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陆还(2)_葬鬼经

第十六章 陆还(2)

2018-01-08更新

,一脚踩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 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,那人的身子抽搐了几下,控制不住的翻起了白眼。

  “别晕,你要是晕过去,我非得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不可。”我低声道。

  这个威胁对他来说还是很有“刺激性”的,话一出口,比什么都好使,刚翻过去的白眼,现在又给翻回来了。

  “你……你到底想干什么……..”他颤抖着问道。

  “问一点事。”我说着,露出了一个满怀善意的笑容:“小事。”

  话音一落,我问陈秋雁,身上有没有带刀?

  听见“刀”这个敏感字,躺在地上的死鱼先生,顿时就扑腾了起来,眼睛里全是红血丝,绝望跟恐惧多过于愤怒。

  “放心吧,我不是要杀你。”我安慰道。

  这时候,陈秋雁已经把随身携带的匕首抽了出来,见我给她使眼神,陈秋雁也是莞尔一笑,把刀刃放在了那人的手指上。

  “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就得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,如果你给我的回答不满意……”

  “我就切你一根手指头。”陈秋雁笑道,像是小孩发现了新的玩具一般,眼里满是兴奋:“相信我,我绝对不会手软的,因为你刚才偷袭我们在先,所以也别怪我们啊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们两个疯子…….”那人颤抖道:“到底想问什么…….说啊!到底想问什么!”

  被他冷不丁的一吼,我皱着眉,轻轻按住陈秋雁的手,往下又按了些许。

  匕首锋利的刀刃瞬间就切开了他的皮肤,之后就被他的骨头挡住了,不偏不倚的卡在了正中间。

  “安静点。”我低声道:“我这人胆子小,受不得刺激,你别吼我。”

  他这次倒是挺听话的,哪怕手指头再疼,也不敢喊出半点声音来。

  见他这么听话,我也不禁笑了起来,拿出烟点上,抽了两口,然后将烟放进了他嘴里。

  这人倒是不跟我客气,叼着烟,猛地吸了几大口,表情要轻松了不少。

  “你叫什么?是哪门哪派的?”我好奇的问道:“你是从外地来的吧?”

  “我叫陆还,是湘西的先生,修的是喜神旁脉……”他颤抖着回答道。

  陆还?

  这个名字我好像从老爷子嘴里听过,貌似是湘西那边的一个赶尸先生,名气不算大,但在行里也是有一号的。

  听我爷爷说,他底子不错,放在行里也能算上二流,绝对不是寂寂无名的鼠辈。

  “喜神?”我好奇的看着他:“我记得湘西易家修的就是喜神脉吧?”

  “他们修的是正统喜神脉,有五门术法代代相传,我们这些先生只得一门…….”陆还小心翼翼的回答道。

  我嗯了一声,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,转而问他:“是王海真叫你来的?”

  他稍微愣了一秒,然后忙不迭的说,是。

  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,我皱了皱眉,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眼睛,慢慢弯下腰,把脸凑到了他面前。

  “你骗我。”

  其实这句话是我试探性问出来的,说白了就是在诈他。

  但我没想到的是,被我冷不丁的这么一说,陆还打了个冷颤,眼神顿时就有了变化。

  那是一种尽可能在隐瞒秘密,结果还是被人发现的绝望。

  在这瞬间,还没等我说话,陈秋雁自顾自的往下按去刀刃,锋利的匕首只在刹那就把陆还的食指割了下来。

  我反应很快,在陆还张嘴即将要惨叫出声之前,我直接捂住了他的嘴,慢慢凑到他耳边低声说:“别喊,别骗我,现在重新回答我一次,是谁叫你来的?”

  “我…..我不能说…….”陆还颤抖道:“如果我说了……他们肯定会杀了我的…….”

  听见陆还的这番话,我心里顿时就有了答案。

  旧教。

  只有旧教,才能够让陆还表现出这样的恐惧。

  “那我换个问题。”我笑了笑:“你为什么要参与对我们沈家的袭击?”

  “我…….”陆还下意识的就要回答,但估计是求生欲望太过于强烈,硬是把后面的话憋了回去,眼珠子疯狂的转动着,似乎是在想要怎么瞒过去。

  这次没等陈秋雁动手,我一把夺过匕首,在陆还的右手上一划拉。

  拇指,食指,中指,都在瞬间离开了他的身体。

  “为什么?”我低声问道。

  “是……是他们指使的!!”陆还几乎是惨嚎着给出了回答,疼痛感让他的意识混乱了许多,口齿不清的喊着:“他们指使我们!!而且他们还说!!只要我们杀了沈枯荣!!沈家曾经拥有的一切都会变成我们的!!”

  我笑着又问了一次:“除开旧教的因素,你自己,你想杀沈枯荣吗?”

  “想!!”陆还回答道,几乎是我问什么,他就在回答什么,恐惧跟痛苦都蒙蔽了他的意识,完全没有自我思考的能力了。

  “为什么?”我有些好奇的问:“你跟他有私仇吗?!”

  “他把持了四川的降门这么多年!!还喜欢管闲事!!连我们这些不是降门的人办了脏活他都得管!!我还是湘西的!!隔着多远他都管!!”

  陆还大吼道,语气里满是怨恨。

  “不就是我收钱灭了别人满门吗?!不就是让别人姑娘陪我睡了一宿吗!?他凭什么跑到湘西来收拾我?!要不是我逃得快!早就让他把手筋给挑了!!”

  我愣了一秒,抬起头看了看陈秋雁。

  “你过去点,别在这儿站着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陈秋雁满头雾水的问我,虽然没明白我想干什么,但她还是很听话的起身,乖乖走到了台阶的最上方。

  我没回答她,抬起匕首,对准陆还的心口,直接扎了下去。

  血瞬间就从伤口里涌了出来……不,是喷了出来。

  “站远点,免得溅你一身血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