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反扑(2)_葬鬼经

第十五章 反扑(2)

2018-01-08更新

  “都是我师父叫来的,是他道上的朋友帮忙,让他们来帮我师父避个灾。”大徒弟讪笑道。

  “道上的朋友?”我一愣:“黑道上的?”

  “是!是!”大徒弟忙不迭的点头:“今天刚从广东过来,还没来得及吃饭,就让您二位给撂倒了…….”

  听见这话,我只觉得有些想不明白了,这王海真是真傻还是假傻?

  我来找他的麻烦,他去找黑道当保护伞,还让人来给他顶雷……这是跟我闹着玩呢??

  “撂倒他们的是小胖!”陈秋雁笑道,把爩鼠抱了起来,得意洋洋的说:“我们家的小胖可厉害了!”

  “哎不是……兄弟…….你师父是不是看不起我啊?”我皱紧了眉,有些迷茫的问他:“让黑道的人来办我,真拿我当普通人打发?”

  一听我语气不大对,大徒弟忙不迭的摇头,说不敢看不起你,他们只是先头部队,后面还有…….

  说到这里,大徒弟很突兀的停顿了一秒,然后就笑着不吭声了。

  我没跟他墨迹,手上稍微一使劲,掐得他直叫疼。

  “后面还有啥子?”我问道。

  “人。”

  大徒弟说完这话,突然毫无预兆的绷紧肌肉,牟足了劲往前冲了一步,从我手里脱逃了出去。

  而与此同时,住在这一楼的,左右两边的两户门也开了,从里面冲出来了三四个人,张牙舞爪的就向我扑了过来。

  陈秋雁跟爩鼠在后,我一个人独挡在前,不得不说,那情况还是有点狼狈。

  俗话说得好,双拳难敌四手,猛虎架不住群狼。

  还没等我还手,扑上来的那几个龟儿子,直接用指甲在我脸上划开了不少道子。

  我刚开始还在怀疑,这帮人动手怎么跟娘们似的,只往脸上招呼?

  很快,我就发现自己的胸前被人开了一条筷子长的口子。

  得亏我反应及时,在被攻击的瞬间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,所以这一道伤口只能见骨,还见不着内脏。

  等我拽住其中一人,咬着牙使出全力,在他脸上砸了那么一拳…….

  就这一拳,我就得到了一个信息。

  这几个都不是人,应该是孽。

  被我砸中的那人脸都凹下去了,如果不是孽的话……它又怎么能站得起来?

  “有点意思。”我笑道:“秋雁,你带小胖从侧面包抄上去,把顶上的路封住,别让人下来,我先把这四个冤孽摆平了。”

  “好!”

  陈秋雁答应了一声,随手就抛出了爩鼠,然后像是没用半点力气,轻飘飘的就从地上跳了起来。

  只见她双脚踩在楼道的扶手护栏上,如同粘在了上面似的,平衡保持得可以说是完美。

  在手臂粗细的扶手上奔跑,陈秋雁的速度似乎没有受到限制,几步跑出去,纵身一跃就跟那四个孽拉开了距离。

  站在最后方的那个孽本想去追她,但还没等它挪步子,我便硬挤了过去,一只手握着五福棺材钉,一只手掐住它的脖子…….

  “你来不及施法的。”

  一个陌生人的声音,悠然从右边那扇门里传了出来,听着像是一个中年男人,说话的时候,还在一个劲的笑。

  “我养的这四身孽,都是背着畜生的道行修行,它们虽然是死尸,但体内的阴阳二气还是处于平稳,如同活人…….”那人笑道:“你用来对付冤孽的术法,对它们是不起作用的,而且它们刀枪不入,能活生生的把你耗死,你还想赢?”

  “你是谁?”我问着,随手把棺材钉捅进了那只孽的脖子里。

  与此同时,其他的几只孽也开始疯狂的攻击我,不过它们倒没有撕咬这一类的动作,而是不停的抡拳头。

  那一个个犹如铁锤的拳头砸在我身上,不得不说还挺疼的。

  放在原来,估计只要一拳我就得倒在地上,轻轻松松都能把我的骨头砸断。

  但现在的我……肉身状态已经不同以往了…….想靠着这种手段杀我,开玩笑呢?

  “我只是一个在湘西混饭吃的术士,不入流也没名气,小阎王你肯定不知道我。”那人笑得很是幸灾乐祸:“捅它的脖子是杀不死它的,你攻击这里,还不如打它的九关十穴,它是冤孽啊,又不是活人,你爷爷难道没教过你怎么对付冤孽吗?”

  我笑着,使足了劲,直接把棺材钉全捅了进去。

  毫不夸张的说,我都感觉到这只孽的颈椎骨了。

  没等那人再说什么,我有些吃力的甩开其他几只孽,抬起脚,蹬在了那只被我捅脖子的孽身上。

  双手紧握着棺材钉,咬紧了牙,横着使上劲……

  嘭。

  颈椎骨,血肉,它脖子里所有的东西,都被棺材钉一分为二。

  没有了脖子的支撑,它的脑袋也随之掉在了地上,发出了很沉闷的声音,但在我听来却是无比的悦耳。

  不知道这只孽的死穴是不是在脑子里,跟普通的尸孽不同,它被我“斩首”之后,瞬间就失去了行动能力,跟死了似的,仰头栽在地上动弹不得。

  站在门里的那人,也当即没了声音。

  “我来不及施法?”我笑着,握住棺材钉,转过身捅进了另外一只孽的脖子里:“谁跟你说过,沈家人对付这样不入流的冤孽,还他妈需要施法?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