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盟友还是朋友(2)_葬鬼经

第三十四章 盟友还是朋友(2)

2018-01-17更新

事,更何况你这人还不错,老方说你靠得住,我就肯定信你。”

  我摸了摸下巴,嘴里叼着烟也没点燃,看着宋补天这一脸的兴奋,稍微有点迷茫了。

  方时良是个莽夫,从头到脚都能透出来那种蛮劲儿,所以我跟他交朋友,用不着那么多的心眼。

  但是这个宋补天…….

  我皱着眉,想起了以前老爷子跟我说过的事。

  往前推个十几年,整个西南能够让人心服口服的先生家族,只有三个。

  一是贵州的方家,他们代表的是山河门。

  二是四川的宋家,他们代表的是道家正统的某个分支。

  最后一个就是跟宋家同在四川的沈家,我们代表的,则就是降术的正统。

  ……..

  方家人狠,这是当时方家人的作风。

  穷山恶水出刁民,在贵州山区那片地界,方家人就是最大的刁民,动起手来毫不留情,跟土匪差不多。

  特别是跟行内的先生交手,那更是心狠手辣,不把人折腾个半死是不会罢休的。

  至于沈家人…….这就不谈了。

  老爷子斯人已逝,说再多也没用。

  最重要的,是宋家。

  在西南这三个大家族里,脑子最多的,最喜欢跟人玩脑子的,就是宋家人。

  老爷子都说过,就算宋家不修行术法,不进我们这一行,让他们进官场,那也是绝对的谋士级人物。

  家族的特性是会遗传的,我深信这一点。

  无论是从方时良身上来看,还是从我自己身上来看,我们都继承了各自家族里的某些特性。

  所以说,宋补天应该也不例外。

  或许是我多想了,反正就凭我的直觉来说,宋补天跟方时良应该是知心的朋友,但跟我……我们想交成真正的朋友都很困难。

  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宋补天笑道,摊了摊手:“我也不跟你绕圈子,直接说,这事咱们双赢,我需要你这个盟友,就跟当初的宋家需要沈家一样,川蜀之地能人太多,光凭我一个宋家的后生,是坐不稳这位置的。”

  “咱们不算是朋友,但能算是盟友。”我点上烟,笑眯眯的伸出手去,跟他握了握:“在合作这方面,我们俩应该都没问题。”

  “是啊,但是交朋友……这就得以后再说了。”宋补天叹道:“不是我自夸啊,老沈,像是我这样的聪明人,跟傻子交朋友是很正常的,很快就能交心,但是跟你这样的聪明人,我得多个心眼。”

  “敞亮!”我笑道。

  “敞个鸡儿的亮!”

  方时良骂了一句,伸出双手,死死掐住了宋补天的脖子,不断的摇晃着:“你狗日的骂谁呢?啊?谁是傻子啊?”

  “你看吧。”宋补天无奈道,也懒得挣扎:“跟这种人用得着动脑子么?”

  过了半分钟,在宋补天尽心竭力的解释下,方时良暂时相信了他不是在骂自己,随即就松开了手,让我们开始正常交流。

  “你需要我做什么?”我问。

  “下一步棋……你下一步应该要去东北吧?”宋补天好奇的问道:“如果你是个聪明人,肯定知道东北是你最佳的选择,杀鸡儆猴,报仇雪恨,这些事在东北都能做到。”

  听见宋补天这一番话,说真的,我得高看他几眼。

  “你需要我做什么?”我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,很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带上我们。”宋补天笑了笑:“你需要别人帮忙,我们也需要你,因为你是领路人,也是一个最佳的助力。”

  说到这里,宋补天也不再卖关子,直截了当的跟我说:“我要一件法器。”

  “法器?”我一愣,当即想到了吴仙佛来找我说的事,下意识的问了他一句:“是巫子祈天鼓?”

  一听我这个问题,宋补天眼睛都亮了,抓住我的右手不断摇晃着,满脸的兴奋,就跟找到了知音一样高兴。

  “你果然是个聪明人啊!看样子你在东北也有眼线!”

  “你要哪个干什么?”我有些好奇的问,当然,好奇之余也有怀疑。

  巫子祈天鼓是萨满教跟出马家的至宝,也仅有这两个法派能够操控。

  但是宋补天却提出了想要这件法器,这就让我很难理解。

  宋家修行的内容不是道家正统吗?怎么又往巫教那边靠拢了?

  “巫子祈天鼓,是东北出马跟萨满教的至宝,也是很多萨满、出马先生,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法器……”宋补天笑道:“但说句实话,这面鼓对我没什么作用,我需要的,是这面鼓上的某几样东西。”

  说着,宋补天也没有多做解释,而是抬起手腕,看了看表。

  “那些便衣差不多要找到这边了,老方,你过来开车,咱们先出城,其他的事情咱在路上慢慢说。”

  “让我开车?”方时良皱了皱眉:“老子刚学会开车没多久啊,都没去考驾照……”

  “怕啥子?”

  宋补天反问道,不动声色的从包里掏出来一叠证件,身份证驾驶证各式各样的都有。

  “不用看,都是假的,花五十块钱让人帮忙办的。”

  宋补天头也不回的跟我说,随手将证件递给方时良,又拍了拍肩膀:“行了,驾驶证有了,你要啥证这里都有,你就放心大胆的开吧。”

  “你他娘…….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