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法印与法门(2)_葬鬼经

第三十一章 法印与法门(2)

2018-01-16更新

>

  吴仙佛摇摇头,说,你不会躲的。

  “你只是谨慎,并不是胆小,我能看出来。”吴仙佛耸了耸肩:“喜欢叫的狗不咬人,咬人的狗大多也不爱叫,你属于后者。”

  “你骂我呢?”

  “我这只是一个比喻啊!”

  “不过话说回来,我小时候还真让狗咬过。”我咂了咂嘴,一脸的回忆:“那条狗咬我的时候叫得可欢了,也没见它不叫啊。”

  吴仙佛不吭声了,估计是不想搭理我。

  “继续说吧,我去东北,你猜对了,然后呢?”我开玩笑似的说着,满脸玩味的看着吴仙佛:“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?”

  “俏仙姑在东北。”吴仙佛低声道:“这段时间她都在东北修行,不过我知道,她办的事没有修行那么简单。”

  “啥意思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她在找一件法器。”吴仙佛笑了笑:“那件法器是巫教世代相传的宝物,落在俏仙姑手里,她的实力可就得蹭蹭的往上窜了,起码能在几个先知里,窜到前三。”

  听到这里,我皱了皱眉,没说什么。

  “那件法器名叫巫子祈天鼓,又叫巫子鼓,是萨满教跟出马家的至宝,俏仙姑修的是萨满一脉,但她也算是出马家的翘楚…….”吴仙佛叹了口气:“俗话说得好,萨满出马不分家,要是这件法器落在她手里,以后你想对付她可就难了。”

  “行,我明白了。”

  我说着,点上支烟,缓缓抽了起来。

  “你是想让我去拦住她,顺便做了她,是这样吧?”

  吴仙佛点点头:“对,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不抓住就可惜了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不去?”我反问道。

  “我有别的事要做。”吴仙佛叹了口气,满脸的无奈:“旧教的势力太大,别说是我一个人了,就是再多几个都不够用,天南海北的到处跑啊…….”

  “你去做啥子事嘛?”我不动声色的问道,并没有马上答应下来。

  “在咱们内陆沉睡的旧日生物不止尔彼身一个,还有其他的一些旧日者在蠢蠢欲动,趁着这些火苗还没燃起来,我得赶着去灭火啊……”吴仙佛苦笑道:“放心吧,我才是主力军,旧教这么多年都没发现我的存在,我这一冒头,保准把火力都吸引过来。”

  “说实话,我是真不想跟你合作,倒不是觉得你为人有问题,主要是…….”我皱了皱眉,很认真的说:“没有你,我报仇就跟闯龙潭虎穴差不多,现在有了你,我感觉就是在悬崖上走钢丝,一步走错就得死。”

  “危险跟机遇是并存的。”

  吴仙佛笑着,拍了拍我肩膀,一副老大哥的样子。

  “相信我,跟我混,你不会吃亏。”

  “别。”我拍开他的手,好笑的说:“你多少岁了,这个我说不清,但你顶着一张跟我年纪差不多的脸,还跟我说这种话,我听着有点起鸡皮疙瘩。”

  吴仙佛一愣,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,伸出手,想要跟我握一握。

  “咱们不分谁跟谁,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,我不会瞎指使你,也不会白指使你,你想要的东西…….我今天就可以给你。”

  “不用压着一部分?”我问:“就跟货到付款一样,你不压点尾款?”

  “用不着。”吴仙佛笑道:“我信你。”

  说着,吴仙佛凑到我耳边,低声跟我嘀咕了起来。

  “沙身者法印的用法有很多,但你目前的肉身太弱,只能用其中两个。”

  “第一,沙身者的法印有阻绝的作用,如果你的敌人跟旧日生物有联系,你可以把法印打进那人的肉身,只在瞬间,就能破除他们的联系。”

  “第二…….”

  吴仙佛一边说着,一边伸出手来,握住我的手臂说:“你的底子太差,想要借力,就必须先破开自己的肉身,从脉门处往上一寸,用法印划开口子,以鲜血做引,肉身铺路,之后就能迎来你梦寐以求的力量…..”

  “梦寐以求?”

  我喃喃道,看着自己的双手,摇了摇头。

  “从来没想过这些,我只想家里人都好好的,但现在一切都没了。”

  听见我这么说,吴仙佛也不禁叹了口气。

  “老吴,你说……沙身者的本事这么大,它能够让死者复生吗?”我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  “不能。”

  吴仙佛很肯定的说:“人力有穷时,旧日者也是如此,生死之变,只能顺应或者推延,绝对不能逆反。”

  我嗯了一声,也没多问。

  “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比较尴尬,所以我带了点东西给你。”

  吴仙佛说着,用手搭着我肩膀,带我走到窗边,指了指正下方靠着路边停的那一辆车。

  “别坐飞机,别坐火车,在四川这一片,认识你的人太多了,开车走吧。”

  “你给我准备得还挺全啊。”我嘀咕道。

  “还行吧。”吴仙佛笑了笑:“后备箱里有吃的喝的,还有二十来万的现金,你自己拿着花,不够再找我要。”

  说到这里,吴仙佛递给我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。

  “不管这事成与不成,我先谢谢你了。”吴仙佛叹道。

  我耸了耸肩,说。

  “不客气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