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大小王(2)_葬鬼经

第十八章 大小王(2)

2018-01-09更新

偷袭我。

  不知道是他们有把握干掉我,还是傻大胆想跟我光明正大的来,反正我是挺佩服他们的。

  这两个人的年纪都不算大,看着应该是三十出头的样子,从长相来看,我估计他们是沿海一带的人,皮肤晒得挺黑的,面部五官也跟两广一带的人很相似。

  出乎我的意料,本以为他们俩不是一路的,但长相相似九成……竟然是双胞胎啊!

  “两位大哥看着眼生的,混哪儿的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广西李家的子弟。”站在左边那人答道。

  得到答案,我很认真的回想了一阵,有些迷茫的看着他俩:“在咱们这一行,广西李家出名的先生,又不是一个两个,有底子的李家也不是一两家,你们是哪家的?”

  我敢发誓。

  我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哪怕是标点符号,都透着求知欲,而不带嘲讽的味道。

  但在他们俩听来…….我问的这个问题,基本上就等于是打他们俩的脸。

  不过想想也是。

  如果我给外人自我介绍,说自己是四川成都沈家的子弟,别人问我是哪个沈家,估计我也得郁闷一阵子。

  “你他娘的找死呢??”站在左边那人的脾气明显暴躁很多,听见我的话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那表情就跟要吃了我似的:“你狂什么??”

 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他:“我没狂啊,广西那边的李家本来就有好几家,你又不说清楚,这能怪我啊?”

  站在右边的那个先生,年纪应该要比左边那个大点,看着要成熟许多。

  “别生气,他说的也是实话,在广西,又不是只有咱们一家姓李。”他笑道,看着也比较客气,笑呵呵的跟我说:“我叫李金,他叫李银。”

  “哟,这名字够有富贵气的。”我笑道:“我好像听说过你们俩,都是降门的子弟吧?”

  李金点点头,说,是。

  “那就没错了,广西的李家两兄弟,外号大小王。”我咧了咧嘴,不停的打量着他们俩:“我爷爷说过,你们俩的本事不弱,而且修的降术也各不相同,联手对敌的时候,甚至能起到相辅相成的效果……..大小王,你们俩合在一起就是个炸弹啊!”

  “知道就好。”李银冷笑道:“早就听说沈家人是降门里的这个。”

  说着,他竖起了大拇指,但脸上的嘲弄也变得越发明显。

  “可惜啊,到头来还是栽了,听说还是让人烧死的,你爷爷不是降门的掌舵人吗?不是泰山北斗吗?怎么不狂了?”

  原本我脸上还有点笑容,但一听李银的这一番话,我顿时就反应过来,这龟儿子是真的想死了。

  “哎,说话别这么难听。”李金假模假样的呵斥了一句:“不懂得尊重前辈吗??哪怕他死了,那也是值得我们敬仰的老阎王啊!”

  我深吸了一口气,强行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,想让自己看着更冷静一些。

  没必要生气。

  对于他们这种存心找死的先生来说,我生气没有任何作用,唯一有用的,能够让我消消气的,就是把他们俩给…….

  “他们很厉害吗?”陈秋雁问我。

  这时,李金跟李银两兄弟这才注意到,在我身后还跟了一个抱着爩鼠的陈秋雁。

  他们看见陈秋雁的瞬间,哈的一声就笑了出来。

  “出来寻仇还带个跟班?你带个娘们出来有什么用??”李银大笑道:“看这娇滴滴的样子,不会是你相好吧??”

  我没说话,上下打量了他几眼,低声跟陈秋雁说:“应该比陆还要强,两个人联手的话……应该能对咱们造成一点威胁。”

  “一点威胁?”陈秋雁有些惊讶的问我,似乎也没有把李银的话放在心上,自顾自的跟我说着:“是实质性的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我耸了耸肩:“就这俩废物,能暂时性压制咱们就不错了,还想造成实质性的伤害?他们做梦呢?”

  在这时候,李家两兄弟也发现了陈秋雁怀里的爩鼠,又是疑惑又是惊讶的看了看我。

  “听我那旧教的朋友说过,这只爩鼠就是你最大的底牌吧?”

  我一听这话,不禁愣了两秒,没回答上来。

  看见我这副反应,李家两兄弟也笑了,似乎是觉得我心虚,被他们俩戳中真相了。

  “陆还会死,也是因为这只爩鼠吧?”李家啧啧有声的说道:“没想到啊,堂堂沈家的小阎王,竟然会靠一只畜生帮忙,这说出去可够丢人的。”

  在这时候,陈秋雁也发现不对劲了,跟我面面相觑了一阵,表情都不由变得复杂了许多。

  “你那个旧教的朋友,什么都跟你说了?”我试探着问道。

  李金点点头。

  “他说我最大的底牌就是它?”我又问。

  李金又一次点点头。

  我跟陈秋雁都沉默了下去,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,眼里不断交流的只有三个字。

  有阴谋。

  “妈的!这种事是怎么传出去的?!”

  我瞪大了眼睛,装出了一副秘密被人识破的惊慌样,手忙脚乱的说:“这下可麻烦了,要是被你们知道我的底牌…….”

  说着,我弓着腰,如同离弦的弓箭一般,瞬间就窜了出去。

  “要是被你们知道我的底牌……我他妈还混个屁…….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