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警笛(2)_葬鬼经

第二十五章 警笛(2)

2018-01-13更新

就能进来,但是都得被调查,免得有人带底子进去。”

  “按照你说的这情况来看…….真正能够混到旧教内部的,应该也只有咱们这行的人吧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  王海真嗯了一声,说那肯定啊,普通人有什么资格走到最里面那一层?

  “行,那我再问一个别的问题…….”我笑了笑:“在我来找你之前,旧教的先知应该跟你接触过,还说了不少东西,是有这回事吧?”

  王海真看了我一眼,见我死死的盯着他看,便不敢欺瞒,坦然道:“他没说什么,只是叮嘱我,让我小心你,但也不用太紧张,因为你没什么本事。”

  “是这样吗?”我挠了挠头:“你觉得我没本事?”

  王海真摇了摇头,不说话了。

  “旧教跟我发生的事不少,我也跟他们教内的先知交过手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我装作一脸的云淡风轻,耸了耸肩:“你被他们诓了。”

  我知道王海真并不傻,如果他傻,就他那德行,早八辈子就得死在两广一带。

  这龟儿子的仇家比起老爷子而言,绝对的只多不少。

  他为什么能活到今天?

  答案只有一个,不,应该是两个。

  有本事,有脑子。

  若只有前者,那么王海真就是一个莽夫,若只有后者,那他就是只会纸上谈兵的主儿。

  这两种东西缺一不可,少一样,王海真都活不到今天。

  所以说在这个时候,他不像是普通人那样,还沉浸在旧教的蛊惑里,反而冷静了下来,默不作声的思考着什么,表情也没有先前那般恐惧了。

  “为什么要诓我?”王海真问道,似乎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,只能反抛给我,很疑惑的看着我的眼睛,祈求着答案:“我跟他们无冤无仇,有什么必要诓我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我叹了口气,重新点上烟抽着。

  王海真确实是冷静了不少,在这个时候,他见我抽烟,也主动跟我要了一支,还让我帮他点上。

  “你还挺宾至如归。”我笑道。

  “在这里,我是主,你是客,宾至如归倒是谈不上。”王海真叹道,大口大口的抽着烟,苍老的面容上,更是平添了一抹焦虑,看起来皱纹都变深了许多。

  这时,王海真忽然抬起头,看了看我,问道:“我今天是活不了了,是吧?”

  “你说呢?”我反问道。

  “他娘的……没想到我混了一辈子……最后竟然会栽在一个后生手里…….”王海真皱紧了眉,眼里满是无奈,倒是看不见惧怕:“你爷爷的死,确实有我的因素,那天我也在现场……”

  我没吭声,面无表情的听着。

  “最先跟你爷爷交手的,是那些被旧教诓来的先生,进去了两批,一共十一个人,谁都没能活下来……”

  王海真啧啧有声的说道,眼里有了点佩服的意味。

  我相信那是对老爷子的感慨,从客观点的角度来说,王海真确实挺服我爷爷的。

  “等你爷爷叫人往外丢出来十一具尸体,旧教内部的人,就那些先生,他们这才开始闯门…….”王海真笑道:“不得不说啊,旧教先生的底子,确实比普通先生强,仅仅是进去了五个,就把场面控制住了,我们闯进去的时候,你爷爷已经落入了下风,所以我们就…….”

  “落井下石,顺杆子往下爬,是这意思吧?”

  “差不多吧。”王海真坦然道:“你爷爷跟我本来就不对付,就算没有旧教掺和,见了面他也得弄死我,所以我不可能留手。”

  我点点头,说,继续。

  “你爷爷有个朋友,就是那个修蛊的术士,好像姓苗吧?”王海真笑了笑:“本来你爷爷都快顶不住了,身上的降气都被我打散了大半,但那个蛊师还是比我强,轻轻松松的就把我给打成重伤了。”

  说着,王海真还掀起衣服,示意让我看看他的伤口。

  从胸口直到腹部,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许多窟窿状的伤口,最大的不过拇指大,最小的也有黄豆那样。

  这些伤口像是被烫出来的,伤口边缘的皮肤都有些变形,看着可不是一般的吓人。

  “最后呢?”我问:“是谁杀了我爷爷?”

  “不知道啊。”王海真叹道:“我们这些先生都被打出来了,还留在里面的,只有那几个旧教的先生,也就他们能勉强顶住,到后来你家药铺就着火了,不知道是煤气罐爆炸还是怎么了,房顶都被炸飞了……..”

  话音一落,王海真抽了口烟,说。

  “你爷爷他们全死了,那些旧教的先生也没活下来,算是同归于尽吧。”

  就在王海真说到这里的时候,窗户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警笛声。

  没错,那绝对是警车的声音,原来我听过。

  一听那阵声响,比我反应更大的,竟然是王海真。

  “不对啊……我都花钱给人打招呼了……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该有公安过来……”王海真瞪大了眼睛,满头雾水的往窗外看着:“难道有别人报警……不对……..他们报警也不会有人过来…….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..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