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星火(2)_葬鬼经

第二十九章 星火(2)

2018-01-15更新

,这畜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的,瞪大了眼睛盯着我,似乎是在观察什么。

  “你看个屁。”我低声骂道:“赶紧睡觉去!”

  爩鼠吱的叫了一声,似乎是有点不乐意,还吧唧了几下嘴,转过头睡了过去。

  我站在床边,深呼吸了几下,心里默念着“色即是空空即是色”,面容肃穆的躺了下来,跟陈秋雁之间拉开了十公分的距离。

  床太小,要是再大点,我估计能拉二十公分出来。

  忽然,陈秋雁嘟囔了两声,迷迷糊糊的也没听清,似乎是在说梦话,一边嘟囔着,她一边往我这里靠着。

  很快,我们的姿势就变成我平躺着,她侧卧着,睡在我的胸前。

  在那时候,我感觉从未有过的平静。

  没有那么多的色欲,也没有那么复杂。

  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,带着一个有家可归却又不想回家的人,安安静静的歇着罢了。

  陈秋雁的呼吸很平稳,呼出来的气,碰触到我的胸前,还带着一丝温热。

  我睁着眼睛,如同发呆一般看着天花板,很奇怪的感觉,我居然没那么紧张了。

  说句不靠谱的……陈秋雁跟我睡在一起,竟然给了我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。

  不尴尬,不突兀,很自然而然,顺理成章。

  “砰,砰。”

  听见这阵突兀袭来的敲门声,陈秋雁猛地睁开眼,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,但还没等她多想,我就拽着她胳膊,将其拉了回来。

  “安生歇着。”

  我说着,穿上拖鞋,走过去开了门。

  在开门前我就做足了迎敌的准备,右手背在身后,紧握着一根棺材钉。

  但当我开门一看,顿时就傻眼了。

  “怎么是你?”我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来客,感觉脑子都有点乱了。

  他看看我,又侧过头,往屋子里看了一眼。

  “打扰你了?”他问。

  我摇摇头,说,没。

  “我不方便进去吧?”他干笑道,表情很是尴尬。

  我嗯了一声,回头给陈秋雁说了声“我下楼跟朋友聊聊”,之后就把门关上,随手递了支烟给他。

  “去楼道里聊吧,那里没人。”他接过烟,自顾自的点上,没等我说话,转身就走了。

  我看着他的背影,忍不住皱起了眉。

  “不是我说……你不是在云南吗?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吴仙佛。

  这哥们动作挺快,前不久还在云南帮我做收尾工作,怎么一转眼就跑到成都来了?

  难道尔彼身已经让他给收拾好了?

  “坐吧。”

  吴仙佛说着,随手拉过去一张旧椅子,悠哉悠哉的坐在上面望着我,脸上还带着笑容。

  我也没跟他客气,找来一张椅子坐下,直接问:“云南的事办妥了?”

  “放心。”吴仙佛很淡定的说,每一个字里都透露着难掩的自信:“就算是自在师亲临,那玩意儿也不会被放出来了,我已经通过一些手段告诉它了,这个世界属于后世人,不属于它们那些生活在旧日的怪物。”

  “那就行。”我笑了笑,抽着烟,闲聊似的问他:“你来找我干什么?有事?”

  吴仙佛嗯了一声,问我:“听说你们沈家栽了?”

  听见这话,我拿着烟的手颤了一下,抬头看着吴仙佛,没吭声。

  “你都知道些什么?”我问:“除了听来的那些东西,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,能透露给我听听吗?”

  吴仙佛叼着烟,笑眯眯的看着我说:“我又不是你们这行的人,知道的消息不少,但都是一些明面上的东西,至于旧教那边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吴仙佛忽然皱起了眉,似乎也觉得这事有点麻烦,很头疼的说:“他们开始扩张了,这是我最不想看见的局面。”

  “那你倒是出手啊。”我没好气的说:“看见他们扩张势力了,你也不说出面打击一下,藏在后面玩什么神秘呢?”

  吴仙佛叹了口气,往我这边凑了凑,低声问我:“你觉得我这人操蛋不?”

  我点点头,很认真的看着他,说,有点。

  “你不跟我客气一下?”吴仙佛很无奈的说:“好歹说得婉转一点啊,我这人本来就玻璃心,你说我操蛋,多伤我心啊。”

  “咱们之间用不着客气。”我笑道:“说吧,你今天来见我,究竟有什么事?”

  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”

  吴仙佛抖了抖烟灰,点到了正题上:“想烧死旧教的那帮异教徒,没你不行。”

  “哥,你是不是跟我开玩笑呢?”我好笑的反问道,抬起手,指了指自己:“我啊,沈世安,前不久刚死完全家,你现在跟我说什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……就我这样,你觉得我能烧得起来?”

  “如果说,旧教跟其他人的争斗,只是行里人的争斗,都是后世人在斗…….”吴仙佛笑了起来,语气很认真,不像是跟我开玩笑:“那它跟咱们俩的争斗,就是旧日时期,两个势力的斗争了,我们所有人都不过是棋子罢了,是被那些旧日生物用来博弈的棋子。”

  说到这里,吴仙佛的表情越发的兴奋了。

  “我跟自在师不过势均力敌,谁也占不了上风,后来多了那些旧教先生,他才能压我一头,但是…….我现在有你啊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