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弱点(2)_葬鬼经

第十九章 弱点(2)

2018-01-10更新

着我,听见我的问题,他们似乎是觉得有点诧异,完全想不到我为什么会这么问。

  见他们都在沉默,我也无奈了,叹了口气,转而问他们:“我爷爷的事,你们有参与吗?”

  李银冷笑一声没说话,李金倒是犹豫了两秒,摇摇头,说没参与。

  “我们刚到成都,今天下午才到。”李金耸了耸肩:“你爷爷出事的时候,我们还在广西办事呢。”

  听见这话,我不禁愣了一下,心说这龟儿子倒是耿直,有什么就说什么,在这时候他说这话怎么有种服软的意思呢?

  我的猜想,很快就被李金自己打破了。

  他说完那一番话的时候,点上支烟,笑眯眯的看着我说:“当然了,我们也挺后悔的,没赶上好时候,要是我们提前知道这消息,肯定得跑来成都办了你爷爷,那个老不死的……”

  “占着降门总瓢把子的位置不让,都金盆洗手那么些年了,也没退出江湖的意思,反倒是事事插手,事事关心,压根就不给我们这些后生活路啊……..”李金叹道。

  我没吭声,从腰后又抽了一根棺材钉出来,一左一右,各持一根。

  “要是你们没参与我爷爷的事,那我就必须留你们一命,毕竟我这人还是讲道理的,最多就是撕了你们的嘴,让你们这俩龟儿子跟我过嘴瘾…….”我低声道:“不过我现在改主意了,不开玩笑的说,我准备弄死你们。”

  “你没这个本事。”李银咬牙切齿的笑着,手上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,这个贯穿伤对他的影响比我想象的要小,起码他现在还能行动自如。

  “你是个炮筒子,所以你来扛雷,是这意思吧?”我问他,又看了看站在他后面的李金:“你们俩修行的降术不太一样,普通的降术对我没用,所以你们才玩能够联合的降术,不过这也搞不定我啊。”

  李银使用的是什么降术,这个我说不准,但凭感觉来说,他的降术应该是施在自己身上了。

  虽然有一股降气从李金身上慢慢转移,正在不动声色的从脚底钻进李银的肉身,但除此之外,李银体内的降气也不少,而且都附着在肉身的每一处…….

  就我的经验来看,李金的降气,似乎是起到了增强的作用,而李银的降气……应该就是起到维护肉身的作用。

  李银只是个普通人,没有肉身蛊能够随时随地的护着他,所以他只能靠自己。

  李金转移到他身上的降气很强,无论是纯度还是数量,都是以往的我不敢想象的。

  怪不得老爷子说过,李家两兄弟要是联起手来,那厉害的程度就得超出很多人的想象了……

  “我爷爷原来跟你们交过手?”我问了一句。

  “一次。”李金不动声色的答道,似乎觉得这件事提起来也丢人,所以回答的时候,特意装出了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:“输你爷爷一筹,没能翻盘而已。”

  “输了就是输了,还输一筹?”我笑道:“还记得当初你是怎么输的吗?”

  李金一愣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表情很快就难看了下来。

  “我什么都知道,别拿我当傻子糊弄,都这么些年了你们也没点长进…….”

  我笑着,把手里的棺材钉递给陈秋雁,左右看了看,忽然发现楼道护栏是铁质的,外面只刷了一层防锈漆…….

  看见这玩意儿的瞬间,我顿时就松了口气。

  “还记得这东西吗?”我问道,抬起脚猛地在护栏上踹了一下。

  也许是因为年久失修了,这些铁制的护栏很脆,一脚踹过去,直接踹断了两根顶上的连接处。

  伸出手轻轻一掰,这两根铁棍就被我掰了下来。

  “你…….你都知道些什么…….”李金问这话的时候,眼里很明显的多出了许多恐惧,似乎是想起了以往的某些事,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。

  我笑了一下,没吭声,不动声色的在李金身上扫视着,认准了他肉身上九穴的位置。

  记得老爷子说过,李金这人使用降术的习惯,多是利用“外邪”冲身,之后再将其化之为降气……

  外邪,要么是畜生,要么是人魂。

  无论是哪种,都能算在冤孽之内,它们想要冲入李金的肉身,那就必须经过人的九穴,也就是所谓的冲身必过之关。

  人迎,哑门,风池,人中,耳门,晴明,太阳,神庭,百会。

  老爷子当初是怎么收拾李家两兄弟的?

  很简单,从九穴下手。

  铁不通阴阳二气,对于阴阳气来说,它是绝对的绝缘体。

  所以用铁制的物件捅入九穴,几乎能在瞬间就止住冲入李金身子里的“外邪”。

  当初老爷子还拿李家两兄弟的事来跟我当范例讲,说是对上这种联手的降师,首要目标就是站在后面阴人的那个。

  先干死这种扇阴风点鬼火的龟儿子,之后的事就好解决多了。

  “今天我就让你们想起来,当初我爷爷是怎么教你们做人的!”

  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