢?”方时良骂了一句,转过头,指着那人的鼻子说:“要命就滚,你他妈再跟我们一个试试!”

  “你就是方家的那个后生独苗吧?”那人笑眯眯的问道,也没生气:“你弟弟呢?他不是跟你形影不离吗?”

  “关你屁事?”方时良很不客气的回了一句。

  “宋家跟方家,在十几年前的西南,当属一霸,可是现如今…….”那人摇摇头,笑容里满是嘲弄:“方家,宋家,沈家,挨个儿都倒了,真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牛逼的资本。”

  “你祖宗的……”方时良骂着,猛地一打方向盘,直接撞在了那辆白色SUV的车门上。

  这一下撞得极其的狠,那辆白色的SUV被撞得在马路上连着转了两圈,而我们也没能落个好,车里除了绑着安全带的方时良之外,其他人都被撞得七晕八素的。

  “老宋,你在这儿看着,老子下车去跟他们说道说道。”

  方时良没好气的骂着,虽然语气听着还算平静,但他脸上的表情,明显就是想杀人了,那股子蛮劲…..不,应该是凶劲。

  真的。

  让人触目惊心。

  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